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一五章 大局初定
    当那‘神尊’离去之后,大御山内的所有人,都不禁神色一松。

    尽管诸人都知这位,在承受张信与归真子那次联手合击之时,必定非是分毫无损。可只要这位仍站在山下,就给他们以山岳般的压力。

    这位虽没能拿下张信,可所有人都不敢对这位神尊,有半点轻视。那恢弘无边的神力,那前知战况的神通。

    此处换成除张信之外任意一个对手,只怕都未必能在这位手中,支撑过十个呼吸。而若非张信,拥有着‘瞬影雷身’之术,又底蕴深厚,手段多变,身具诸般**,这位也早就死在‘神尊’的手中。

    而在片刻的寂静之后,这大御山上下,又是一片欢呼声。

    时隔七千年,他们日月玄宗终于又有了一位神域强者,而且是执掌着太玄静旗的上位神域!

    而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往张信的方向看了过去,无不都是眼含崇敬之色。心知他们今日之所以能够挫退神教,助雪崖成功渡劫,张信可谓是居功至伟。无论是事前的运筹帷幄,还是刚才的这一场大战,这位神威真君的作用,都极其关键。

    张信则是长舒了口气,浑身上下,都涌出了一阵无力感。助雪崖渡劫,再以己身为饵,引诱神尊现身出手,都在他的计划中。可这一步步走来,却是惊险之至。

    所以别看他刚才一派得意嚣狂之态,可其实一直都紧绷着神经。而这刻当‘神尊’离去,他心神松懈下了之后,就陡然生出一股被‘燃尽’了的感觉。

    而随后张信,就又眼神晦暗复杂的看着之前那‘神尊’立足之地。

    之前他在这元神机面前,表现的决绝无比,恶言接二连三,对二人间的师徒之情似全不在意。可他的前生,毕竟是拜在元神机的门下,彼此相处了十余年岁月的。期间元神机,对他传道授业,也无不尽心尽力。

    又因他上官玄昊从小失怙,那段时间,也是将这位师尊,当成自己亲生父亲般孺慕敬爱。

    只是他心中的伤感,极其短暂,只是须臾,就收住了情绪。前世之时,自己是被表象蒙蔽,识人不明,他们二人之间,自始至终都不存在什么师徒情份。

    自从这位设局,让他在广林山战死之后,二人之间,就已是生死仇敌。

    这时叶若,也以感慨的语气,打断了张信的思绪:“这前知之法,未免也太厉害了喵。结果主人准备的这么多手段,在这神尊面前,都没什么用处呢。幸亏主人,修成了瞬影雷身。”

    这次无论是张信的一对本命刀剑,还是他的太上神卫,又或那‘天日昭昭’,都没能来得及展现其强横之威,就被神尊轻松解决。

    至于‘风神无极’,张信干脆就不敢使用。那位神尊的冰法,分明已登峰造极,已能在一定程度上,冻结时序空间了。

    “所以复生之后,我首先专攻的,就是雷系法门。”

    张信微微一笑,他很早之前就意识到,只有‘瞬影雷身’之术,才可能让他在这位‘神尊’的面前,尽可能快的拥有保命之能。

    今日一战,也印证了他的想法。他的风神无极,固然是可万法不伤,近乎不死不灭,却正被这位神尊的寒系术法克制。

    “且要破这前知之术,也不是没有办法的,无需太忧虑。”

    其中一个法门,就是如今日这般,以绝对的实力出手,让这神尊哪怕预见了未来,也无法改变结果。

    第二个法门,则是太上神卫具备的,延缓与加速时间的神通。可惜他的固化金神,今天始终都没有近身的机会,也无法施展这种术法。

    不过未来他一旦将自己天元之力修至大成,必定能够做到更大规模的操纵时序与空间之力,与这位神尊抗衡。

    毕竟无论是时序还是空间,都是与引力相关。

    不过这两种法门,都需他继续在道途上行走,变得更加强大之后,才能办到。

    就在张信与叶若交流之时,归真子忽然毫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张信的身侧:“不知神威真君是在思虑何事,忽然间失神至此?”

    张信吃了一惊,随后才反应了过来,心想这位在潜踪匿迹的本事,确已登凌绝顶了。他刚才并未撤去自己的雷感术,可直至这位出声之前,都未曾感应到这位的到来。

    说实话,这位真不该当日月宗主的。若归真子愿意投入杀手这一行,必可入天下前三之选。

    随后他又心神微动,想起五百年前的黑市,曾有一位战绩辉煌,令天下修士,都谈之色变的杀手。那人曾在短短二十年内,连续暗杀七位天域修士,在北地黑榜排行第一。可就在这位的声威,攀升至绝顶之际,此人却忽又消失无踪。

    许多人猜测这位,要么是死在一次刺杀中,要么是已经赚到了足够的钱财,急流勇退了。可张信却想到,那人销声匿迹之时,正是归真子接掌日月玄宗宗主之时。

    不过这个念头,只在张信的脑海里一闪而过,他随后就饱含无奈的说道:“难道就没人对宗主说过,似您这般的神出鬼没,迟早会把人吓坏的。”

    “也包括神威真君吗?”

    归真子哑然失笑,随着又目光微闪道:“刚才那叛逆,似乎认定了神威真君,就是上官玄昊的转世之身。说实话,这两年来,老夫亦有此疑,只是未能确证。如今则是更加好奇了,不知真君能否实言相告”

    “本座的身份?你们爱怎么猜就怎么猜。今日即便本座承认了,你们这些人就能信之不疑?且在本座看来,那上官玄昊,真及不得本座一根手指头。”

    张信信口胡侃,随后又转移话题:“且这个时候,宗主最该在意,不是本座的身份吧?”

    “真君是指那叛逆说的那些话,还是他本身?”

    归真子果然转移了注意力,语声凝然:“彻地神渊那边,老夫早就命人时刻关注,一旦有变,必会第一时间传来消息。至于那什么内患未除之言,很可能是为混淆视听,乱我等方寸,所以无需太在意此事。只需令我宗内外情司与暗堂,加强防范便可。倒是元神机本人,有些棘手”

    元神机毕竟是久居高位的神血峰主,执掌神血峰已经达五百年之久,在门中势力广大,根深蒂固。此人的叛门,对宗门内的影响巨大。

    而此事一旦处理不当,宗门之内,说不定就会掀起一场大乱。最糟糕的情况,甚至会导致日月玄宗的分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