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二十九章 杀王(十八)
    飞骑如电,溅起碎琼乱玉,直向南而来。

    这条云中之地向南而行的山径,算是出山最短之途,在山间穿行不过三十余里而已。其实就是一个加长了的山口形制。而这边的道路,也是从秦时就开始修建的驰道,虽然比不得内地道路宽平,在这云中周围群山之间,已经算是难得通途了。

    所以马邑鹰扬府才选择在这里设下最为坚固的防御体系,死死堵住刘武周南下之途。而在其他地方,想要出山,至少都要在山间穿行上百里,而且道路崎岖狭窄险峻。在那些山路,只要设上几个烽燧,就已经足够。

    三十余里道路,快马疾驰之下,不过一个多时辰,就已经临近王仁恭大营。这数名骑士远远就亮出了令牌,守营之士,一见令牌,就立刻开营让他们而入。

    这些骑士穿过外营,直入中营,王家锦衣家将又查验了一番,这才放他们入内。骑士们直入内营,被引到王仁恭中军大帐之外,又被下了兵刃,这才延入大帐。

    王仁恭正在帐中,穿着紧衣窄袖的袍服,正看着帐中木图。木图之上,标明了这条山道上设立的军寨,密密麻麻,宛若一道铁壁,死死锁住这条道路。

    王仁恭这身袍服,正是可以随时披甲而战的模样。今日看来王仁恭是下定了决心,要和刘武周拼死一战,说什么也要死死的将他挡在北面,让刘武周的恒安鹰扬府,彻底饿垮!

    王则恭谨侍立在王仁恭身后,他已经披上了甲胄,正显出年少英武之态。不愧王家子弟当中,最为出类拔萃的声名。

    这几名骑士入内,王仁恭抬起头来,目光如电。几名骑士顿时下拜:“参见郡公!”

    这些负责传信的骑士,都是特意从王仁恭最为信任的马邑越骑当中挑选而出。往来于前线和此前,随时传递最新军情。今日如此重要的关头,王仁恭都有些信不过各处军寨传信,而且军寨烽火旗号,能传递的军情也简单,无法传递复杂的情形。今日这般的传骑,王仁恭挑选出了接近百骑。而王仁恭也一直等着最新的军情传递回来!

    “前面如何了?”

    王仁恭没了半点世家主人,马邑郡守的矜持之态,又急又快的发问。

    一名传骑抬起头来,满脸惶惑之态:“郡公,刘武周他…………他…………”

    王仁恭怒道:“刘武周到底怎么了?”

    传骑摇头:“刘武周他打出白虎旗请降了!”

    王仁恭身形僵在当场,他身后的王则也张大了嘴巴。叔侄两人,围着木图已经推祥了半晌,一边等待着前面传来的消息,一边设想了每种情形。哪怕刘武周驱使百姓,在这短短时间内就打开了数个军寨,王仁恭都有了应对之策。还有数百马邑越骑还有王家家将,准备在最危险的时候掩护王仁恭撤退。

    每种情形王仁恭都盘算到了极处,但却没有想到,刘武周居然是来投降的!

    他真的将几万云中百姓,几千恒安精锐,看得比自家性命还要重么?他应该知道,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留他一条活命!

    传骑声音还在帐幕之内响动。

    “……天色方明,刘武周就亲为先导,出白虎旗,引恒安兵,引数万百姓而南。沿路向南,不曾向军寨发一矢,就以恒安鹰扬兵卫护云中百姓,一路南下!”

    王仁恭终于开口:“各处军寨呢?”

    传骑摇头:“各处军寨守军,只是观望。也未曾阻拦刘武周大队向南!”

    蓬的一声,却是王仁恭,重重一掌,击在木图之上!

    木图之上那些代表军马的棋子,全都在王仁恭这一击之下跳了起来,洒落满地都是!

    那些传骑吓得浑身一震,全都深深拜伏下去,不敢抬头。

    王仁恭想要发作,但几名传骑在前,却强忍下来了,转身就入内帐。王则立刻跟了上去。

    直入内帐之后,王仁恭犹自火气未消,飞起一脚,踢飞一个熏香铜炉,铜炉撞在胡床之上,香灰顿时到处飞扬!

    幸得炉中未曾燃香,不然此刻帐中,说不得就要延烧起来!

    王则望着王仁恭:“叔父!”

    王仁恭冷冷开口,虽然竭力压制着自己语声,但里面蕴藏的怒火,似乎能将眼前所有一切都燃烧殆尽。

    “…………这些马邑村夫!见刘武周不找他们拼命,就一个个的顾全自身实力了。某岂是要这刘武周归降的虚名,某只要这刘武周的首级传到某的面前!”

    王则拱手:“叔父,侄儿这就领马邑越骑上去,督催各营,立即出击,截击刘武周于这山道之中!”

    王仁恭摇头:“这些马邑村夫,就算你去了,只怕也是推三阻四…………”

    王则急急道:“叔父,总要试上一试!”

    王仁恭断然一摆手:“你立刻领马邑越骑,赶往地六寨,无论如何,不能让王仁恭越过地六寨而南!”

    地字六寨,就是顶在王仁恭大营之北的最近一处大的军寨。越过此间,再有数里,就可以出山。王仁恭本来以为战事要蔓延到地字六寨,怎么也要几日时日,而那时候刘武周也应该和马邑鹰扬兵拼得两败俱伤了,只要引马邑越骑收拾残局就是。现下却没想到,立刻要在地字六寨,设下最后一道防线!

    王仁恭又下令:“遣人去天字五寨,那座军寨守将,是我们王家子弟。让他先截杀刘武周大队!一旦有人动手,还搅乱了刘武周大队,那时候这些马邑村夫,也会赶出来占便宜!”

    王则干脆利落抱拳拱手:“侄儿这便就去!”

    两人内帐商议,就听见外帐之中,响动声不断传来。王仁恭顿足,和王则一起再度转出。

    外帐之中,这个时候又多了十余名传骑。在外帐里拜伏下去一片。见到王仁恭出来,都异口同声的开口:“郡公,刘武周出白虎旗请降,各处军寨不击,刘武周数万军民,已经不断向南而来!”

    王仁恭牙关紧咬,第一次有点失却了方寸,只是在心里狠狠咒骂。

    “这该死的刘武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