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三十九章 杀王(二十八)
    飞骑如电,疾驰而至,雪尘只是在这些骑手身后卷动,拉出一道道雪雾。

    这些骑手,正是王仁恭麾下往来传令之士,这个时候王仁恭连马邑越骑都有些信不过了,全都从锦衣家将中抽调。

    这些锦衣家将,平日里纹绣着身,趾高气昂。现下却是满身雪泥,神色惶恐,哪里还能看出王家心腹亲卫的样子?

    数名骑手,一直奔向南面山口处。直到看到眼前出现了一道关墙,当先骑手才稍稍放松了一些。

    关墙两翼,都有军寨遮护,寨墙上守军已经张开了弩矢,箭簇森寒,精光耀目。那当先骑手嘶声大喊:“某乃中军旗牌!有要紧军情回报,让开道路!”

    军寨之间,关墙之前,驰道之中已经密密层层的布满了鹿砦。早有值守之士挑开了鹿砦,而关墙前关壕也放下吊桥,这几名骑手直直穿过鹿砦吊桥,一头扎入了关门之中!

    此间就是南面商关,这条穿行在群山之间的驰道南面出口,过了此关,就是马邑腹心之地,沿着宽阔桑干河谷,可以直抵善阳城下!

    所谓商关,自然就是针对行商征税的关口了。虽然和草原部族征战不休,但是马邑郡和草原部族的通商却从来未曾停止过。草原部族需要汉地的粮食,食盐,铁锅,布帛,甚而精利的兵刃器械。而汉地同样需要草原部族的马匹,皮毛,牲畜。

    这条驰道,不仅是战时大军转运之途,双方争夺的要点。也是平日里商队往来的重要孔径。设立商关征税,一年下来,至少有数万贯的财货收入!

    原来这座在南面山口的商关,不过就是一个聚落模样,屯有两百余名鹰扬兵,再加上常驻此间的税吏。还有供应往来商队食宿所用的简陋建筑。因为突厥入寇阴影始终存在,所以此间最后没有发展成一个繁盛的人口聚居之处。

    在决定将刘武周死死堵在南面之后,此间终于建立起关墙,将驰道彻底封锁。并挑挖了壕沟,布设了鹿砦,并设立子寨遮护关墙。

    这可以说是最后一道防线了,要是越过此间。号称投降的刘武周说不定就会摇身一变,席卷整个马邑腹地,而他王仁恭却要仓惶败逃!

    而王仁恭,此刻就站在关墙之上,按着垛口,呆呆的看向北面群山之间。

    在王仁恭身后身侧,尽是各级军将,幕僚佐吏。人人都是神色不安。而在关墙上关墙下,则是密布守军,人人全副武装,随时准备应战。马邑越骑也从南面一队又一队的开来,一旦开到,坐骑就立刻被引去休息饮水,而马邑越骑就席地而坐,只等号令随时出击。

    北面群山之间,已经能听见如闷雷一般的轰鸣声卷动,隐隐传来。雪尘弥漫而起,在群山之上,有如形成一道白色的雾障。

    不必说这是数万云中军民,穿行群山之间引发的景象!

    地字六寨正当狭窄之处,而孙通又是忠心耿耿。应该会奉命出击罢?五百甲士,怎么也能扰乱数万猬集在山道之中的云中军民,那时候那些马邑军将,难道还敢不出不成?

    但是计算时间,这数万云中军民,应该已经过了地字六寨,怎生孙通还不击之?

    而孙通若是出击的话,厮杀之声,数万军民混乱崩溃的喧嚣之声,当是响彻群山,而不是现在这般如隐隐闷雷!

    难道连孙通也不听某之号令,和那些马邑军将沆瀣一气了么?

    王仁恭心中忧闷,面上却半点也不显露出来。按着垛口的手却加大了力道。

    关墙是新夯筑而成,土尚未坚。手指用力,就有浮土簌簌而落。在王仁恭身侧身后的将领佐吏看见这般景象,互相交换着眼色,却不敢多说什么。

    传骑骤然而至,穿过鹿砦吊桥,王仁恭身边之人骤然骚动起来,低声议论之声如蝇如蜂,只是在关墙上嗡嗡响动,王仁恭却仍然站得笔直,神色不改。

    传骑脚步之声,上关墙而来,所有人目光都转了过去,但王仁恭仍然面向北面,只任山风将他披着的大氅吹动。

    王则知道此刻王仁恭是刻意镇定以稳定军心,他抢前一步,迎着满脸惶急之色的传骑,冷冷询问:“往来传信而已,如此仓皇唐突,见到郡公,都不行礼了么?”

    传骑反应过来,他们是锦衣家将以充传骑,行的是王家家中礼节,当即单膝跪地:“家主,刘武周所部前锋抵地字六寨,孙将主出营相击,结果只一刻工夫,孙将主所部就为所破!”

    低低的惊呼声不可遏制的响起,只是一刻工夫,孙通的数百精锐甲士就被击破?

    王仁恭身形仍然稳重如山,甚至都没回头。王则发问:“刘武周所部呢?”

    传骑回话:“未受阻挡,仍然向南!”

    王则追问得更急:“马邑诸将呢?”

    传骑摇头,满面愤愤之色:“只在寨中观望,未曾援手!”

    哪怕心志坚定如王则,这王家最为出色的后起之秀,都变了脸色,接着发问的声音都有一丝颤抖:“孙通呢?死了么?现在刘武周他们到了哪儿?”

    传骑神情苦涩:“孙通当即阵前被释,现在应该朝着南商关来了。刘武周所部仍然向南而进,此刻离南商关最多还有十余里路了,天黑之前,一定能抵南商关前!”

    惊呼之声更响,此刻围在王仁恭左右的,俱都是心腹。每个人都觉得大事不妙,马邑鹰扬府不知道怎么,就袖手旁观了。王仁恭身边最信得过的就是二千马邑越骑,还有数百家将,如何依托着新筑的南商关墙阻挡刘武周这数万军民?

    刘武周他们虽然释放了孙通,看起来真是来投降的。但是当这数万云中军民抵达南商关前,看着王仁恭身边单薄的实力,说不定就会决死一拼,打破关墙,夺取王仁恭的粮秣,从此死而复生!

    马邑诸将,竟然在战场上玩了这么一出!

    王则望向王仁恭,正要开口说些什么。王仁恭已经淡淡开口:“击破孙通的,是不是那个徐乐?”

    传骑垂首:“正是徐字旗号。”

    王仁恭一笑:“等刘武周请降,某倒要看看,这徐乐到底是何等样了不得的人物。这等凶悍暴戾之人,某也懒得用了,杀掉了事也罢。”

    王则抢前一步:“郡公!”

    王仁恭哈哈大笑:“慌什么?马邑诸将,不想看着某太过威风,也同样不想刘武周活过来!看着吧,他们马上就要入卫南商关而来了!这南商关前,仍然是刘武周的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