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零八章 神圣战傀
    当那三十余枚幽影神箭被张信陆续摧毁引发,白帝子的神色阴沉的可怕。

    在这群山法域之内,他能动用的手段本就不多,却都被张信一一破解。而此时由于群山法域的压制,那进袭到大御山下的诸多天域法域,都渐被对方的十四主星压制。

    便是强如太一剑圣古千岁,也同样被月平潮的‘天崩地坏**’压制的狼狈不堪。

    这位在一开始,还能占据着一定上风。可随着时间推移,月平潮五行轮转**气脉悠长的优势,却开始展露。他那以伤换伤之策,使得古千岁束手无策。

    尽管这位,暂无败落的危险,可想要指望这位,突破‘紫薇神宿伏魔大阵’,干扰雪崖渡劫,那是绝没可能的。

    而另一位使用换伤战术的,还有一个北海天翼紫玉天。此女身为魔灵,恢复力同样惊人,此时这位仗着大阵的加持,同样是纵横战场,肆无忌惮。她手中的一对‘隙鲸刀’,只需斩中对手一次,就可使人陷入陨灭境地。而别人哪怕将她身躯打碎,也仍能恢复。

    “神相宗的人,还没赶到?”

    哪怕沉稳镇定如白帝子,此时也不免感觉心浮气躁起来:“无上玄宗也就罢了,张信手段阴毒,他们不能不回。可神相宗是怎么回事?”

    他绝不相信,北海那区区几个天域神魔,能够完全牵制得神相宗。

    问非天结束闭关之后,这些魔头绝没有向神相宗开战的胆量。几位魔主的联手施压,不过是虚张声势而已。

    “没可能赶过来了。”

    高元德手捏着一枚满布神纹的玉圭,语声悠然:“神相宗三位天域率队,在四个时辰前离岛东进。不过就在刚才不久,他们遭遇袭杀。出手之人,是黑市中七位排名前二十的杀手,以及北海鬼手神魔向东,刺血神魔奢寇。结果神相宗花费巨资请来的客卿冰手裴度重伤,天域黄展战亡。另有四位随行的法域,十七位顶级神师陨落。”

    这个消息,是他才刚刚通过这玉圭接收到的。

    这次的伏击,出手的当然不可能只是这七位杀手,与两位天域神魔。另还包括了四十人,有些是实力出众的散修,有些是魔灵一脉的强者,还有些是出身黑市,只是排名没有那七人高而已。

    白帝子的面色扭曲,转目看着高元德:“那位地王大仙,难道就没什么说法么?”

    所谓的‘地王大仙’,正是北方黑市之主。

    今次大御山之战,白帝子是临场指挥,他则是负责联络四方。

    而在这次动手之前,他们神教与北神玄宗,无上玄宗,神相宗这几家,无不都与这位黑市之主有过交涉,希望这位能够严守中立。后者也有过承诺,黑市这次,绝不会干涉此战。

    而以地王大仙,对黑市的控制力。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

    “此事我们还不知详情。”

    高元德淡淡的回应,随后他神色微动:“那位已给出回复,日月玄宗是绕开了这位,直接与这七人联系。据说那位神威真君,承诺拿出七支价值三百万十五级贡献值的次级元阳之血。便是地元大仙对此,亦无可奈何。”

    白帝子一阵愣神,他没想到张信,会拿出这样的手笔,只为这九人,就拿出了七只次级元阳之血。

    他又想问神教的‘神知殿’,难道是吃干饭的不成?如此重要的情报,居然都未能查知蛛丝马迹?

    不过白帝子理智未失,知晓张信既然给这七位黑市杀手,都给出了这样夸张的价格,那么这位想要保密,也是轻而易举。

    需知这世间很少有事,是钱财不能解决的。

    这位神威真君,必然是拿出了让所有参与此役之人,都甘愿闭口不言的价格,才能不露半点风声。

    结果不但阻住了神相宗的人手,更将这家北海大宗,再次重创么?

