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一六章 封魔神柱
    “说实话,我之前虽也猜测,这门中的内鬼,可能是元神机师兄。可今日亲见之后,却仍觉不可思议。”

    此时庄严与景天二人,也来到了山巅紫薇星位,后者面色沉冷道:“此事确实让人为难,如果深究元神机左右人等,详查此案,必定会使门内众弟子人心惶惶。可如就此放任,轻轻放过,却难免会有许多污垢隐患,在门中留存。”

    “我这边倒是已经有了处置之法。”

    张信淡淡的说着:“谁说元师叔是叛逆?据我所知,元师叔早在一百年前就已经被人暗算而死。如今这位,只是神教妖魔,依恃神通仿冒而已。”

    庄严等人闻言,不由一阵面面相觑。而归真子略一思忖,就微微颔首道:“这倒也是一个办法,你如今是十天柱之首,此事就按你的方法办就是。”

    “一百年前就已经被人暗算而死?这确是个上上之策。”

    庄严同样一声轻赞,心想如此一来。这次因元神机叛门而掀起的这场风波,就可以控制在一定程度内。

    接下来的清肃,也可以用清查神教邪魔的名义进行,清肃的目标,只需集中在元神机死去之后的这一百年间,打击面就不会太广。

    而元神机被人暗算而死这一点,也可安神照峰一系十余万弟子之心,也更易让门人接受。

    也在这刻,虚空中忽然有一道血剑化虹而至,归真子不禁神色微动,随即探手一招,就将那血剑摄在了手中。里面赫然包裹着一枚,只有手指头大小的玉符。

    之后这归真子,就面色青冷道:“彻地神渊,确已生变!”

    景天见状,不禁微一愣神,他是暗堂之主,可至今都没有接收到关于彻地神渊的任何信息。而随即他就意识到,他们暗堂布置在彻地神渊的人手,多半已出了问题。甚至那内外情司,只怕也是一样的情况。

    否则他这边,也早该知道消息了。

    此外这玉符的主人,是用化血传符的手段,而非是直接联系归真子的掌教玉符,说明那彻地神渊附近的形势,已经到了极其危险的程度。

    且周围一定是有大量的人手在封锁消息,使得普通的传信之法,无法联系外界,

    也就是说,彻地神渊内发生的变故,多半是在神尊现身,对张信发难之前。

    “神威神君之前曾命归源与李思海师弟,前往彻地神渊坐镇,又抽调斗部八殿精锐,进驻附近的小渊山。想必那边即便生变,形势也不会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庄严上师说到这里,又眯起了眼:“果然是这里,数年前宗法相拼死换来的机会,师兄你却未趁势清扫宗门,那时我就猜疑这位,多半还掌握着我日月玄宗的一处要害,使师兄你不得不隐忍。我想知道彻地神渊那边,可是幽都军军主凌铁军出了变故?”

    归真子却未立时答言,他转而将目光,转向了雪龙渊的方向,面上满含忧容。

    张信亦是神情冷凝,如今的日月玄宗,又出现了首尾难顾的情况。彻地神渊那边,固然是事态紧急。可雪崖上师这边,也不能不顾。这位刚才虽借助太玄静旗,一次冰封至少七位法域,二十四位顶级神师,可其实并未完劫,接下来仍有危险。

    而神尊那些人虽已退去,可难说他们会否杀个回马枪。

    如果彻地神渊的封印,真的被打破,而日月玄宗内,又没有一位真正的神域坐镇。那么接下来的事态,必将恶化到最糟糕的地步。

    不过就在这刻,那静坐于灵渊之内的雪崖,又再次抬目上望:“如是彻地神渊生变,汝等可以自去,只让神威真君留下助我就可。”

    只需有张信,时时能以‘生命神光’照射。那么即便是那神尊去而复返,他这边也有一战之力。

    ※※※※

    同一时间,在彻地神渊的内部,归源真人的脸上是一片青紫之色。

    “已经有七位伪神了”

    此时在他的下方二千丈处,正是黑云漫卷,一股股的黑烟,从地底深处冲涌而出。再透过这些黑云下望,可见成千上万顶盔掼甲的魔灵,从各处裂开的缝隙中走出。

    而其中就有七位异常强大的存在,那血气充盈入柱,让归源胆战心惊。

    在归源与李思海的身侧,幽都军军主凌铁军的面色苍白如纸,七窍则尤有血痕残留。这位却顾不得自己的伤势,正以饱含怒焰与懊悔的目光,望着下方:“神渊封印失守,一万幽都军丧命,都是我凌铁军之过。二位无需再劝了,凌某已为日月玄宗的千古罪人,这时候若还吝惜这条性命,就更无面目去见我玄宗列代祖师之灵。”

    “凌师弟你何需如此自责?”

