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三十八章 杀王(二十七)
    烽燧顶部,何欢彻底僵住,本来手伸在半空,似要下达什么号令。但是这个时候,宛然间就如一尊雕塑。

    而烽燧顶部,如他一般的雕塑还有数十之多。各级军将,传令旗手,吹角之士,全都呆若木鸡,不敢置信的注视着就在地字六寨前发生的一切!

    不过短短一刻工夫,风云突变。本来地字六寨之军突然而出,截杀迎面而来的刘武周数万军民前锋。

    这是正确的用兵之道,对付数万之人,又在狭窄山道之中,展不开大队。击破这几万人前队,前队倒卷回去,这才会让这数万军民自相践踏,而其余军寨,只等着下去捡便宜就好了。更不用说这前队全是骑军,击破他们之后,这些骑军回头逃命,践踏起来更狠,引发出的骚乱一旦开始就只会越演越烈!

    反倒是从两翼冲出,打在这数万军民行军队列的腰肋之间,反而容易和他们纠缠在一起,付出更多的死伤。

    孙通虽然是王仁恭的心腹亲信,但打起仗来中规中矩,绝不偷奸耍滑。一旦决定出战,打的就是应为刘武周所部最为精锐的前军。一旦功成,就是几万云中军民大溃。但孙通所部付出死伤,也是轻不了。

    虽然从来和孙通不假辞色,但是对这名家奴出身的军将,何欢还是有一份欣赏。

    孙通先以弓弩攒射,接着就毫不停顿的以三百步战甲士列阵而击。就是要以最大的突然性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让刘武周前军彻底混乱崩溃。哪怕何欢在场,也不能做得更好。地字六寨的中垒第五营甲士,在中垒诸营当中不是第一,就是第二。战力颇堪称道。

    所以何欢一见到孙通出击之势,就觉得刘武周的前军怕是支撑不住了。纵然马邑土著军将对着王仁恭有抱团保持实力之举,但毕竟是王仁恭麾下。要是孙通将刘武周这数万军民搅乱了他们却不出击,最终让刘武周安抚好部众,集结精锐,将孙通所部斩尽杀绝,他们如何对王仁恭交代?那就是真的撕破脸和王仁恭成为仇敌了!

    马邑土著军将的全部盘算,就是在王仁恭这颗大树下,保存好他们的实力,始终为马邑一郡的主人,将来说不定再借势更进一步。在王仁恭仍然屹立不倒之际,他们对王仁恭号令,大体上还会打些折扣的遵从,这折扣打得是多是少,就看当时情势了。可不是要现在就和王仁恭破脸!

    当王仁恭势力摇动之际,马邑鹰扬府的土著军将,也会毫不犹豫的弃他而去。隋末之世,世家相争,而这些大隋建立起来的军府,同样也变成有各自心思的实力团体,择主而事,为自己谋取最大的利益。

    何欢在马邑鹰扬府军中,也以决断明快著称。当下就已经下令摇旗吹角,传令各处军寨出击。这几万云中军民崩溃,要是能收降其中最为精锐的那些恒安兵,难道王仁恭还想让他们吐出来不成?

    旗号已动,角声响彻。近处军寨射士被号令而上寨墙,远处军寨甲士调动,只待出阵发起冲击。

    但却没有想到,短短一刻工夫。孙通麾下三百甲士就被迎面摧破,那徐乐突阵破军,一举就将孙通擒下!

    刘武周麾下数万军民没有混乱崩溃,倒是地字六寨中数百马邑鹰扬兵崩溃逃散,自相践踏,惊呼喊叫之声响成一片!

    而数千恒安鹰扬兵,数万云中百姓,在驰道之中,早已严阵以待。数万长矛如林树立。要是这个时候何欢指挥各营冲下去,只怕最后伤亡惨重的,反倒是他们马邑鹰扬兵!

    何欢目光一直死死的盯着远处徐乐的身影。

    这等人物,何欢老于军中,见过多少英雄人物。如此乐郎君,却还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等人物,生逢盛世,那是要为君王领十万铁骑,横行塞外,封狼居胥,为君王赢得胡族口中撑犁大单于之名。生于乱世,则可横行天下,为主上争问鼎之轻重。怎么就屈居在刘武周麾下了呢?

    而王仁恭怎么又得罪了这等人物,让徐乐在神武将他暴打一通,然后现下又为前锋,引数万云中军民直抵王仁恭面前?

    这个问题何欢转眼间就不去想了,只是瞪大眼睛,死死看着数万云中军民动作,看着刘武周的旗号。

    看这几万人马,到底是来投降,还是想将这驰道重重军寨关卡打通,杀入马邑郡腹地,与他们一决生死!

    视线当中,一个人影从玄甲骑中逃出,被亲卫接住,翻身上马,加入了四下奔溃的潮流当中。

    何欢认得分明,这正是孙通。徐乐一举将他擒下,随手就将他放了!

    而徐乐麾下那些黑甲骑士,也不入已然放弃抵抗的地字六寨,潮水一般的退了下去,收拾死者,扶起伤者,在号角声中,转而继续向南。只留下一地的血腥狼藉。

    而在玄甲之后,在云中百姓的欢呼声中,刘武周的旗号也向南而动,可以清楚的看见恒安甲骑护卫着刘武周也跟随向南而行。

    原来用以戒备两翼的恒安鹰扬兵,拔起了架在地上的大盾,背负在背,随之南进。接着数万云中百姓,仍然长矛指天,向南涌动。这哪里像是乞降之军,这简直就是前来攻城拔寨决战疆场的数万虎贲!

    可何欢知道,刘武周带着几万军民而来,真的不是来决战的。

    原因再简单不过,这几万军民之后,没有辎重跟随。最多有一点随身干粮,能支撑他们几日?而且就这样将自己几万人都陷入一条驰道之中的险地,面对周遭群山上重重军寨。这实在不是打仗的样子。

    有这几千恒安鹰扬兵精锐,去哪里不行?为什么非要带着几万累赘的百姓,一定要到王仁恭面前请降?

    何欢摇摇头,不想再去琢磨这个只会让人头痛的问题了。

    十几名旗手号手还在呆呆的看着他,何欢摆手下令:“鸣金,各处守军谨守营寨!另各将拣选精锐,分途去往南面山口商关!汇合王郡公的人马,挡住出山道路!”

    苏平安讷讷的问道:“这是…………”

    要打的话,在这里打就是。何苦还要赶到南面挡在刘武周面前?

    何欢没好气的瞪了苏平安一眼:“要是真让这几万人冲到王郡公面前,真请降就变成了杀王郡公,到时候刘武周就活过来了!咱们宁肯为王郡公效力,也不能屈居刘武周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