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四十三章 杀王(三十二)
    执必思力坐在马背上,虽然依然面色苍白,颇显憔悴。但已经是恢复了许多,可以骑马行军了。这也都归功于当初徐乐手下留情,只是将执必思力丢下断崖,并没有在他身上开几个口子什么的。而执必思力在床榻上躺那么久,更多的是因为心疾。

    身为执必家小王,屡次败在徐乐手里。断送了自己叔叔,断送了上千执必家青狼骑,自己更是被徐乐连杀都不屑于,就如丢垃圾一般扔下山崖。这让执必思力只能觉得羞愤欲死!

    在将养了一段时日之后,终于慢慢恢复过来。这个时候,执必思力再没了以前身上那种轻易浮躁之气,整个人都沉静了下来。一日中难得说上三两句话,也再没有以前那般衣衫精洁,身上佩满各种汉家饰物。只是裹着一件弊旧皮袄,戴着一顶油腻腻的皮帽,眼睛之中,似乎随时随地都有火焰燃动。

    接连遭遇奇耻大辱,本来以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挽回颜面,也许一辈子都要在族人的暗地嘲笑中度过,但没想到,居然局势一下就反转过来,也许复仇机会,就在眼前!

    徐乐为恒安鹰扬府拼力厮杀,而恒安鹰扬府的刘武周和苑君璋两位统帅首领,却暗中和执必部达成了密约!

    执必部先迅速北撤,潜藏山中,对恒安鹰扬府形成威胁已去的态势。而恒安鹰扬府又准备南下请降王仁恭,但实则勾连执必部,准备连马邑鹰扬府,连王仁恭一举除去,称霸这个马邑边郡!

    刘武周对执必部许下的报酬是整个云中之地!

    这般计划,对于刘武周和苑君璋来言,自然是决死一搏。但对于执必部而言,又何尝不是孤注一掷?

    但刘武周和苑君璋他们没有选择,执必部难道就有选择了?

    执必部冬日入侵,丧败如此。上万青狼骑折损三千有余,已然是元气大伤。执必家本来就人丁单薄,只是靠着当年千族血战开始的百战百胜以维系地位。现下已然是威信动摇。更欠了阿史那家那么多辎重财货,如果就此回返。执必家如今地位,再也坐不稳了。而在草原民族中,一旦坐不稳原来地位,只会被人连皮带骨的吞下去,连渣都剩不下来!

    执必部对刘武周这般冒险举动,最后还是一口允诺。和已经红了眼睛的刘武周和苑君璋,拼死博这般一注。

    但执必家唯一附加的条件,就是将徐乐交出来,由执必思力亲自杀死!

    只有徐乐死,才能洗刷蒙在执必家头上的耻辱。

    只有徐乐死,才能恢复执必家在草原各部中的威信!

    只有徐乐死,执必家才能继续统御上百部族,才能继续打起青狼骑,才能继续遂行他们一代代传承下来的野心!

    大队来到约定的地点,数千军马行动,只能听见马蹄之声,却不闻人声嘈杂。

    草原部族行军,原来是没有这般纪律的。但是现下沉默如此,正是因为这数千草原男儿,也准备拼死一搏了。要不就恢复执必家的荣光,要不就死在这马邑郡的腹地!

    执必思力坐在马背上,环顾左右。

    继续南下之师,是从大军中精挑细选出来的三千余青狼骑。是对执必家最为忠心,最为能战的那一部分了。也是执必家最后的家底,愿意陪着执必家两代人,投入这刀山火海之中。

    一旦这些人马丧尽,则执必家也只能在草原上除名。

    经历这么长时间转战,执必家携带的粮秣,也消耗得差不多了。而恒安鹰扬府也是穷鬼,没有多的粮秣接济。在赶到此处之后,执必家人马也已经接近断粮。每名执必家的战士都瘦了一大圈,须发蓬乱,只有一双双眼睛,似乎都在燃动着火焰,就如执必思力自己一般。

    谁也没有料到,这场在马邑郡纠结了一年的争斗,最后却是将恒安鹰扬府和执必部一起都拖到了绝处。最后却是让执必部和恒安鹰扬府联合起来,准备和王仁恭决死一搏!

    一名青狼骑驰来,远远的就招呼一声:“少王,老汗有召!”

    执必思力点点头,在亲卫的护卫下拨马直向前去。执必贺与执必落落就在前面不远处,只有数十名亲卫簇拥,正凑在一起商议些什么。

    而苑君璋带着几名亲卫,也在其中。这个时候所有人都是一副憔悴疲惫模样,已经分不出谁是汉人,谁是突厥人了。

    执必贺一眼就看到自己儿子赶来,招收让执必思力过来,爱惜的看了自家儿子一眼:“让你跟着某行动,非要自领一部,现在可还撑得住?”

    执必思力勉强一笑。

    以前父亲的关爱,只会让他肆无忌惮。现下父亲每一点关爱,就让他只感到多一分羞耻。他没答这个话题,转而问起:“情形如何?”

    执必落落和苑君璋正说完了什么,这个时候拨马过来,低声道:“刘武周已经深入进去,应是要抵达南商关了。真是给他博准了,马邑鹰扬府的人果然没和他拼命!这厮真的是能直抵王仁恭面前了!此间各处军寨的马邑鹰扬兵,已经大队出动,赶往南商关所在。现下这些军寨,都是空虚!”

    执必思力踩镫起身,向南望去,群山莽莽,却看不清山中各处军寨所在。

    执必贺问自家兄弟:“如何行事?”

    执必落落咬咬牙:“等天色黑了,我们就进山!选隐秘路径,绕到南商关左近去!途中要有军寨,拣选精锐拿下。到时候和刘武周一起,给王仁恭一个惊喜!这老家伙坐在善阳,利用咱们和恒安府拼命厮杀,多少儿郎的性命填进去了,现下也该轮到他流血了!”

    苑君璋在旁边听着,只是朝执必落落拱拱手。他身边亲卫,望向执必部诸人的目光,略微有点局促。

    双方打生打死已经非止一年,现下却要并肩而战,这乱世当中,真的是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执必贺点点头:“现下顾不得思前想后万事周全了,只有拼命!谁领前锋?”

    执必思力抢在前面开口:“父亲,我来!”

    几个人目光都望了过来,苑君璋神色之中还略略有些怀疑,却忍住没有开口。

    执必贺和执必落落对望一眼。执必落落慨然道:“也罢,思力和我一起,拣选精锐,以为前锋!”

    执必贺拍拍自己儿子肩膀,默然点头,一句话也没多说。

    执必思力拨马就要离开,去拣选精锐行事。临行之际,突然回头,对着苑君璋开口:“我们执必部助你们成事,但那徐乐,一定要交到我手里!”

    苑君璋迎着执必思力有若利刃一般的目光,微微点了点头。

    夕阳斜垂,这天色,终要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