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一四章 生命神光
    “这是,生命神光?”

    之前的玄星神使,曾亲眼目睹过神石要塞之战,所以第一时间,就将这三道光束认了出来。

    与那生命天使拉斐尔稍有不同的是,这太上神卫打出的生命神光,并未有神力萦绕,也没有那种神圣圣洁之感,更为‘简洁’,光泽清冷。

    可其本质,却是相同。

    白帝子也认了出来,他却皱起了眉头。

    这生命神光,尽管杀伤力惊人,当日连那三位伪神境,都是避之唯恐不及,可如将那生命神光灌注的生命元气稍稍减量,却有着生死人肉白骨之效。

    可张信这是何打算?是要以这生命神光,助雪崖恢复?这确能办到,可这太上神卫也必将被诛连。

    不过张信也说过,有一种情况,可以助人渡劫,而不受劫力牵连

    莫非?

    他蓦然想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可能,顿时脸色的苍白如纸。

    “是那些水月蛊。”高元德淡淡的说着:“这些水月蛊的躯体,是由灵能与血肉编织而成,他们能够吸食雪崖体内的生命元力,自然也能够反哺。可这些小东西的灵能,却是源自于莫罗。”

    所以张信打出的这三道生命神光,目标应是雪崖体内的那些虫蛊,而非雪崖本身。

    当他话落之时,那雪崖的一身气机,就也开始疯狂的攀升。

    而尽管白帝子,并无法洞见雪崖体内的详情景,却能够想象得到那情景。

    这些‘水月蛊’的躯体,会在生命神光的照射下,迅速的膨胀直至爆裂。而在彻底爆裂之前,它们体内的海量生命元力,必将有一部分反馈到雪崖的躯体内。

    它们之前怎么吸噬雪崖的生命元力,此刻就该怎样退回去,且将回馈更多。从而缓解躯体内,生元膨胀的压力。

    想必那雪崖上师,也绝不会放过这机会,‘水月蛊’是半灵能半血肉的结构,也正因这种特殊的生命形态,才有着让人骇然变色的渗透能力。可这也同样意味着,邪语莫罗的这些蛊虫,有被强行炼化的可能。

    而仅仅须臾之后,白帝子等人,就望见那雪崖的体表之外,不断的出现凸起,仿佛充起的气球。而这些球状凸起,往往维持不了哪怕十分之一个呼吸。而每一个球状凸起的恢复,雪崖的气血元力,就会更强盛一分。

    而此时这位的一身状态,已隐然超过了一日前,他还未开始渡劫时的全盛状态。

    这使白帝子的面色发紫,眼神则阴沉晦涩。

    他这一番布局筹码,结果却反而是做人嫁衣,助了这雪崖一臂之力么?

    白帝子又满含不甘的,看向那尊‘太上神卫’。他想张信,一定支撑不了多久。

    这尊固化金神,虽能独立行动。可其灵能来源,还是张信本人。而这位神威真君,终究还是一位二阶灵师。哪怕是被其打通了两条完美轮脉,这位的灵能量,也不会超过三十万。

    此外南斗主生,紫薇则为中天之主,‘紫薇神宿伏魔大阵’对张信与太上神卫,也有强大的加持之效。可这座十五级的大阵,顶多只能为张信,提供百万点的灵能量。

    而要想将一个人的灵能,转换为生命本元,其损耗必定惊人。

    只是让白帝子失望的是,整整十个呼吸之后,那‘太上神卫’依旧持续不断的以生命神光,向雪崖的方向照射。

    这固化金神的灵能,似乎可以无穷无尽一般,也使白帝子的心绪,一点点的跌落谷底,寒冷绝寂。

    这时他又感觉自己的天真,张信可能确有灵能耗尽之刻,可在场的归真子与庄严上师等人,又怎会允许?

    这世间多的是办法,为张信补充灵能。有着邪语莫罗做替死鬼,日月玄宗只会肆无忌惮,为庄严上师提供助力。

    而此刻神色比之白帝子更难看的,还有远处的神尊与邪语莫罗两人。

    前者面布乌云,眼含阴霾,看想张信的目光里,饱含杀机。那邪语莫罗,亦是面色阴沉不定,忽而青紫,忽而苍白,而最后这位,更是口溢血丝,最后直接飞身而起,化为一道乌黑遁光,向东面的方向疯狂逃窜。

