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一七章 抉择之时
    当神尊带着玄星与白帝子,高元德等众人,从北海之畔离开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之时,发现前方正有一位黑衣男子,正悬立在海岸上空。

    神尊毫不意外,凝声询问:“那边的事情,可曾办妥?”

    “只能算是完成一半。”

    黑衣人语声平淡的答道:“封印阵与石层都已经残破,封魔天柱我也已摧毁了九根。可我没能将任何一根神柱损毁,也未能收取凌铁军等人的性命,就不得不从彻地神渊中退离。”

    神尊继续聆听,他知这部属之所以没能完成他交托的任务,必有缘由。

    “张信雇佣了鬼剑裴修,还请来归元宫的伪神境东方未明。我如果不走,后面只怕很难脱身。”

    “东方未明?”

    后方的观澜神使,明显吃了一惊:“他能够雇佣鬼剑裴修,我不意外。可东方未明,这又是怎么回事?”

    至今为止,归元宫与他们神教,没有任何的交集。而东方未明身为归元宫的龙族一脉,绝不是些许物资钱财,就能够打动的人物。

    “应该是向九宫。”

    白帝子若有所思的说着:“当日在神石要塞,如非张信及时出手,向九宫早就丢了性命。不过我猜这两家之间,应该还有其他的交易。”

    他不认为这所谓的救命之恩,就能请来东方未明,这最多只是个由头而已。

    “总之很麻烦,我粗略计算过,这次为让雪崖渡劫,日月玄宗至少花出了三十亿的大罗玉符。他们现在财力丰裕,远非是我神教能比拟。日后我教在这方面,只怕还得吃亏。”

    那黑衣人说完,就注目着神尊:“还有,雪崖登顶神域,如今已成定局,你准备怎办?”

    白帝子与高元德闻言,都神色微动,听出这位,直呼神尊为你,不是‘您’,‘神尊大人’等等尊称。

    随后二人就不约而同,生出了一个猜测。难道说这位,就是他们神教中,那位身份神秘莫测,如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织命师?

    神尊却暂不答言,转问玄星:“这次我们损失多少?”

    “短短一日之内,北方至少五个教区覆灭,四十三个教坛被捣毁。光是有职司的,死伤就达两万三千之众”

    玄星神使语声晦涩的答着,明显心绪低落。这就等于是将神教在北海,在天东巨蒙的势力,扫荡一空了。

    对方为此动用了大量的神师,并且雇佣了一些来自中原的散修,出手狠辣无情。

    这多半又是那位神威真君的手笔,可让人不解的是,对方是哪里来的这么多财力?

    而除此之外,在北漠荒原之南,他们也被紫薇玄宗之人,捣毁了三个教区。这必将令南方原神火教的部分信徒,从此滋生怨气。

    不过更让人沮丧的,还是雪崖。这位登顶神域之后,日月玄宗的根基,已经很难被动摇了。

    这家本来就是北地大宗,天域数量高达十二人,伪神级战力亦有两位,如今将最大的短板补足,即便面对大罗玄宗,亦有一争之力。

    即便神尊临走之前掀桌,让织命师破开了彻地神渊的封印,使日月玄宗亦损失惨重。可在群山法域镇压下,地渊魔国即便将剩余的封魔神柱都完全摧毁,一时间也很难大规模的攻入地面。

    这就是一位神域的作用,尤其那位,还执掌太玄静旗。只要是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内,就近乎无敌。

    除非是地渊魔国,愿意付出两位神域同归于尽的代价,否则地渊魔国,就只能通过扩张深渊法域,先一步步的蚕食。

    可日后无论这两家最后斗得怎么样,都与神教没有关系了。

    雪崖的突破,就等于是彻底破局,使神教在北方百年的经营,都付诸流水。

    之前‘神尊’在大御山下,虽然走得潇洒,可其实神教这次的损失,已是再次伤到了元气。光是神圣战傀的毁灭,六位神子的战亡,就可让他们痛彻心肺。

    观澜神使亦双拳紧攥,眼神扭曲:“这个神威真君,实为本教最大的阻碍”

    他感觉这人,实为他们神教最大的祸患,即便他们之后退出北地,也不能不小心防备。

    “可这个大敌,接下来还有一件更让我教头疼之事。”

    玄星目光清冷,继续说道:“两年之后,那件东西,就将到达今日日月玄宗的地界。这件事,已万万拖不得了,我可不愿见到日月玄宗,出现第二位神阶战力。张信今日展现的实力,汝等可都是亲眼目睹。能够在神尊面前支撑大半刻的时间而毫发未损,并能筹谋反击,其人之强,可见一般。如今这位,怕是只差一步,就是真正的伪神一级。”

    “你是说那件神宝?”