    李思海眉头微皱,他知凌铁军此时,已有了舍身成仁之心。可这位幽都军主,却是宗门这五百年来最出色的人物之一。

    他实不愿这个后辈,今日就这么折在此间。

    “今次之事,师弟你虽有失察之过。可要说责任,还是暗堂与内外情司更大些。何况遇上了那样的人物,也是没办法。”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思海的眼里,不禁又透出强烈的忌惮之意。

    旁边的归源,亦是隐含余悸。此时很难用言辞,来形容方才事发之时的恐怖与惊悚。

    镇守这渡灵之渊的一万五千幽都军,表面看似一切如常。可其中的绝大多数,却都已在幻梦之中。有些人已在他人制造的梦里,沉浸了数十年都不能自知。

    便是强如幽都军主凌铁军这样的人物,亦不例外。而他们两人,也直到这彻地魔渊内生变,都未曾察觉周围之人有异。

    直到事发之可,整整一万一千位战力强悍的灵师,都在瞬间异变,异化成了魔灵中的‘魔魇’一族。

    而他们两人,若非是凌铁军在关键的时候,从梦境中挣扎苏醒过来,此时早已陨落。

    可凌铁军的苏醒,也只是令他们两人转危为安而已。他们救不了那些已经转化成‘魔魇’的幽都军,更无法阻止魔渊封印的破烈。

    可李思海对凌铁军,却并无多少怪罪之意。这件事的源头,还是在神照峰主元神机的身上。

    几十年前,谁能想到这位在宗门内地位崇高的天域,会有叛门之意。凌铁军对于同门之人缺乏防备,自是理所当然。

    何况对手还是那一位李思海还没有见过如此厉害的幻术,那人在这门灵术的造诣,堪称是登峰造极,且筹备谋划已久。

    李思海甚至认为,如非他们二人赶来彻地神渊的时间不久,此时只怕也要陷入到那人编织出的梦境当中,不能挣扎。

    “还不到最恶劣的地步,神威真君早有准备。斗部八殿的四万精锐,在一刻时间之内就可赶至。”

    归源的神色故作轻松:“我们只要守住这七大神柱不失,他们的大部之军,就没法上来。再只需帝流浆结束,宗门一日之内,就可以再次云集四十万大军”

    他之前其实是反对这么早,就让张信登顶第一天柱的。在他看来,这位神威真君虽是功勋卓著,能力杰出,可年纪方面却是硬伤。而第一天柱,作为掌管日月玄宗一切庶务之人,在沉稳方面,还是有一定要求的。这方面,张信无疑不能达标。这位曾在短短一年内平定天东巨蒙的广大地域,可见其行事风格是何等的激进。

    不过此刻,归源却是庆幸万分。正因为天东平定,日月玄宗如今外患大减,兵力充足。有着足够的力量,应对这场魔灾。

    而在雪崖渡劫的关键时刻,他们两人之所以会被遣来彻地神渊,也是张信的独断专行。强行在天柱会议中通过议案,将他们这两大天域遣来此间。终没有让这神渊的封印,彻底的破碎。

    不过就在他话落之时,下方处忽然轰的一声巨震。二人注目往前,只见他们右边石壁上的一条石柱,正在倾塌碎裂。

    而在这塌陷的石柱下方,正有一位身高三丈,浑身满布龙鳞的男子,正以兴奋与挑衅的眼神,向他们注目望来。

    李思海恼怒的一声闷哼,却避开了与这人的对视。他的脸上,也多出了几分焦灼之意,期冀着斗部八殿之军,尽早到来。

    他与归源,之所以认为这里,还有这守住的希望,是建立在七大神柱不曾倾塌的情况下。

    这处彻地魔渊,之所以现在也被称呼为彻地神渊,正是因此处排列于四方石壁上的七根‘封魔神柱’。

    那是数万年前,北地诸宗封印魔渊之时,收集的神域之尸化成。其中三具是十七级神魔的尸体,另外四具则是人类灵修的神域遗蜕。而其中有两具,是出自日月玄宗。

    所以日月玄宗历代以来的神域强者,不是十九人,而是二十一位。

    数万年来,正因这七根‘封魔神柱’的存在,才使魔灵大军,无法自此处上攻地面。也阻止了地渊魔国的神域,打破此处封印石层的企图。

    不过刚才被那些魔灵粉碎的,只是二十八根‘封魔天柱’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