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二二章 北海魔皇
    得到变异的‘灵月蛊’之后,张信是惊喜异常,可惜他现在,并没有多少时间去仔细研究。

    雪崖在完劫之后,就要立时赶往彻地神渊,会一会那三位神域魔主。这位甚至拒绝了宗门,准备筹办观礼大典的建议。

    因封魔神柱的存在,他们不会直接面对面的交手,可隔空交锋,却是在所难免。这几日归真子等人,虽勉力守住不失,可在下方三位神域魔主不断的发力冲击下,仍是维持的极其艰难。

    此时只有雪崖上师出手,才能真正将那边镇压下去。

    而张信这边,也要面对帝流浆之后的第一次天柱会议。

    当他返回了日月神山,来到天柱殿的时候,却发现今次有一人缺席。本来座位在他旁边的楚悲离,今日却并未现身。

    张信知道缘由,在元神机叛门之后,这位就被暗堂与内情司之人擒拿。

    后者应该是日月玄宗数万年来,影响最为恶劣,也是令宗门损失最为惨重的一个叛逆。而此人作为其徒,自然是脱不了关系。

    如今正接受暗堂与内情司的审查,一旦确证有罪,就会被驱出宗派,打为灵奴。不过在有确凿罪证之前,这第二天柱之位,仍需为其保留。

    看着那空空如也的坐席,张信不禁暗叹。明明在帝流浆之前,这位还提醒过他,不要太得意的。

    此外殿内也多了两个新面孔,施洛神与古慧二位,赫然在座。这两位在三日前,也都纷纷完劫,容登天域之林。这使日月玄宗的天域数量,再次增至十二人。

    而今日诸人,或亲身到场,或以投影之法聚集在此,要议的第一件事,就是追认张信,许诺出的那大笔花销,总数达到四十四亿,让人触目惊心。

    其中光是鹿神宫那边,就是二十亿。其余邀请黑市杀手,各路散修强者等等,也花费不菲。

    尤其是鬼剑裴修,东方未明,若剑阁主张清源等人,一个个都是张信以巨资邀请,

    这其实是不合规矩的,毕竟此事张信,完全没与宗门内的任何人作过商议。如果雪崖渡劫失败,张信少不得要承担责任,日月玄宗甚至可拒绝支付,让张信独力承担这高达四十亿代价。

    可既然雪崖已经成功完劫,今日以神域之身出席天柱会议,那么这一切都不是问题。

    再考虑到日月玄宗内部,被邪魔与神教渗透极深。而无论是鹿神宫那边的神脉石粉末,还是东方未明等人的参与,都需要高度保密,才能让对手无法及时应对。所以在场的诸天域诸天柱,对张信的举措,并无任何怨言。

    所以追认这四十四亿巨资一事,在天柱会议中很简单就通过了全票赞成,无人反对。

    随后张信,又抛出了第二个议题。

    “扶持紫玉天,为北海皇朝之主?”

    庄严上师明显吃了一惊,看了一眼张信的身后:“神威神君此言,不是开玩笑?”

    就连紫玉天本人,也是满脸的讶色,她眼中包含震惊的,看着张信的背影。

    她是作为灵奴身份,被张信带入这天柱殿。可这事情,她可没从这家伙口里,听到半点风声。

    而在场诸人,则是或讶异,或不解,或反感,或深思。

    “怎么可能是开玩笑。”

    张信的语声淡淡:“我只想问诸位,以北海之广阔,诸位可能将海中的所有魔灵妖魔,都全数除灭?”

    紫玉天闻言,不禁又眼神阴冷的看着张信的背影,目光似如刀锋。不过她想了想之后,终究没有作任何的反应。

    “这怎么可能办到?”

    龙丹微摇着头,心想那北海南北七万里,东西六万里,海洋最深的地方,则达七万丈。如此广阔的海域,他们要想灭绝里面的魔灵与魔化海兽,简直难如登天。

    且即便将之灭绝了,他们日月玄宗,也不会有任何的好处。即便异日灭亡了神相宗,占据了北海那些海岛,可问题他们人族,并没办法在海下生活。

    而思及此处时,他才想起海洋与陆地不同。在北海之内,人族与魔灵之间的冲突,其实并不是很激烈。

    他们其实只在战局大海之内,极小的一块地盘,其他大多数海域,都是由那些深海巨兽盘踞。

    “原来如此!”

    施洛神若有所思的说着:“神威真君之意,是既然没法将之灭绝,就不如采用羁縻之策?”

