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三十二章 杀王(二十一)
    孙通紧张的站于寨墙之下,手里持着一个木梆子,满手都是汗水。但他却丝毫顾不得擦拭,只是抬头看着寨墙上。

    寨墙上一名队正,转头俯身向下,压低了声音:“那些黑甲骑士先锋,正在过寨前!”

    孙通沙哑着嗓子追问一句:“那徐字旗号呢?”

    队正声音里满满都是紧张:“最多半刻功夫,就过寨前!”

    兜鍪之下,孙通汗如雨下。

    他正是地字六寨的寨主,也是马邑鹰扬府中垒第五营的营将。还是王家出身之人,在马邑鹰扬府中垒诸营中硕果仅存之人。

    孙通长辈,并不是王家世代家奴出身。而是王家当年的僚属吏员。病故于任中之后,王家就将无依无靠的孙家眷属养于家中。这养育,也不是锦衣玉食,而是将孙家丢在了王家诸多田庄之一。正常而言,孙通也最多就成为王家诸多庄头之一,每年在完成了缴纳给王家的沉重赋税劳役之后,自己还能捞上一些,娶一个在乡间还算得上出色的女子,再养一两个好生养的小妾,子孙满堂,平平淡淡的过完这一生。

    但孙通却不甘于这样的命运。

    他的父亲拼命苦读习武,才从平民混成了世家僚属吏员,总算是升成了寒门。为什么到他这一代,就要又变成世家的家奴?

    那个田庄之中,还将养了不少王家伤残退下来的家将。孙通自小,就咬牙跟他们学艺。付出的辛苦,同龄人难以想象。总算打磨出些武艺胆色本事。先被王家挑中成为了锦衣家将,然后又是随王仁恭东征西战,几次拼了性命,才算是立下了功绩,入了王仁恭的眼。入马邑后,就将孙通放入军中为一队正。

    而孙通也没有其他王家人对马邑土著军将那种天然的傲气,颇会做人,上下关系弄得一团和气,马邑土著军将喝酒赌钱都能把他叫上。而又赶上运道好,他所在的中垒第五营,旅帅营将接连病故,孙通在王家支持下,稳稳的就坐上了营将的位置。

    而在善阳兵变之后,王家之人,全面退出了中垒诸营。但孙通却因为人缘甚好,居然留任。成为王家在中垒诸营中硕果仅存的人物。其实这也是王仁恭和马邑鹰扬府土著军将达成的默契——中垒、射声诸营,可以留给他们掌握,但是总要有我们王家一两个人,以为牵制,毕竟某王仁恭还是马邑郡太守!

    孙通是双方都可以接受的人选。

    侥幸保住了营将位置,而不是在回到家将队伍当中,听号令行事,镇日里站班警戒,卫护着王仁恭平安。孙通在中垒第五营中,越发的勤勤恳恳。在被派到北面之后,也任劳任怨的督帅麾下儿郎,重新修建加固自己驻扎的地字地字六寨。

    地字六寨是个老寨,还承担着驿站亭舍的功用,离道路太近,地势也颇开阔。一旦敌人扑到地字六寨前面,展开兵力方便,守御艰难。

    孙通这些时日真的是以身作则,亲自参与搬运土石,好生加固了地字六寨。并着力抚慰麾下儿郎,接好中垒诸营的马邑土著军将。

    他所求简单得很,稳住这个营将地位,然后再慢慢的升上去。无论如何,也要比父亲故去之际所达到的地位要高,交到子孙手里,一定要是一个更高的出身!

    对于打仗厮杀,轮到自己,自然就是默默接受。还尽力做到最好。但是孙通内心,对于打仗厮杀其实没有半点兴致。

    自己这一代,无论再如何拼命,也只是王家扶摇直上的垫脚石而已。自家子女还小,要是自己现在战死,子女们说不定还要回到继续为王家家奴的命运!

    对刘武周虽然摆出了开战的架势,孙通也知道恒安鹰扬兵的精锐。但是地字六寨前面,还有那么多军寨顶着,刘武周又缺粮食,孙通以为自家安全,总是有保障的。说不定就跟着混了一场功劳。

    谁知道刘武周却是举白虎旗而来,裹挟数万百姓,就这么硬生生的直闯过来。而顶在前面的那么多马邑鹰扬府军寨,居然就这样注视着刘武周直向南行!半日工夫,这恒安鹰扬府和数万百姓,就要撞到自家军寨之前。而走在最前面的,就是那支打着徐字旗号的甲骑军马。

    这支军马的恐怖之处,马邑鹰扬府上下都清楚得很。

    纵然善阳兵变是马邑鹰扬府土著军将存心闹出来的,但是这支军马,也是干脆利落的就吃掉了一营马邑越骑,再飞快的打垮了王仁恭精心打造出来的选锋营!

    若是依着孙通本心,也就学着那些马邑鹰扬府土著军将,硬着头皮放他们通过就是了。自己守在营中,只求一个平安就是。

    可是孙通毕竟是王家之人。

    王仁恭的亲信带着王仁恭手令而来,让孙通必须截击恒安鹰扬府大队!

    而且不仅仅是寨中放箭,死保军寨而已。而是必须要同时出击,争取打乱恒安鹰扬府大队,让他们混乱起来,自相践踏,引动其他马邑鹰扬府诸营,也跟着出击来拣便宜,到最后彻底将恒安鹰扬府数万军民,覆灭在这条有着千年历史的驰道之中!

    王仁恭有大隋名将之名,如此安排,自有其道理。

    只是用弓矢,是拦不住恒安鹰扬府这数万军民的。地字六寨地势并不利于死守。一旦恒安鹰扬府挥动军民齐上,踏也将这地字六寨踏平了。反而震慑着其他军寨更加不敢轻举妄动。

    只有果断出击,才有取胜机会。毕竟驰道之中,数万军民混杂,阵势不利。只要能冲进去,数万百姓乱起来,才有乘乱取胜的机会,才能引动在山道两侧虎视眈眈的马邑鹰扬府其他各营出击!

    孙通默然领命。

    地字六寨中守军立刻动作起来,寨墙之上,布置数十人只是迷惑恒安军。而寨墙之下,又站着一百余射士,几个呼吸之间,就能上了寨墙,向着恒安军抛洒出密集箭雨。

    而还有近三百儿郎,已经披甲列阵,几轮箭雨之后,就要打开寨门冲击而出!

    上面队正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徐字旗号,正过寨前!”

    孙通终于咬牙,敲响了手中木梆子。

    寨墙之上,顿时就响起了箭矢呼啸破空之声。而寨墙下的射士,也呐喊着冲上寨墙,加入了射击行列。

    而此刻寨门处,十余名甲士,正缓缓将寨门向外推开!

    孙通骤然放下面帘,翻身上马,大声呼喊:“出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