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五章 杀王(十四)
    夜色之中,茫茫人潮,从临时营地当中涌了出来。分队集结,等候在寒风中。

    这人潮组成部分,大多是云中百姓。他们被编成百人一队,慢慢集结在一起。扶老携幼,拖家带口,也没什么响动,更无什么惊惶。只是如过去数十年一样,沉默的等待着明日不可知的命运而已。

    恒安鹰扬府的火兵也早就起来埋锅做饭,一筐筐的杂粮炊饼早已备好,现在给他们每个人分发。寒风中炊饼早已冻得硬邦邦的。这些百姓们就将炊饼捂在胸口稍稍暖化一些,然后慢慢的啃着。

    老者将这点口粮让给壮者,壮者又分给幼儿。夜色之中,只能听见咀嚼之声,连儿啼之声,几乎都听不见。

    而恒安鹰扬兵则是集结在百姓组成的队伍前后左右,全都披甲完毕。一旦行进起来,他们就遮护着数万百姓向南而进,不管是谁,想伤害这些百姓,也要先过他们这一关。恒安鹰扬兵不死绝,这些百姓就是平安。

    走到这一步,已经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最后一些粮秣,也都抖落了出来,若是不向王仁恭归降,大家都得饿死。

    一向强悍的刘鹰击,终于带着他们南下屈膝。就为了多全活一些人性命。可刘武周落在王仁恭手中,到底命运如何,只要是个人就能想见。

    一直与突厥血战的恒安鹰扬兵,一直守在祖宗之土的云中百姓,到底哪里对不起王仁恭了,最后被逼迫到这般程度?

    徐乐带领玄甲骑,穿过人潮,直向王仁恭的中军大营行去。百姓们默默给徐乐让开一条道路。

    放在往日,像徐乐这般传奇人物,又是少年英俊,到哪儿都能激起云中百姓的兴奋议论之声。但是现下,迎接徐乐的只有沉默。

    刘武周命运将不堪设想,这位乐郎君,又能好到哪里去了?

    破神武,斩越骑,迫使马邑鹰扬府兵溃,每一桩事情,都让王仁恭脸丢了个彻底。要是归降,这乐郎君的遭际,只怕比刘武周还要更惨烈一些!

    一名百姓突然迎了上来,拉住吞龙缰绳。步离神色一凛就要上前,却被徐乐抬手示意停下。

    那百姓怕不有五六十岁了,在云中之地已经不折不扣是高寿,背都已经驮了下来,须发皆白。他拉着吞龙缰绳,连吞龙都通人性的不敢动作,一阵风似乎都能将这老者吹倒。

    那老者望着徐乐:“乐郎君,老头子在云中之地久了,你这样的少年英杰,从来未曾见过。死在这里可惜!咱们都知道乐郎君为了云中百姓到底是怎样死战的,现在乐郎君你已经做得足够了,就走罢!快点走!在哪里乐郎君你都有出头之日!”

    更多百姓围了上来,站在老者旁边,声音次第响起,渐渐高了起来。

    “乐郎君,你走罢!”

    一张张恳切的面孔,对着徐乐。一道道求恳的目光,只是落在徐乐身上。

    斯情斯境,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自己一番苦战,也许从来未被高高在上的人物放在心上。可是这些付出,从来未曾白费。

    从来不曾!

    徐乐慢慢露出了笑意,朝着老者拱拱手,轻轻将缰绳夺了回来。催马越过老者身边,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朝着老者点头又笑了一笑。

    朝阳这个时候终于探出来来,第一道晨光就洒在徐乐身上。

    晨曦之中,少年丰神如玉。

    玄甲骑慢慢穿过人群,百姓们的目光,只是追随着这些玄甲骑战士。

    陈袭也在队伍当中,他们这些人身上捆着的绳子,绳头就抓在韩小六手里。

    一路上陈袭都不吭声,这个时候终于凑了过去,对韩小六道:“你们真的是要投降?刘鹰击真的是舍不得这几万百姓性命才投降?”

    韩小六擦了一把眼睛,怒视着陈袭:“咱们不给这些百姓求条活路,还有谁能?给王仁恭当狗,吃饱喝足,哪里知道云中百姓的苦处!”

    陈袭还想说什么,韩小六却懒得和陈袭废话了,一抖绳索:“快点跟上!”

    尉迟恭一行走在徐乐前面,这个时候尉迟恭也不住回头,看着这般景象,最终也只是回过头来,深长的叹息了一声。

    尉迟恭和徐乐,一前一后,终于来到刘武周中军大营之前。

    这个时候刘武周已经披挂整齐,步出自己营幕,而苑君玮紧紧跟在他的身后,一张面孔绷得紧紧的,也似从来未曾有过的严肃。

    尉迟恭先至,翻身下马,朝着刘武周一礼,就侍立一旁,再不说话。刘武周朝他点点头笑笑,再抬起头来,就看见徐乐一行已经赶来。刘武周脸上带着微笑,只等徐乐近前,翻身下马行礼如仪。

    刘武周笑道:“就你和黑尉迟两人擒获了马邑哨骑?”

    徐乐点点头:“马邑兵闭寨不出,胆色已寒。”

    陈袭这个时候也被扯下马来,本来老老实实的站着,这个时候突然扬声道:“刘鹰击!某是马邑鹰扬府中垒第七营队正陈袭!你这真是要降?”

    刘武周看了陈袭一眼,大笑道:“都这般田地了,不能让几万军民陪着某去死啊!”

    陈袭低头沉吟一下,抬起头来:“某信了你刘鹰击!马邑鹰扬府也是有人心的。刘鹰击如此,想是马邑鹰扬府上下,愿意看着刘鹰击平平安安的直抵王郡公面前请降!”

    刘武周一笑:“你说了不算。”

    他扬声道:“天亮了,咱们走罢!看看这一天,咱们到底会遭际些什么!入娘的,想投降都是这么难!”

    亲卫将刘武周坐骑送来,刘武周接过缰绳翻身上马,对着苑君玮招呼一声:“苑四,出白虎旗!”

    白虎为解斗之旗,同样也是出降之旗。

    苑君玮呆呆立在那儿,纵然知道今日出降也是为了拼死一搏。但恒安鹰扬府打出白虎旗请降,却仍然分外让人接受不了!

    刘武周狠狠瞪了苑君玮一眼:“出白虎旗!”

    晨光之中,一面白虎旗,终于竖立起来,迎风招展。

    人群之中,一名百姓忍不住就呜咽起来,然后这哭声,就响彻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