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三十三章 杀王(二十二)
    箭雨呼啸,横扫阵前。

    几十步距离,这阵箭雨真的是有摧破一切之势!

    但徐乐的呼喊声却在箭雨袭来前一刻响起,而玄甲骑战士下意识的反应,就是摘下马鞍侧悬着的骑盾,遮护一侧,将自己身形尽量缩成一团,躲在骑盾之后!

    箭雨射入木盾的朵朵声骤然响动,如此近的距离,哪怕羽箭被木盾挡下,也溅起一片木屑横飞!

    有的战马中间,长声嘶鸣倒下。有的玄甲骑遮护不及中箭,从马上滚落而下。但是玄甲骑真的是磨炼出来了,这般突然袭击之势,队伍当中竟然连一声惊呼惨叫都无!

    外侧玄甲骑战士摘盾遮护,内侧的玄甲骑战士就纷纷取出骑弓,马上弯弓搭箭,也是一阵箭雨向着寨墙上泼洒而去!

    后续跟上来的射士,才站定在寨墙之上,迎面就是一阵箭雨扑来。他们再没想到玄甲骑骤然遇袭之下,反应竟然如此之快。虽然骑弓力弱,但就二三十步的距离,射来箭矢,也足以破甲入肉,要是射着面门,当即就丢了性命!

    惨叫声在寨墙上骤然响起,射士当中顿时倒下了一片。玄甲骑战士当中,还响起了韩小六尖利的声音:“着!”

    一名射士的队正,面门中箭,哼也不哼一声就从寨墙上跌落下来。另一名队正想顶上他的位置,又是一箭呼啸而至,那队正猛的蹲下,羽箭就擦着他的兜鍪而过,将盔缨带走。

    而在队伍当中,韩小六左手指缝间本来夹着三支箭矢,电闪一般已经连发两箭而出。见那队正躲过一箭,左手一翻,最后一支羽箭已经搭上弓弦,骤然拉弓便射。尖利呼啸声中,羽箭经天而过,又是一名火长颈项中箭,手中步弓抛起半天高,仰天便倒。

    这火长胳膊甚长,兼还粗壮。刚才一箭就射倒了一名玄甲骑,正大声招呼着麾下继续发箭,现下被一箭就射倒。身边那些射士,吓得纷纷弯腰下去。

    本来以为上百射士骤然而袭,可以打玄甲骑一个措手不及,却没想到玄甲骑反应如此之快,竟然就变成了大家互换性命!

    箭雨呼啸对射之状,附近山头上的军寨,看得清清楚楚。

    从玄甲骑迫近地字六寨开始,何欢的目光就一直死死的落在地字六寨这里。

    身为如此地位的军将,何欢如何能不知道地字六寨是王仁恭心腹所统帅,王仁恭必然有所举动,这举动一定会发生在地字六寨之前?

    要是地字六寨真能惊乱刘武周麾下数万军民,何欢也不在意号令全军,彻底截杀恒安鹰扬府大队,直到最后将刘武周斩落马下。到时候说不定还比王仁恭先上一步,多吞一点恒安鹰扬府精锐到自家麾下。

    在何欢想来,地字六寨一旦发作,不管恒安鹰扬府精锐如何能战,一开始总要损折甚重。

    但却没有想到,这些黑甲骑士反应如此之快,在一开始就和寨墙之上形成了对射。而且其余甲士立刻就调动起来,一副就要对地字六寨发起攻扑之势!

    他耳边苏平安的声音响起:“徐……徐字旗号!”

    何欢冷笑一声:“我当然知道是徐字旗号!不就是神武起兵的那小子么?怕什么?那次还不是我们让着他!今日倒要好好看看,他到底有多少斤两!”

    苏平安又指着地字六寨,结巴得更厉害:“孙……孙将开……开寨门了!”

    何欢冷笑之声更厉:“当得开寨门!射一轮就等死不成?这个时候就是要将恒安兵冲乱!惹得那几万百姓鼓噪慌乱起来,就能胜了!”

    何欢大声下令:“旗号准备!一旦有变,咱们各寨各营,也都准备出去走一遭!”

    早就待命的旗手号手,全都屏息待命,只等何欢一声令下,就对各处军寨传递军令。数千马邑鹰扬兵就从各处军寨涌出,参与对数万恒安军民的剿杀!

    何欢按着垛口,身子前倾,双目如鹰,死死盯着战场之上。

    一众军将也都涌了过来,反而将苏平安挤到了后面。一人就赞叹一声:“反射好快!”

    何欢眼睛也不眨,只哼了一声:“还是看两军相接!中垒第五营也是精锐!”

    而在山下地字六寨之前,箭雨在空中来回飞舞。寨门慢慢打开,三百甲士列阵而出,孙通与亲卫在后压阵。人人披挂完全,大步而出,每一步踏下,大地似乎都随之震动一下,雪尘飞扬。

    当先一排,俱都是持斩/马/刀,后面竖排,也都是长枪大戟,双手大剑。就是摆出一副冲击姿态,就是要撞入玄甲骑阵中,将他们扰乱,将后面的恒安兵和数万百姓带动!

    地字六寨这里骤然爆发出来的战事,卷动的雪尘,后面跟进的恒安兵和百姓都看见听见。数万人黑压压的队伍当中,也爆发出一阵惊呼呐喊之声!

    每个人的神经都绷得太紧,每个人的精力体力都消耗得太快,这个时候正在节点之上。要是让地字六寨的中垒第五营冲撞进来,开始混战厮杀,谁知道这几万军民,会不会一下就垮了下来,将这群山包夹的驰道,变成自相践踏的修罗场!

    而在山上马邑诸将的注视之下,就见玄甲骑在还射之中,还自行让开一条通路。数骑在先,十余骑在后,就是这么小一支队伍,迎着箭雨,迎着三百甲士,就这般如电而上!

    驰道毕竟宽度有限,数百玄甲骑列阵紧密,而头顶又是箭雨飞舞。大队调动迎上,这个时候怎么也来不及了,一时间能动弹的,就是这十余骑而已。

    骑兵对于披甲步兵,从来是阵列不战。但是现在,这十几骑的冲击,却是如此迅猛,如此义无反顾!

    当先一骑,黑甲黑马,长槊前探。正是徐乐。

    韩约在侧,左手仍擎着认旗,右手已然拔出长刀,只是默不作声的跟在后面。步离则一如既往连人带马藏在徐乐身后。

    三人在前,十余骑在后,只是向着才踏出营门,看似坚实无比的中垒第五营甲士阵列撞去!

    山上何欢只是低低哼了一声:“就是神武那个小子!数骑撞阵,真以为自己无敌不成?”

    苏平安这个时候终于挤到了前面,只是感叹了一句:“但他上去得太快!”

    何欢脸色顿时就难看了下来。

    徐乐的确上去得太快,三百甲士,从营门而出,还需要点时间展开阵列。

    孙通已经动作极快,但徐乐反应得更快,转瞬之间,就已经扑到还有些松散的数百甲士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