    “准确的说法,是合作。是否羁縻,是以后的事情。”

    张信淡然说着:“诸位可别忘了太一神宗!”

    当他提到这四个字,在场众人的神色,都不由凛然。

    尽管他们日月玄宗,如今已经有了一位神域坐镇,并且掌握了大量的财力。可地渊魔国与太一神宗这两大势力,依旧如大山一般,给在场众人以巨大的压力。

    在会议之前,他们就已经接到暗堂与外勤司的通报,神相宗近日与太一神宗接触频繁,这家北海第一大宗,似已有了完全倒向太一神宗之意。

    甚至这家宗派,已经有了一些很可疑的举动。就在这三日之内,一些接近无光海的岛屿,都被神相宗肃清。

    这很可能是为接应太一神宗东进,可日月玄宗再强,也没可能同时应付三条战线。

    “我明白真君之意,对此也无意见。”

    甄九城随后又提出了新的质疑:“可问题是,北海那些魔灵,是否愿为我日月玄宗所用?他们又是否愿奉紫玉天为新任魔皇?还有这位太子殿下本人,又是否情愿?还有,真君如何保证,您信任的北海魔皇,能与我宗联手?”

    这连续三个问题,都极其的尖锐,也使众人的目光,再次向紫玉天方向聚集。

    如果这位曾经的北海第七太子,不愿意成为北海魔皇,他们说什么都没用。

    这位毕竟曾是当过灵奴,而魔族一向都以强者为尊。紫玉天日后哪怕得了自由身,也一样要被北海各族鄙薄轻视。

    此外在北海那些魔灵的立场而言,是乐见于他们两大灵修宗派之间交战的,而且是打的越惨烈越好,何必要在这时候卷入进来?

    还有,这位新任魔皇的可靠性也成问题,没有了灵契的约束,谁知这北海天翼,还会否将张信,当成一回事?

    “这是个问题,本座自会一一解决。”

    可张信微微一笑:“今日只是通告诸位,并请天柱会议,授予本座全权推行此事。”

    在场诸人闻言,一阵面面相觑。而最后参与会议九位天柱,有八人赞同。所有人都清楚,他们在北海多一羽翼的好处。在太一神宗东进之前,他们需得尽可能的积蓄力量。

    所以这次,同样无需张信一一去说服。只有第四天柱龙丹,投了弃权票,他对此事仍抱保守态度,对魔灵一类,也是本能的反感。

    而之后张信提出的第三个议题,则是让宗门预支资源,尽可能帮助那些已经触摸到天花板的神师与法域突破现有境界。

    “据本座所知,如今我日月玄宗内,有许多人都受困于材料与丹药的不足,而不敢贸然渡劫。而如果本座的这项法案能通过,那么我日宗这十年内,预计会有六到十人晋升天域,三十到五十人晋升法域。三千四百人晋升神师。我打算将这方案,执行十载。”

    张信解释完后,就扫视着在场众人:“不知诸位,有何异议?”

    “此法甚佳,我宗正该如此。”

    甄九城甚至未与周围之人交流议论一二,就直接投票赞成:“不过详细的方案,还需再议一议。”

    他知张信此策,正是为‘扩军备战’。此时日月玄宗,虽是侥幸避过了覆灭之劫,可周围形势,依然险恶。一旦应对不慎,日月玄宗未来在地渊魔国与太一神宗重压下,最多只能支撑千载。

    此时他们如还舍不得钱财,日后他们想要大方,也再没有了机会。

    且神威真君的预支方案,也不是没有一点限制。不但时间,限定在了十年之内。那些要预支资源的弟子,也必须使他们的勋位,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从灵宝殿内,获取他们想要的东西。

    ※※※※

    天柱会议结束的时间,是在两个时辰之后。除了张信提出三个议题之外,他们还另外讨论了十几件要事。而其中绝大多数的,都与太一神宗,彻地神渊有关。

    比如该怎么重建幽都军,该如何修复封印阵,各附庸宗派的出兵比例,分担的费用等等。还有该怎么加强西庭山防线,防备太一神宗东进,等一系列的问题。

    张信全场都极少发言,而等到天柱会议结束之后,他就直接离开了天柱殿,直往日月神山的南面,那暗堂所在的方向飞空而去。

    此时的楚悲离,就正在暗堂之内,接受审查。

    而紫玉天则一直默默的,随在张信的身后,

    直到前方,一座整体幽暗的山峰在望,紫玉天才终于开口:“我很好奇,你怎么就生了这样的念头,要扶植我继任北海魔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