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二一章 变异水月
    “弟子恭喜师伯,今日成就寒暑大道。”

    张信的眼中,透着强烈的喜意,他这位师伯,此时除了将冰系一道,推升到登峰造极之外。更将冰火二系的灵能与功法打通,融而为一。简而言之,就是温度的高度变化,而不再局限于冰系,或者火系。

    只从这位刚才,对‘太玄静旗’的运用,就可以看得出来。这神宝能够静止万物,可如果反过来操纵,也可以使万物,进入到高速运动的状态。

    而雪崖由此获得的神阶法域与能力,潜力极大,极致的严寒,可以冻结时空,而极致的炎热,则可使物质裂变,使时空膨胀,甚至坍塌。

    就能力而言,这操纵寒暑之法,虽不如神尊的‘前知’,可在当世神域之中,雪崖的实力,却已可入中上之选。

    加上神宝太玄静旗,这位有资格与任何一位天柱级神域抗衡。

    雪崖自身,亦是欢喜振奋不已。此时他的神色虽还是淡然自若,可面上却浮现着兴奋的红晕:“老夫也是没想到,这次的神域劫,会如此顺畅。原本以为,能够完成寒冰法域,就算很不错了。”

    说到这里,雪崖又眼神复杂的看着张信:“这也多亏了神威真君。”

    他是神域劫开始后的第二天,才临时转换了主意,将自身的冰火之法,融为一体的。而他之所以这么做,正是因张信提供的助力。

    如非是确证了自身,并无陨落之忧,他怎敢如此冒险?

    所以他现在,是既感激又庆幸。感激张信的援手,又庆幸于张信,能够在这个时间,出现在日月玄宗。

    如非是这位神威真君横空出世,他雪崖除了在七十年后老死坐化之外,不会有第二个结局吧?不对,以十年之前日月玄宗的形势,自己可能连坐化的机会都没有。

    这必是群山之灵庇佑,天降此子,挽狂澜于即倒。

    张信闻言,则是失笑:“雪崖师伯这是厚积薄发,才能如此,这与弟子,可没什么关系。”

    “真君这厚积薄发四字,倒不算错。可问题是老夫这次的劫数,其实在外不在内。”

    雪崖微微摇头,又郑重其事的,朝着张信微一躬身:“所以此番能够成道完劫,真君居功至伟。这是成道之恩,请容老夫后报。这里先受我一拜!”

    张信愣了愣,随后就也神色肃然,双手抱拳一揖。

    正如雪崖之言,这是成道之恩。在灵师一道,这是极重的恩德,仅次于师徒之间,所以此刻,无需再推拒谦让。

    不过他虽是自号狂刀张信,可没敢大喇喇的受雪崖这一礼,故而选择了对拜。

    而这时张信才发现,对面雪崖上师的周身,似略有异常。他不禁眼现诧异之色:“这些水月蛊,上师居然没有除去吗?”

    其实早在三日之前,他就没法再以生命神光,为雪崖提供助力了。这也是日月玄宗,为何会在彻地神渊封印破裂的情况下,依然从大御山附近,调集了十五万道军在此的缘由、

    那时张信猜测,要么是那邪语莫罗已经在天劫重击下亡故了,要么是这位,已经躲避到与那些水月蛊,彻底断绝联系的所在。

    总之他在三天前,就再没能感应到邪语莫罗那些水月蛊的气息痕迹。而随着雪崖上师的法力,一日比一日更强盛壮大,太上神卫的扫描感应系统,对这位的作用,也是微乎其微,很难再精细的把握。

    可此刻接近之后才发现,这位雪崖的体内,似乎还有一定的‘水月蛊’存在。

    “确未完全除去!”

    雪崖此时抬手一挥,使一些萦绕着绿色荧光的蛊虫,飞出了体外。

    张信仔细注目,只见这些虫豸,都有着三对羽翼,且通体晶莹剔透。不过体型,却极度的微小,长度就只有头发丝的百分之一。

    也就是他这样的目力,才能将这‘水月蛊’看清楚。换成其他人,只能看到一团微弱的荧光。

    “此物奇妙,不畏寒暑,可以在虚实之间变化。且只需水月当空,就可不死不灭。邪语莫罗培育此物,想必是费了许多功夫。不过现在,我体内的这些水月蛊,已经与他没有了关系。”

    张信闻弦歌而知雅意,雪崖的意思,是指这种虫蛊,已经彻底被他夺取炼化了。

    他不禁又为邪语莫罗默哀,要培育这种层次的蛊毒,何止是‘许多功夫’而已。那位至少也得花上几百年的时间,经历无数次的失败,才能办到。

    今次这位,不但要替雪崖承担劫力,便连其最得意的手段,也被雪崖掌握了

    他却全然未想过,邪语莫罗之所以落到这地步,他张信正是始作俑者。

    “此外因我身周劫力环绕之故,在你的生命神光灌注之下,这些水月蛊中有一部分,经历过变异,你可看看究竟”

    雪崖说完这句,就操纵着一部分蛊虫,落到了张信的手心中。

    后者仔细感应了片刻,就不禁眼现讶然之色:“储藏灵能?”

    这些水月蛊内,居然储存着大量的灵能,随时随刻都可输回雪崖的体内。而只是他手中的这么一丁点水月蛊,储存的灵能量,就至少有二十万点以上!

    “不错!这每一只蛊虫,都可储藏我现在,大约两百万分之一的法力。”

    雪崖微微颔首,面上笑意更浓:“可还不止如此!”

    随着他又一拂袖,张信手心内的那些水月蛊,光泽顿时更为明显。张信也感知到,这水月蛊正在吸收周围的电磁波,再将之一点点的转化。

    这使他吃惊不已,固然不止是储藏而已,还能将天地间游散的电磁波,转化为灵能,纳为己用么?

    且这个转化率,居然还不低

    “可惜这种变异的水月蛊,也失去它的无限分裂增殖之能。”

    雪崖微微一叹,语含遗憾之意:“我现在掌握的,也只有五千只而已。这七日来尽力培育,也就只得了这二十多只。”

    当语声落时,雪崖就将张信的手心中的绿色荧光,召回了一大半。不过仍有一小部分,依旧留在了张信的手中。

    总数是一百四十只,其中有一百二十,是未变异的版本,剩余的二十只,正是雪崖所说的,那种变异了的水月蛊。

    而这些蛊虫,都无一例外,未曾留下任何人的神念印记。而张信只需把这些东西稍加炼化,就可将之完全掌握。

    张信自然不会以为,这是雪崖小气。这些水月灵蛊,必定是雪崖在渡劫的这几天,全力培育而成,也只有在天劫环绕的环境下,才能借助那浩大劫念,在这些全新水月灵蛊生成之时,洗去它们所有的元神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