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三十四章 杀王(二十三)
    吞龙疾驰,在一瞬间就已经加速到了极点,徐乐耳边,朔风呼啸之声,尖利刺耳!

    眼前涌出地字六寨的披甲步战之士,正在展开队列。还不是坚实而无缝隙的铁甲大阵,而徐乐要抓住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以骑撞阵,从来都是险恶万分。

    但是还能有什么选择?这一路走来,什么时候不是步步是血?

    别人都看到自己阵前无敌的风光,所谓一骑当千之名,震动整个恒安鹰扬府。但是哪次撞阵厮杀下来,卸甲之余,自己身上不是伤痕累累?

    可自己没有退步的余地,一旦退下,爷爷的血仇怎么办?自己父亲当年死去的谜团怎么办?徐家闾这些带出来的人怎么办?罗敦阿爷交托到自己手上的梁亥特族人怎么办?

    今日自己要是不拼死冲撞向前,以最快速度击破这出寨的马邑鹰扬兵。震慑其他各寨随时准备冲杀出来的马邑鹰扬兵。这几万云中军民又怎么办?

    徐乐面容,冷峻而平静,都近于冷酷。吞龙速度已经提高到了极限,就如一道黑色的闪电,终于撞入了披甲布阵之中!

    第一排甲士的面孔在自己眼中放大扭曲,每个人似乎都在张开嘴巴竭力呐喊,一支支兵刃伸出来,想将自己拒于阵外,想将自己刺落马下。

    而原来有些散乱的阵列,也在拼命聚拢。哪怕来不及完全在寨外展开,也要第一时间集成紧密阵列,阻挡自己和身后玄甲骑的冲击!

    徐乐短促的吸了一口气,全身气力贯注,以腰带动手臂,用力播动手中马槊!

    马槊剧烈抖动,从左掠而向右,带出劲厉风声。全身气劲贯注其中,马槊弯曲到了极限。在某一刻,就连徐乐都觉得,这杆陪着自己厮杀了那么多场的上好马槊,似乎就要折断!

    啪啪啪啪的一阵暴响,向着徐乐伸出来的长枪大戟,全都被掀了开去。有的兵刃干脆就脱手飞出,只留下甲士空着双手,虎口血流不止!

    骑将借着马力,用上腰力,挥舞长槊之威,一至于此!

    面前兵刃才被掀开,吞龙就已经硬生生的直撞了进去!

    沉闷的撞击声轰然响动,甲士向后飞跌而出,更有甲士被吞龙践踏在脚下,惨叫半声就没了动静。而徐乐马槊也就势从右向左再回掠过来,第二排甲士的兵刃,又被荡开!

    整个甲士大阵,由被徐乐冲击而入的那一点开始震荡,一直波及全部阵列!

    然后就是韩约,在徐乐之侧,默不作声的也就撞了上来。丈二旗枪,左右飞舞卷动,掀开了更多伸出来的兵刃。而韩约连人带马直入,撞飞了不知道多少甲士,将这阵列震荡,变得更加剧烈起来!

    韩约之后,玄甲骑战士源源不断而进,没有丝毫犹豫,义无反顾的扑入了已经混乱起来的阵列当中,更大的声响不断爆发出来。战马长嘶之声,骨骼断裂之声,,兵刃碰撞之声,甲士惨叫之声,混杂成一团,响彻整个地字六寨!

    第一排甲士被践踏而过,第二排甲士又被撞开,第三第四排也混乱了起来。直面这些骑士冲击的甲士,再难有足够强健的神经以面对,在队伍当中推推搡搡转身便走,而后面的甲士也拼命将兵刃朝前递出,整个阵列已经混乱到了随时都会崩溃的地步!

    只是一次冲击,就打得三百本来准备出而冲撞的马邑鹰扬兵披甲步战之士惊惶混乱,哪里还有开出来之际的那种气势?

    而冲进来的玄甲骑战士,也是人仰马翻。迎着如丛一般伸出的长枪大戟,玄甲骑也未能完全荡开,不少人马顿时负创。战马负创就长嘶着人立而起,接着轰然倒下。人若被刺中戳中,哼也不哼一声的就滚落下马。但数名落地甲士,只要摘镫站稳,就弃了手中长兵刃,拔出直刀,仍然步战而进!

    而徐乐仍然顶在最前面,马槊从左右急掠已经变成盘旋抖动,槊锋乱颤,或者直捣面前甲士的面门,或者就是左右乱砸。槊锋中脸,顿时脸上就是一个巨大的创口,鲜血脑浆喷涌而出。就是被这槊杆槊锋砸中,就见兜鍪之下,甲士血流满脸,就算不死也再无激战之力。

    马槊如龙翻飞开路,徐乐又硬生生的闯过了第三排第四排甲士阵列,一次冲击,就深入这三百甲士步阵近半!

    猛然间徐乐马槊一滞,槊锋正切开了一名甲士面孔,数名甲士弃了兵刃,舍死忘生,抓住槊杆。徐乐顿时就松开右手,腰间一抹,流光闪烁之间,镔铁直刀已然出鞘!刀光斜掠,从侧面抢上来的几名甲士双手重剑被荡开,再回转过来,两名甲士咽喉顿时就开了巨大的口子,鲜血狂喷而出。最后就是顺着槊杆直削而下,几名发力争夺槊杆的甲士,还没反应过来,手指头就已经被削掉,漫天飞舞而起!

    惨叫声中,徐乐已经夺回马槊,左槊右刀,盘旋飞舞,硬生生又杀过了第五排的甲士!

    徐乐身边,传来战马惨声嘶鸣之声。却是韩约坐骑中矛,韩约已经滚鞍下马,如一尊移动的铁塔一般,挥舞旗枪,步战而进。

    一旦到了步下,周遭就全是甲士,而韩约丝毫不以为意,旗枪乱砸,死死跟定徐乐,一步步的杀向这满是甲士的阵列深处!

    徐乐马上之威实在太过惊人,这些甲士被杀得有点不敢迎上,但却敢于从两面合拢而上,一定要将韩约等跟随之士截断在外,让徐乐孤身一人,身陷在这数百甲士之间,就算徐乐再是厉害,也能让他折戟沉沙在这里!

    铁甲之士呼啸而上,韩约根本不顾自己身侧,只是挥舞旗枪,拼命向前!

    一道小小的身影突然从旁边窜出,正是一直策马跟在徐乐身后的步离。她没有马上冲阵的本事,这个时候果断下马步战。就见步离身影遮护在韩约之侧,只是矮着身子在人丛之中辗转。

    这些步战甲士披着的都是大隋军中制式步战铁甲,前后两幅,侧面用皮索系上,步离匕首,只是朝着这个薄弱处猛刺,转眼之间,就是几名甲士惨叫倒地!

    涌上来的甲士太多,就有人挥舞着长枪大戟直扑步离。但这个时候,又有浑身浴血的玄甲骑战士涌上,用兵刃,用身躯,用血肉帮助步离遮挡!

    徐乐身后,双方死战。而徐乐根本不回首一顾,只是继续向前,指向站在阵后的那马邑将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