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三十章 杀王(十九)
    白虎旗引导之下,大队人潮,已经深入山道六七里之远。

    黑压压的人潮,已然塞满了山道。

    虽然在此间,秦时就已经扩建了驰道,后世当中,但凡是要对北面用兵或者要在北面顶住草原各族入侵,都会修整此间驰道,足堪让军队和辎重通过。

    但是几万人进入这山道之中,依然让此间显得狭窄不堪!

    走在前面的刘武周中军,在最前开路的徐乐玄甲骑还好。战士们还能坐于马上,保持阵型。

    后续大队,只能是百姓行于道中。而恒安鹰扬府的军将士卒,全都下马,将马匹置于百姓之中。自己徒步而行,行于两侧山地之间。负甲持戈,警戒两边军寨动静。

    行于山间,这些恒安鹰扬兵自然走得不快。而徐乐刘武周在前也压着速度,配合着这些步下行进山间的鹰扬兵速度。

    而云中百姓,也没有你推我搡,没有在军寨环伺之下显得慌乱不堪。就这样扶老携幼的静默前进。

    他们这些云中之民,打落生下来,就置于最为酷烈之境。在贫瘠的土地上耕作,周年难得一饱。起起落落的草原民族不断寇边,一旦有警,就要男子当战,女子当运,直到敌人退去,家园满目疮痍,他们再重新收拾破败的故乡。生于此间,少有活过三十的。但他们仍然在这般严酷的故乡中繁衍生息,坚持了下来。

    现下虽然因为王仁恭的心狠手辣,这些云中之民不得不跟着刘武周投降就食。但哪怕是这些百姓,也不想在王仁恭面前表现得怯懦卑微!

    恒安鹰扬兵行得快,他们也就行得快。恒安鹰扬兵行得慢,他们就默默等候,不急前行。哪怕孩子在家人的牵携之下,都没有什么哭闹之声。

    每名云中百姓,都有防身器械,每个人都紧紧的将其握持在手中。哪怕半大孩子也不例外。万一这些军寨之中的马邑鹰扬兵不顾一切的发起攻击,恒安鹰扬兵遮护不住,让他们了进来,那云中百姓,也不惜和他们拼命!

    这样沉默而坚韧的洪流,马邑鹰扬兵从军寨处居高临下观之,从军将到士卒,都微微有些胆寒!

    在苏平安所在的军寨之中,此刻军寨中心的烽燧顶部,已经聚拢了颇多军将。

    这些军将的,都是从各处军寨赶来的。苏平安这个营将身份,已经算不得高的了。居于核心之中的,是一名四十余岁的军将,甲胄陈旧,穿着也颇为简朴,脸上还有几道伤疤,带得五官都有些歪斜。

    这军将身上,自有一种久经战阵的肃杀气度。正是马邑鹰扬府诸军之中,中垒一军的鹰击郎将何欢。

    隋朝军制,各鹰扬府鹰扬郎将为正,鹰击郎将为副。而马邑郡中马邑鹰扬府和恒安鹰扬府都没有鹰扬郎将,刘武周也只是以鹰击郎将领恒安鹰扬府。

    而何欢资历还过于刘武周,而且曾经被征调入洛,编入大隋中央各军之中,参加过讨伐杨玄感叛乱之役,并转战河朔,打平了好些股趁乱起事的贼军。

    后来论功回转马邑为鹰击郎将,心心念念就等着执掌马邑鹰扬府。但是朝廷马上就派来了王仁恭。以王仁恭家世,不过历代边地军将出身的何欢自然不能争竞。给王仁恭打发去了领中垒各营。连马邑越骑都不能沾手。

    如此行事,让何欢心中怎生能没有怨气。在王仁恭将王家子弟都派入了中垒诸营后,这怨气到达了顶峰。最后善阳兵变,这何欢也是幕后主事之人之一。

    后来王仁恭退让,王家子弟全面退出中垒,射声等军,自己只是还牢牢掌握着马邑越骑。王家和马邑土著划分清楚势力范围,双方看似恢复了和睦。但这一派和气,同心协力的外表之下,暗流涌动却从来未曾停歇过。

    此次中垒诸营,就被拆得七零八落。四个营被顶在北面,三个营用去监视平阳河东军。射生军四个营也被如此安排。何欢虽然默默接受了,但并不代表,善阳兵变王仁恭退让之后,他们这些马邑土著,就真的无条件为王仁恭效力了!

    乱世已起,这是谁都看得明白的事情了。这马邑郡中,郡守和一府鹰击郎将都兵戎相见了。这个时候保存好自己的实力,才是乱世当中安身立命之本!

    在刘武周打出白虎旗,挥数万人而来请降的场面一摆出来。这些马邑军将都被惊动,立刻赶来了最方便观察的苏平安军寨之中。短短时间就诸将群集,等着商议对策。

    何欢在烽燧上观察良久,才狠狠一拍烽燧垛口:“入娘的,幸好刘武周没有驱云中百姓来攻寨,拼命关头,这些云中百姓也足以当几千上万的大军用,用命填,怎么也把咱们的这些军寨给填开了!”

    一名营将微微颤抖,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吓的:“这刘武周真这么好心,真的是来投降?”

    何欢点点头:“这不是打仗的阵势,几万人拥挤在山道之间。咱们攻过去,他也只能拼命,不能野战。恒安鹰扬府精锐的战力发挥不出,只能和咱们以命换命。逃都难逃掉。这刘武周,真的是来请降的…………”

    那营将摇摇头:“入娘的,这刘武周这般仁心,咱们以前都看错这家伙了?”

    这句话说出,周遭军将都纷纷摇头,心中都是颇为感慨。

    何欢冷笑一声:“他刘武周仁心不仁心,咱们不管。反正这个时候,不能去截杀。不然刘武周真的能拖着咱们一起死!”

    苏平安讷讷道:“要是郡公下令呢?”

    何欢瞪了苏平安一眼:“就你老实!这个时候什么由头不好找?而且郡公能坐实刘武周直抵他的面前么?要是如此,投降只怕也变成了袭营,王郡公自然会用他的马邑越骑动手。地字六寨也是王家子弟领的军马驻守,他们自然会有所举动,我们只是看着就好!刘武周声势大了,我们就为王郡公效力。王郡公占强了,咱们就按兵不动。总之这次,是要让王郡公和刘武周两人对耗,咱们才能拿到最大好处!”

    一众军将都垂首应诺。

    何欢冷笑一声:“看吧,马上王郡公就该有所举动了,我们看着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