    观澜神使眉头紧蹙:“可我总感觉荒唐,为了这事情,要将一件十七级的宝物,主动送到这位神威真君的的手里。”

    他说话时,却未注意到高元德的眸光,稍有变化。

    “可总好过那位持此神物,日后无敌于世!斩裂苍天,这是世间从无人能够做到的事情,”

    玄星摇着头,神色无奈:“而且未必一定得送到他手里不可,我教或可尝试此布局,看看能否将此人诱出日月群山。”

    观澜神使心想这可不容易,那位神威真君怕不是那么容易上钩的。不过他还欲再说什么的时候,神尊就蓦然微一拂袖:“此事就这么决定了,按照玄星的想法去做。”

    随后他又凝声提醒:“这次大御山一战,张信应该还未展露全部实力。此人的那尊固化金神,还有他那模仿烈阳之术,都需小心。我那时感觉,他的灵术很危险。所以你等布局之时,务须谨慎,不妨将他当成一个伪神境对待。”

    大御山时,张信的固化金神未能近他之身,那‘天日昭昭’之术,也瞬时崩解。便是神尊的‘前知’之力,都未能一窥这两门灵术的全貌。

    不过他却本能的感觉到,这固化金神与烈阳之术,都极度的危险,所以在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躲避与摧毁。

    “当成伪神境?属下明白。”

    玄星说完之后,就躬身一礼:“那么属下即刻就着手此事!”

    其实无需这位的提醒,他也会对张信倍加重视。这个人对他们神教的威胁,更胜过一个伪神。

    “此外,给我查清楚莫罗的下落,我要知道他最后,到底是死是活。再给我诏令北地所有教区,一应神职进入潜伏期,总坛迁移到北漠荒原之南,”

    那神尊似乎用了极大的力气,才说完了这句话。随后他又转过了身,看向了日月神山的方向,目光中有怀缅,有遗憾,有无奈,也有着一丝意味深长。

    “今日起,开始启用第二方案”

    那黑衣人闻言,不禁微一扬眉。他知道神尊所说的第二方案,是将太一神宗的势力,真正引入北海,这是最无奈的选择。也意味着他们整个计划,都要推倒重来。

    此时同样在日月神山方向的,还有立在北海之畔,另一处云空上的问非天。

    这位无相天尊怔怔的看着北面,久久无语。

    发生在群山法域内的消息,他都已尽数得知,可他却无法接受。而此时如有熟悉他的人在此,会发现这位因修行无相神斩,将自身面目形体,都练到模糊不清的神域强者,其实已经略透疲态。

    尽管之前,他与巩天来交手的时间,总共都不到两个时辰,绝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对峙状态。

    “鬼语莫罗生死未明,贵宗的黄展上师,已确定身陨。那雪崖身登神域,也已成定局。”

    此时有一个青衣人影,蓦然出现在问非天的身后:“施洛神与古慧,也将在不久之后完劫。除此之外,今次日月玄宗,借助帝流浆完劫的法域,也不会低于二十,我想问兄,应该知道这意义何在?”

    问非天默默无言,目光则晦涩异常。

    他知道施洛神与古慧,十有**能够完劫。这二人,本就有着不小的积累,加上那些得自神石要塞的诸般药剂,在二人准备自减根基的情况下,他们这一次,不会有太大的风险。

    这意味着这次帝流浆之后,日月玄宗的天域,依旧维持在十二人的数量。而法域的数量,则将上升到接近一百五十人。

    最可怕是,日月玄宗的大宗底蕴。这一百年来,更是日月玄宗的人才爆发期。又因玄宗近年的处境,许多人都不得不压抑着自身修为,不敢轻易渡劫。

    可如今有了一位神域镇压,接下来至少将有八人,会在之后的十年内,渡天域之劫。而法域的人数,也很可能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膨胀到二百人以上的数量。

    神相宗能与日月玄宗抗衡数百年,是因北地仙盟与北神玄宗的牵制,是因神教在日月玄宗的内部,兴风作浪。

    可当这家北地大宗,将这些祸患,都一一排除。那磅礴的身姿,似乎只需一个手指,就可将他们神相宗轻易捏碎。

    而此时那青衣人,又继续问道:“我想问兄,也该做个抉择了。神相宗是与我宗联手,还是等待灭亡?”

    问非天依然无语,却眼含凄凉的,看向了头顶上的一片青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