    而此人才刚飞出了千丈之遥,虚空中就有一道刺目的血色电光,朝着他的方向,无情的轰落过去。并在半空中,留下了一道蜿蜒曲折的轨迹。

    眼见此景,众人都毫不觉意外。

    邪语莫罗的‘水月蛊’,此时已沦为张信,援手雪崖的媒介。而天劫虽是擅于诛连,却并不能仔细的分辨。那冥冥中的所谓‘天意’,只会认为邪语莫罗,是助雪崖渡劫的元凶祸首。

    后者代人受过,必将遭遇劫力重击。通常而言,凡助人渡劫者,往往需承担渡劫之人的两倍,甚至四倍的劫力。而如今这位唯一的生机,就是远离雪崖,离得越远越好。

    只有离开雪崖上师三千里以上,才有混淆天意,躲避劫锁连环的可能。否则这位,很可能陨灭。

    而此时在场所有人,都已意识到,今次这位雪崖上师十有**,能够完劫,且必定能够成就无损根基的上位神域。

    有了‘水月蛊’这一媒介,张信的生命神光可以肆意施展。日月玄宗也必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不使后者有灵能枯竭之忧,

    “如此看来,今日本尊是又输了一局。”

    此时那神尊的面色,已恢复如常,眼神玩味的继续看着张信:“当年本尊就知,这日月玄宗内,如果还有什么人,可能坏了本尊大计,那必是你这家伙无疑。其余无论是宗法相,还是万俟天藏,能力都远不如你,所以不惜代价,也要让你消失于这片天地间。只可惜”

    可惜功败垂成,这上官玄昊生机不绝。不但以他完全臆想不到的方式转生于世。更羽翼丰满,以比前生十数倍的姿态,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张信闻言,则是冷讽一哂:“我是不懂你这杂碎,到底在说什么。不过本座倒是很期待,你们能在这大御山下,继续多待一阵。”

    此时的帝流浆,已开始从高峰跌落。而日月玄宗的许多接近瓶颈的灵师,也都将结束修行。这意味着日月玄宗的道军,集结在即。

    而那神尊闻言,亦不禁失笑:“事至如此,神威真君居然还如此小心?果然是你的性情,哪怕胜局已定,也很少会志得意满,得意忘形。不过,你小心一点也是对的。今次汝等坏了本尊大计,我自该还以颜色?想必此时,彻地神渊的封印,已经洞开。希望我日月玄宗,是真的气运不绝,依然能转危为安。”

    他说完这句让所有大御山之人都惊慌不安的话后,就又神色平静的蓦一拂袖:“正如这位真君之言,此间多留无益。汝等可以撤离了”

    那玄星神使与御天枢二人面面相觑了一眼,随后就毫不犹豫的飞空而起;而那更远处白帝子与高元德,则早已驾起了遁光,飞离到了数百里之外。

    只有‘太一剑圣’古千岁停留了片刻,他眼神不甘,狠狠的瞪了一眼被他认定为罪魁祸首的张信,这才化虹而去。

    可在这时,雪龙渊内的雪崖上师,突然出言:“神威真君,不知可否将‘太玄静旗’,赠予我雪崖?”

    这一句,使得山外所有的神师法域,都变了颜色,纷纷加快了遁速。而即便神尊,此时的眼神,也是凝重冷冽异常。

    他似乎低估了这位,此时距离帝流浆的衰落期,分明还有半个多时辰

    可那雪龙渊内的劫力,却在此刻忽然掉落了一个级数。而这只有一种可能雪龙渊内的那位,已经将关内,最重要的几个窍穴打通。

    张信则欣慰的一笑,随后毫不犹豫的,就将一面赤红色的旗幡,从袖中甩出。后者则化为红光,直往雪崖上师的方向飞凌而去。

    而此时那雪龙渊内的冰层,则是寸寸开裂,崩塌了开来。那雪崖探出一只晶莹如玉的手,将那‘太玄静旗’抓摄在了手中。

    这件十七级的神宝,对雪崖上师竟没有半点抗拒。一人一物之间,只是灵光荡漾了一阵,就已彼此调和。

    而随着雪崖,将那赤红旗帜随意的一挥,大御山周围百里之地,顿时都化为冰国,寒气充斥。那些仍未逃出这个范围的神师法域,这刻竟都化为了冰雕,纷纷从高空跌落,

    之后雪崖仍未罢休,随后又是连续十数道白光,往那太一剑圣古千岁的方向轰击而去。后者则连续身形闪逝,险而又险的遁逃出了三百里外。不过张信却发现,这位的一只右臂,赫然已被一层玄冰冻结。

    此时那神尊,也终于有了退离之意,他的周身上下,已是神光变换,由实化虚。

    “雪崖师兄好手段,这一式冰封千里,本尊亦自愧不如。也得恭喜师兄,今日能够证道神域。”

    他说到这里,忽然又似想起了什么,语中含笑道:“对了,诸位可别以为让元某现了原形,就能高枕无忧。我们日月玄宗的内患,可不止元某一人。这位可比元某奸恶十倍,异日日月神山崩塌之时,可别怪本尊没有提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