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一三章 得意太早
    “师兄你可真是果决!”

    那神尊眯起了眼,转目看向了归真子。随后他也不再掩饰自己的身份,一个挥袖,就使他脸上的气雾散去。赫然正是神照峰元神机

    不过这位的语声,却是更显冷酷:“只是师兄你,可又准备好了付出代价?”

    “师弟这个时候,还想要糊弄我等?”

    归真子微微摇头,神色清冷:“自从神石要塞之后,你我两方,都已别无选择。即便没有雪崖师兄渡劫一事,想必师弟近期,也会发难。师弟既已做好了放弃我日月玄宗内所有一切的准备,那么我归真子再怎么隐忍,都无济于事。”

    “哈!”

    那元神机的闻言,却是一阵大笑:“果然不愧是归真子师兄,见事明白。今日本座如能诛灭此子,想必还能令师兄你忍气吞声一阵,可如今,却是不得不图穷匕见。不得不说,我们日月玄宗确实气运未绝。前有师兄这样的人物始终坐镇本山,岿然不动,后又有这位神威真君横空出世,冲锋陷阵,镇压四方。早知如此,当初本尊就不该贪图便利,将目标放在本宗。可其实换我是师兄,还是会隐忍一二的,雪崖他渡劫的时间,实在太早,我想师兄他现在,一定是后悔了!”

    当他这句道出,在场所有人才惊觉有异,都纷纷注目,往那雪龙渊的方向望去。只见那灵源下方,雪崖依旧把自己,冰封在厚达数十丈冰层之内。

    可问题是这块本是晶莹剔透的玄冰,此时却蒙上了一层绿色荧光。便是雪崖本身,周身上下,似也显出了一层灰黑之色。

    而已经回归山巅的庄严上师,顿时面色大变:“是蛊毒!”

    他不知这渗入冰层的绿色荧光,那到底是何事物,又是什么样的来历。可却知这东西,必定是能导致雪崖功败垂成的致命蛊毒无疑。

    而庄严随后,亦是满含怨毒的,看向那‘鬼语’莫罗,一口银牙几乎被他全数咬碎。

    他之前与这位伪神境,战了一个旗鼓相当。原以为此人,是有所保留,不打算为神教拼命。可结果这位,其实是将一部分心力,用在雪崖身上么?

    面对庄严那择人而噬的视线,鬼语莫罗则是洒脱的一笑:“此为‘水月蛊’,只需水月当空,此蛊不死不灭。这次能得手,实是侥幸,神威真君防范甚严,如非是神尊大人到来,我莫罗没有得手的可能。”

    庄严的唇角旁,已经溢出了血沫。而归真子等人的脸色,则是难看无比,

    ‘水月蛊’之名,他们此前从未听过,想必是由这‘鬼语’莫罗,亲手培育而成。

    可想而知,他们是绝没可能在短时间内,寻到破解此这‘水月蛊’之策。

    而此时雪龙渊内,那雪崖的气机,也正似断崖般的低落。可周围萦绕的诸般劫力,却半点未减。

    只有张信,依旧是神色如常。他非但不恼火,反而发出了一声轻笑:“一群白痴!可不要得意的太早。”

    这一句,又使在场众人一阵愕然,移目望去。

    “本座智慧如海,深不可测,岂是你等能够度料?”

    在众人视线中,张信大袖一拂,将手负于身后:“汝等就真以为本座,没有准备其他的后手么?”

    就在这刻,那雪龙渊上忽然现出了一个身影。此人三旬年纪,一袭青色衣袍,面如冠玉,眉清目朗。

    而在见到这位之后,无论是神尊,还是那鬼语莫罗,都是瞳孔微凝。而在大御山巅,那景天上师与庄严等人,则是纷纷面显错愕之意。

    “若剑阁主张清源?”

    此人在北地亦是鼎鼎大名,是实力毫不逊色于月平潮的存在。张信竟将这位也请到了此间?这位置身于雪龙渊内,是为护卫雪崖上师渡劫?

    可张信能请到这张清源,并不令他们惊奇。这若剑阁,本就是有奶便是娘的宗派,只需能付出代价,这家无论什么样的活计都敢接手,信誉还算过得去。

    之前此人被神教请托,拦截封堵雪崖上师与皇极。可之后又领了张信的重金,帮助截杀陆九机。

    此时这位出现在雪龙渊,也没什么好奇怪的,无非是张信财大气粗,又在此人身上下了不少本钱而已。

    可这位既然是置身在雪龙渊之内,又为何会对鬼语莫罗的‘水月蛊’,置之不理。以此人之能,应该不难拦截才是。

    “你们一定是在好奇,这位为何会对这所谓的‘水月蛊’置之不理?”

    张信的唇角微挑,得意洋洋:“这可非是若剑阁主失职,而是本座临时决定,故意放任此蛊。至于这放任的理由,自然是因有着好处。”

    “好处?”

    庄严上师依然不解,可他见张信这副志得意满的模样,就知这位,或者真有法门逆转乾坤,翻手为云。

    他却很是不耐的一声喝问:“真君你有什么手段,就快点用出来。这人都快没了”

    “稍安勿燥!这所谓的‘水月蛊’,在雪崖师伯体内增殖的越多,对他越有好处。”

    张信对庄严的催逼毫不以为意,他依然是一副慢条斯理姿态:“众所周知,这天地间的劫力,最善诛连。在正常情况下,无论任何人,只要做出一丝半点帮助渡劫之人的举动,都会遭遇劫力锁定,遭遇灭顶之灾。不过这世间,还有一种情况,可以助人渡劫,而不受劫力牵连。不知你等,可知详情?”

    此时那大御山外的神教等人,都是一阵沉默,他们仍不知这张信,究竟是嘴硬虚张声势,还是真有信心挽回危局。

    暗鬼语莫罗则神色微动,眼神凝然。据他所知,确有一种办法,可以不受天劫前连,那就是一种合适的媒介,让人代受己过

    可他仍想不到张信,准备用何种方法,去挽回雪崖那不断消逝的生机,

    “这里得感谢莫老魔的‘水月蛊’,此蛊不凡,侵噬生机之能亦堪称绝顶。可不瞒诸位,当本座得若剑阁主警告,发现这些蛊虫的时候,却是差点要欢喜的跳起来。”

    张信说到这里时,不禁唇角挑起,笑容更盛,眼神睥睨的注目着下方诸人:“我想这必定是群山之灵庇护,天也愿我日月玄宗大兴于世。有请月上师移位武曲,与本座的太上神卫交换星位!”

    那月平潮闻言微怔,可他的动作,却丝毫不慢。一个瞬闪之后,就来到了武曲之位,将南极星位让给了太上神卫。

    就在下一瞬,这尊二丈高的固化金神,就打出了三道白光,照射在那雪崖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