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零五章 两大伪神
    张信见状,面色却依然没半点变化。他随后一脚轻踏,随后一波强横浩大的灵能波纹,蔓延过了整个紫薇斗转大阵。激发了此阵之内,无数的的符文。

    而坐镇于阵内各处的神师,也群起响应。于是一瞬之后,一**强横浩大的雷爆,冲击四面八方。浩大的电磁脉冲,冲击周围数百里地域。

    周围打来的那些符,还未开始生效,就都归于寂灭,陆续化为齑粉。

    而此时的大御山的上空,更有十八道蓝白色的光束打出,轰击四百七十二里外的一处地域。

    那正是小吞天的‘犀骨雷珠’,在紫薇神宿伏魔大阵的加持下,十八道威力至少提升了两个级别的超电浆炮,将那方至少十里方圆的地域,都完全覆盖。而仅仅须臾,就引发了一阵阵轰然爆震。

    那是提炼石与神脉石爆裂之后,所引发的声响。很显然是有人试图在此处布阵,以抗衡大御山。可惜却被日月玄宗的灵感师察觉了端倪,而张信的出手,也狠辣果决,毫不犹豫的粉碎了对方的企图。

    再紧随其后,再是张信的月沉刀与星殇剑。这二口灵兵升空之后,瞬时勃发出长达四十里的的刀芒剑气,就仿如探照灯一般,在大御山外来回扫荡着,气势凌人。

    “这是‘雷脉神禁’之术!不是说那位神威真君的灵侍蔺初夏,此时是在日月本山吗?”

    五百里外,北神玄宗的御天枢,神色惊异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场覆盖五百里的雷暴,不但镇压了所有的符法。更使这个范围内,所有潜伏的神师圣灵,都猝不及防,受伤不轻。

    可原本他对此,可是寄以厚望。之前他们打出的这波灵符,都无一例外,是极高等级‘光爆符’与‘地动符’。

    前者可使这数百里内强光充斥,并且生成类似于雷暴的效果,可以大面积干扰灵能感知。后者则使周围地域山摇地动,从而动摇撼动‘紫薇神宿伏魔大阵’的阵基,使他们这些人,获得接近与潜入之机。

    可惜的是,他们的方法,一开始就功败垂成,被对方的‘雷脉神禁’,强行压制破解。

    “应该是他本人施展的灵术。”

    在御天枢的身侧,玄星神使眸色阴沉的答着:“如能将雷法,修行到极高深的地步,再有充足的雷系灵能支持,就可施展‘雷脉神禁’。昔日雷神简无敌,就能借助阵法办到。而众所周知,这位神威真君,乃是神师境之前,就修成了雷天神寂的天才。”

    一月不见,他感觉此子的实力,似又强大了不少。

    “这对刀剑,也甚为可怖!应该是到百级以上了,以他现在的年纪与境界,真让人匪夷所思,”

    此时立于更前方的一位白衣男子,也是眼神异样:“不过,由他区区一个神师境来坐镇紫薇,是否太托大了?本座更搞不懂的是,这家伙居然以灵宠与固化金神,来坐镇文曲与武曲。这个家伙,莫非是在小瞧我等?”

    说到最后一句时,白衣男子的面上,已是杀机凛然,浮现出邪魅的笑意:“如有机会,真想与他战上一场。亲手撕碎一位所谓‘苍天之上’,‘灵师界十万年来第一天才’的感觉,想必会很不错。”

    玄星与御天枢闻言,却丝毫都不觉这位,是在大放厥词。

    这白衣人并非是出身天穹大陆,却在天穹大陆鼎鼎大名,乃是太一神宗七位伪神境之一‘太一剑圣’古千岁。一位以剑称尊,在法域境界,就拥有伪神境实力的强横人物。

    “我劝古兄,可千万别小瞧了这神威真君才对。”

    这沙哑的声音,来自于众人的另一侧:“据我所知,这位自从出道以来,还从未输过任何人。一应看似荒唐的安排,无不印证了他的远见。所以在这位面前,绝不可生出大意之念。昔日的天元剑仙洛宸恩,可就是前车之鉴。说来你与那洛宸恩,也同样是以剑圣为名。”

    众人闻言望去之后,都不禁神色微凝,只见那赫然是一个满头苍发的男子。这位也同样来历不凡,乃是天下第八邪修‘邪语’莫罗。

    昔日此人曾在中原之地,以邪法一次献祭了十城人口,造下了无边罪孽。在被大罗玄宗全力追杀之后,此人只能投归罪恶天城,可在二十年前,又叛出了这天下第一邪修势力。二十年来,在两大顶级神域追杀之下,却依旧安然无恙。

    而此时这位又不知如何,投入到了神教麾下,成为神教的客卿神使之一。

    面对诸人的视线,这‘邪语’莫罗,却是浑不在意的继续说着:“古兄似不服气,在我看来,若是古兄与这位神威真君公平一战,可能一开始古兄能站上风,可最后死的,必定是阁下。说什么亲手将他撕碎,实在是笑话。”

    古千岁顿时目光一凛,以冰冷的视线,注目莫罗。他心中不悦之极,若说这张信,能够胜过他古千岁,他是再怎么不肯信的。

    可除此之外,他也怀疑这位,是看出了什么。

    后方的玄星,也不禁神色微动:“古神师莫非以为,今次我等胜算不多?”

    “放心,按你们的布置,胜算还是不小的。”

    古千岁的唇角,浮起了一丝冷笑:“我只是不放心,提醒一下这位所谓的太一剑圣而已。一个温室里的花朵,何敢小瞧这天穹北境百胜无败之才。你自己枉送了自己的性命无妨,可别坏了我等的大事!”

    那古千岁的脸上,顿时浮现一层青气。不过他在发作之前,却又神色微动,朝着莫罗微微颔首一礼。

    则反使后者,一阵讶然。

    “诸位上师,此时可非闲叙之时!”

    此时白帝子也已出言,打断了诸人的议论:“既已动了手,就该以速战速决为上。如今符失效,法阵未成,之后就只有强攻一途!莫前辈,接下来该你了。”

    那莫罗闻言,顿时是神色古怪的笑了起来:“敢不从命!”

    他随后双手合十,口诵灵言,须臾之后,身后就燃烧起了黑色的诡异邪火。

    此时在大御山内,几乎所有坐镇于二十八宿内诸星方位的神师,身后都无一例外,都有这一股黑色邪火燃烧。

    而这些神师的脸上,则是神色变换,有人面现愉悦之色,有人痛苦不堪,有人迷茫挣扎,也有人无动于衷。

    这情形,也直接影响到了大阵的运行。

    张信那纵横于天地之间的一对刀剑,都在此时就为之一滞,散出的刀芒剑气,都纷纷震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