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杀王(二十九)
    身上创口,鲜血仍然在滴滴向外渗出。只让徐乐觉得又湿又冷,裹紧大氅仍然觉得微微有些寒意。

    徐乐早已被老爷子打造得近于寒暑不侵的筋骨,这个时候有这种感觉,只能说最近仗打得太多,负创也实在太多了。虽然都是些小创,但是累积在一块儿,不好生修整调养一段时日的话,元气多少会受到侵削。

    但凡有传承的将门世家,对于怎生补足元气,调养身体,也都有各自的家传秘方。徐敢老爷子自然也教传了徐乐。

    可自己现在哪有余暇稍作休养啊…………

    自从出而行商以来,几乎无日不在马上行,也无日不在一场场的拼死苦斗之中!

    而最艰险的一战,就在眼前不远处了。

    徐乐也不记得今日的伤势是怎么造成的了,无非就是长矛矛锋刺破了甲胄,在自己左腰处划出一道血口。后背处也被飞出来的铜芟砸了一下,青紫了一大团。腿上也被直刀带了一下,幸得有胫甲遮护,只是小腿骨隐隐作痛。

    都是小事而已。

    现在唯一的大事,就是斩杀了王仁恭!

    徐乐向南而望,一向坚定的眼神,也微微有些茫然。

    斩杀了王仁恭之后,这马邑郡就能平定了下来么?

    今日战事,已经看得出来了。马邑鹰扬府那些军将团体,也是自成一体,对王仁恭的号令,都有些似听非听。而他们又是坐拥近万虎士的实力派。就算自己成功斩杀了王仁恭,这些马邑鹰扬府军将,就会甘心于刘武周之下,从此大家一团和气,合力安定马邑郡,抵御突厥还会不断到来的入侵,还生灵一个太平么?

    更不用说,整个天下都已经乱了。

    接着徐乐又是自嘲的一笑。

    若不是这些马邑鹰扬府军将和王仁恭之间的这些龌龊,这数万云中军民岂能沿着驰道直直南进,眼看就要顺利抵达出山的南商关口,眼见就要直面王仁恭?

    但这些马邑鹰扬府军将,在紧要关头,总会出手!

    天色已经过午,太阳偏斜向西,西面群山之影洒在驰道之中,光线已经有些昏暗了下来。

    玄甲骑战士沉默而行,饿了在马上啃两口干粮,渴了就打开水葫芦,灌上两口冰冷的水。

    在群敌环伺之中,在不利地形之中为前锋穿行,一直绷紧着神经。哪怕强悍如玄甲骑,也精力体力消耗巨大。可每个人还都是在强自支撑,警惕四顾,只是等待着随时可能冒出来的敌人!

    徐乐突然耳朵一动,自己身后的步离,也突然抬起头来,扫视两边山间。然后队伍中就响起了韩小六的呼喊之声:“马邑兵!”

    玄甲骑纷纷抬头,望向两边山间。

    数百年来,围绕着这条群山之间驰道,实在是爆发了太多次的战争。到处都是各种军寨烽燧的残垣断壁,而王仁恭新修建的军寨,只是恢复了这些残垣断壁的几成而已。汉家强盛,向北推进,要在此间修建军寨遮护粮道。汉家弱势,胡族南下,也要在此间修更多军寨以行防御,堵住胡族南下之途。

    这些军寨之间,到处都踏出了通路。这是几百年来无数战士,各个军寨中往复援应而战所走出来的,也是多少胡族战士攻寨所踏出来的!

    这些山上道路,远没有驰道宽阔平整,但也足可容军队单列而过。这个时候,两边山上这些小道之中,就见人马如长龙一般,向南超越而过!

    这些人马都是马邑鹰扬兵,多是步下行进。人人甲胄都背负在身上,持着兵刃,快步而行。偶尔有军将乘马,夹杂在队列当中。

    一支支人马从各处军寨而出,汇聚在这两条长龙之中,不住向南涌动而去。

    山上山下,马邑鹰扬兵和恒安鹰扬兵偶尔对望,双方都不发一言,只是各自行进。

    马邑鹰扬兵虽然是步下行进,山道也没有驰道方便行进。但仍然在不断超越玄甲骑赶到了前面去。原因无他,玄甲骑行进只能就着数万云中百姓的速度。若是太过朝前,行军阵列中就会出现一个大缺口,敌人随时会冲入这个缺口截断前锋中军。而数万云中百姓扶老携幼,又饥寒依旧,这行进速度怎生也快不起来,而这些从各处军寨中选出的马邑鹰扬兵,俱都是精锐,又吃饱穿暖,养精蓄锐已久,哪怕是山间单列步下而进,仍然是飞快的超到了玄甲骑前面!

    山上行进的这些马邑鹰扬兵,不住的将目光投向山下,看着那面为韩约所牢牢捧定的徐字认旗。

    徐乐是领一翼的差遣,隋朝武职官品贵重,要是在大隋鼎盛之际,徐乐最多授一个从九品下的偏裨将军。但是现下各处军府之中,谁还顾得了这么多。王仁恭都敢对一名营将许四品朝上的十二卫将军号了。所以刘武周授给徐乐的认旗,是比七品武职的规制,上至镇远将军号,下至轻车校尉,都可使用。

    这认旗展开了足有四尺见方,但平时都裹在旗枪之上,经历一场厮杀之后,染满血迹,展开不得,垂在旗杆上并不起眼。可这面旗帜,就代表着一名在马邑边地崛起的少年名将!

    神武数战,徐乐之威,这些马邑鹰扬兵绝大多数未曾亲见。但是刚才只是短短一刻工夫,徐乐就摧破地字六寨数百甲士,擒获孙通随手放了。如此强悍勇锐之将,哪怕马邑边地,数十年间都未曾见过!

    无数道目光集中过来,都落在认旗之上,也都落在徐乐并不多么高大健壮的身形之上。

    而玄甲骑也傲然抬头,和这些马邑鹰扬兵对视。

    何欢也就在队伍之中,经过之际,目光有如鹰隼一般,只是看着徐乐。

    徐乐也发现了一身军将山文札甲,胸前明光镜擦得硕亮的何欢。

    山上山下,两人目光对撞。徐乐微微一笑,抬手平胸,算是朝着何欢行礼示意。

    何欢沉默不语,只是朝着徐乐微微点头。这一点头,似乎就表示了马邑所有军中之人,对徐乐的认可和佩服。接着何欢就不顾向南而去。

    徐乐一笑:“马邑兵还是要护着王仁恭的,也罢,我们也赶紧朝南,早点投降,早点了事!有这么多马邑兵入卫,王仁恭想必有胆子受降了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