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二十八章 杀王(十七)
    刘武周大旗,与白虎旗一起招展摇动。率先而入群山所夹的山道之中。

    山道两侧,群山莽莽,隐隐可见王仁恭花大力气营建起来的诸多军寨,分布各处。

    这些军寨中,都有马邑鹰扬兵驻守。谁也不知道,在刘武周打出白虎旗之后,这些马邑鹰扬兵会不会趁火打劫,出而截杀自云中城出而投降的这数万军马!

    刘武周就引中军,而为先导。中军之后,才是大队百姓。不少恒安鹰扬兵已然弃马登山,准备遮护百姓大队侧翼。

    徐乐更在刘武周之前,数百玄甲骑,为全军先锋。每个人都披挂整齐,神情严肃。

    局势如此,哪怕投降,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徐乐坐在吞龙马背上,回望后续跟进的旗号,还有大队卷动的烟尘。

    山道狭长,随着大队越进越多,队伍也将拉得越来越长。那时就是这几万人最脆弱的时候,哪怕以恒安鹰扬兵的战力,只怕也到处都是破绽。

    自己就是要将马邑鹰扬兵会有的蠢蠢欲动野心打回去!

    徐乐猛然一抽马槊,向下一摆,扯动吞龙缰绳,向前而去。大队玄甲骑健儿,也紧紧跟随在徐乐身后左右,卷动烟尘,深入山道之中!

    而在山上山下,军寨之中,不知道多少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一幕。

    这绝不是驱使百姓前来攻寨的架势。哪有将百姓夹在中间的道理?这个时候要驱使百姓上前,一旦鼓噪起来,反而恒安鹰扬兵阵列都会被搅乱。只要各处军寨选调精锐冲击,恒安鹰扬兵就是一场大败亏输!

    这真的是刘武周率领云中数万军民,前来请降了!

    难道刘武周不知道,一旦投降。落在王仁恭手中,他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么?

    拥数千精锐在手,不管投向哪方,只要能冲突出去,也总会有一份荣华富贵。带出去的兵多,则这份富贵大。带出去的兵少,这份富贵就小些。

    除了不能落在王仁恭手里,天下之大,这刘武周哪里去不得?

    可他偏偏带着几万百姓,前来降顺!

    如此行事,只能有一个原因可以解释。纵然马邑鹰扬府上下不愿意相信,却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就是刘武周是真的爱护这云中百姓,为了这几万云中百姓能多活下来一些,不惜自己成擒生死,也要带着他们,来求一条活路。哪怕是对王仁恭屈膝!

    马邑鹰扬府上下,一直不大瞧得起刘武周。

    当年为乡间土豪,想在马邑鹰扬府谋一个出身,结果被排挤。最终被赶往高丽投军。结果居然活着回返,得了鹰扬郎将之位。然后又重整已经破败不堪的恒安鹰扬府,短短数年之间,战力压过马邑鹰扬府。马邑郡中,人人仰望,多少轻侠少年,乡间豪杰,纷纷投效。

    在马邑鹰扬府上下看来,刘武周不过是善于沽名钓誉而已,全部心思就是聚拢马邑实力,为他将来博取更大的权位富贵所用,迟早有一天,会带着整个马邑郡一起毁灭。

    更深一层的心思则是,他们马邑鹰扬府的军将,多数都是几代为将了。除了那些大世家,还有谁够格驱使他们?刘武周不过乡间土豪出身,父亲就是个泥腿子,好容易才攒下点家当来。到时候让刘武周爬到他们头上,这叫人颜面如何挂得住?

    种种原因之下,纵然王仁恭刚愎跋扈,在善阳兵变之后,王仁恭退让一步,这些马邑鹰扬府军将也就老老实实为王仁恭效力了。就算还有些观望风色之心,也没人想到会去投效王仁恭。

    但是现下,一直被他们排挤,一直被他们诋毁的刘武周,居然做出了这般抉择。

    为了云中百姓,不惜将自己交到王仁恭手里!

    这些寨子里面的军将,人人都说不出话来。军士们垂下手中上好的弩机,互相对望,摇头感慨,竟无一人再想对着恒安鹰扬府和云中城百姓的大队发出一矢。

    马邑鹰扬府军心,在这一刻,真的摇动了起来。

    而此刻在山顶主寨,苏平安也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切。烽燧顶上,雅雀无声,每个人都默然无语。

    原来摇动的旗号,这个时候都垂了下来。原来准备拼死一搏的肃杀之气,这个时候不知不觉都已经消散干净。

    马邑鹰扬府中,马邑越骑算是纠合四方精锐。但中垒各营,几乎都是马邑土著。刘武周为云中百姓能做到这般程度,让人怎生能提起与他一战的心思?

    这个时候,不知道多少人还想冲到刘武周面前,对他大喊出声:“别人都降得,你却降不得,早点丢下军马,逃命也罢!”

    脚步声骤然响动起来,却是一名马邑越骑军将大步而上。

    别的军寨督阵军将,临近黎明王仁恭才从马邑越骑中选调而出,赶赴各处军寨。但主寨这里,却是早就驻有督阵军将。

    这军将也是王家门客出身,虽不姓王,也是信得过的心腹。

    他冲到烽燧顶部,四下一望,就对苏平安大声道:“摇旗,传令!让各寨趁势截杀!这个时候击破刘武周所部不难!”

    苏平安冷汗一层层的冒出,左右看看,麾下亲卫都带着怒意看着那越骑军将。

    苏平安最后心一横,两手一摊:“军心士气如此,某怎么让弟兄们去卖命?”

    那越骑军将想要上前,苏平安汗如雨下。他身后亲卫却抢上前去,狠狠瞪着那名越骑军将。

    那越骑军将后退一步,扫视烽燧上诸人一眼。大声道:“反了你们了!给某备马,某去请王郡公号令,到时候看你们还有什么说的!”

    那越骑军将转身疾疾下烽燧而去,苏平安狠狠一擦额头冷汗,对亲卫下令:“去联络各营军将,咱们要商量个章程出来!”

    几名亲卫都是跟随苏平安日久的老人,纷纷点头领命而去。而苏平安麾下那些旅帅队正也都凑了过来,为苏平安加油打气。

    “营将做得没错!刘武周这是最后一程了,为几万百姓他命都敢豁出去。要是咱们上去截杀,刘武周还不得和咱们拼命?到时候刘武周是完了,咱们也元气大伤!到时候王家人再派下来,咱们这些人还不是由着王郡公捏圆捏扁?”

    “王郡公就想看着咱们两败俱伤,要是刘武周驱百姓攻寨,不用说,只能拼命。现下刘武周都要投降了,咱们却打个屁!”

    “都是乡里乡亲的,刘武周做到这一步,某也佩服。这几万百姓,就放他们一条活路又能怎的?”

    苏平安不住擦着似乎永远也流不完的冷汗,只是苦笑点头。

    他胆色向来不壮,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就将王仁恭心腹顶了回去,现下还在后怕之中。

    不过既然如此,也就罢了。什么情形,走一步看一步也罢。只要马邑鹰扬府弟兄们齐心,相信王仁恭也不能将自家怎的!只是在王郡公面前才落的好,只怕全都白费了…………

    苏平安向山下望了一眼。

    刘武周啊刘武周,某也算是对得起这几万云中百姓了,你是死是活,某也就管不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