    “值得一提的是,那位地王大仙对此,似乎并不怎么恼怒。神知殿怀疑这位,也与日月玄宗有了默契。”

    高元德继续说着:“很显然那位神威真君,是早有预谋。聚集在七源岛外的几位天域神魔,并非是为牵制日月玄宗,而是逼迫神相宗,在特定的时间,走南面路线前来此间。”

    神相宗前来大御山的路途,并没有固定路线。不过他们要想以最快的速度抵达,就必须从北面与南面绕开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在北面的道路,被几位神魔堵截的情况下,神相宗众人只能乖乖走入张信为他们布置的伏击圈内。

    白帝子不禁双拳紧握,轻吐了一口浊气。

    尽管还没有其他方面的消息传来,不过他却知其余的几家势力,已是指望不上了。

    一如他之前的预料,日月玄宗的这位神威真君,是个极其棘手难缠的对手。

    而随后他就又再次看向了眼前,目光闪动:“看来我等如今,就只能指望这东西了。”

    就在二人前方三百丈的所在,赫然有着一尊高约七丈,浑身覆盖紫金色装甲的钢铁巨人耸立。而在这巨人的头部胸部与双手双足,都有舱门展开。那天寒神子,天冥神子,天罗神子,天元神女,天坤神女,以及复生后的天龙神子,都已全数置身其内。无不是双眼紧闭,似已陷入沉睡状态。

    而随着这六处舱门,逐渐闭合。这钢铁巨人的周身上下,都有着大量的白气溢出。而仅仅一瞬之后,就有一股无形的域场,蓦然四散开来。

    “这是”

    高元德瞳孔微缩,定定看着这一幕,他感知到这凌压于这周围百里的域场,有些类似于神级法域,又似是而非。

    据他了解到的信息,这尊紫金色的钢铁巨人,名为‘神圣战傀’,正是神教的极致战力之一。

    集合古代所谓‘机甲’的技术,以及六位彼此之间,可百分百灵能同调的神子神女,还有七件十五级的神宝,从而以金铁之躯,上参神意,成为战力直追神域的存在。

    “六位一体么?看来我们的玄星神使,并未言过其实。”

    白帝子的眸中,亦闪现出了一丝亮泽。只从这钢铁巨人,展露出声的威气势来看,其一身战力,确实是无限接近神域了。

    怪不得这几位神子,在神教内的地位如此崇高,也难怪玄星等人,会对这‘神圣战傀’寄予厚望。

    这使他的心内希望重燃,时至如今,他的智略权谋布局,都已没有了任何用处。这场可左右整个北地大局走向的大战,只能由那位神尊准备的诸多手段来决定成败。

    而只从这‘神圣战傀’来看,那位神尊并未让他失望。

    “若那位神威真君,连这东西都能挡住,那么这日月玄宗,只怕是真的气运未失。”

    也就在白帝子语声落下之时,这尊七丈高的钢铁巨人,就已踏空而起,朝着大御山的方向飞空而去。

    ※※※※

    当那‘神圣战傀’冲起天际之时,张信也第一时间就发觉了其踪影,随后他的心念内,就浮起了一丝疑惑。

    “什么东西?看起来像是神石要塞外壁的‘天神武装’,又似是而非”

    尽管心中不解,可张信的反应却丝毫不慢,那对本命灵兵顿时冲霄而起,直往那尊钢铁巨人的方向怒斩而去。一双刀剑,都吐出了千丈气芒,气势煊赫。

    可那钢铁巨人的双臂,随后也似飞出了什么东西,与他那两口灵兵交击震荡。不但速度绝伦,更无法目视感应。

    即便张信的雷感术,也很难捕捉其形迹,只能依稀辨认,那是一对剑器。

    此时的星殇剑月沉刀,只能是被动挨打。一个弹指间,就要被那对剑器斩击剑脊至少三次。而且那剑器裹挟的力量,也强大到不可思议。不但剑身都高速震荡,还传导着冰火之力往往前一击是零下二百六十度以下的极致冰寒,下一击就是高达百万吨的高温。

    若非是他的御刀术御剑术,已达到了一百一十二级以上,而在倚天剑匣,血轮霸体,以及‘紫薇神宿伏魔大阵’等等加持下,实质已超越一百五十。其质地坚韧紧密到超出物质的极限,此时早已被被这对剑器斩碎轰灭。

    只是张信寄托于这二口剑器上的神念,却也屡受冲击,使他的面色,微微发白。

    他仍不知那到底是何物,看起来似是一件十六级的神宝‘无形剑’,可又具有‘无形剑’所不具备的各种能力。

    那也不像是神术或者灵术攻发,无论那寒力也好,还是炎力也罢,都是源自于物质的本身,而非是外力。

    可这就让人奇怪了,他没听说过这世间,有过这样一件神宝。

    “这个东西,有点意思”

    张信的目光凛然,正眼注目着二百里外,那尊通体紫金色的钢铁巨人。

    而此时他的一双本命刀剑,则是再不作丝毫掩饰,一百五十级的御剑术与御刀术,使得这月沉星殇,都激射出了长刀三万丈的气芒,盖压此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