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杀王(十一)
    帐幕之中,长孙无忌睡得正香。

    他的帐幕和李世民的几乎挨在一起,也就是两间寻常牛皮帐幕而已,外间厅堂,里间卧房。其间陈设对于长孙无忌这等世家子而言已经是出奇的简陋了,床榻也只是木板拼搭而成,厚厚的铺了几层皮褥子。

    纵然如此简陋,但是出征在外,苦累之处,自然和安处家中不能相提并论。更兼身处险地之中,而李世民又随王仁恭出巡在外之际,长孙无忌的神经始终绷得紧紧的。

    当李世民终于回返之际,长孙无忌一直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支撑着巡营一周之后,回到自己帐幕中,衣衫未解,靴子未脱,倒在榻上,顿时就沉睡过去。

    长孙无忌毕竟此刻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虽然以才干闻名,稳重闻名,但也从来未曾吃过这般出征之苦。

    在梦中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当长孙无忌睡得直咂嘴之际,突然就被粗暴的推醒。

    醒来瞬间,长孙家未来家主只是满腹怒火,就想发作。

    吃苦加担惊受怕如此还不够么?连场觉都不让人睡好!

    但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李世民掌着一盏油灯,靠在榻边。油灯光芒映在李世民脸上,明暗不定,别有一种幽深莫测的感觉。

    长苏无忌用力一揉眼睛:“二郎,何事?”

    李世民压低了声音,像是怕惊动什么也似,低低道:“出来看!”

    睡时未曾解衣,起来的时候倒也爽快。长孙无忌翻身就起,挂着眼屎就随着李世民而出。

    一出帐幕,冰冷空气扑面而来,顿时就让人精神一振。头顶仍是银河漠漠,浩瀚经空。明月半轮,西垂才半,还有一两个时辰,才到黎明。

    河东军的营地,所有人都醒来了,默不作声的或者持刃集结在营地中,各队队正披挂整齐,按着佩刀在队伍前面来回踱步。看到李世民引着长孙无忌穿行而过,纷纷抱拳躬身行礼。

    李世民只是微微颔首示意,就拉着长孙无忌直上寨墙。

    寨墙之上,这个时候值守的军士也多了一倍,弩机都运了上来,弩矢一捆捆的堆叠在一起,已然是在做备战之态。

    李世民挺立寨墙之上,披风卷起,衣角猎猎。身周锦衣家将簇拥。

    若说此前才入马邑,李世民还有些青涩之态,但真正到前线走这么一遭,气度却比此前纯粹了许多!

    李世民抬手,指向远处王仁恭所在大营:“长孙,你看。”

    长孙无忌抬眼看去,忍不住就是倒吸一口凉气。

    原因无他,王仁恭大营在这夜中,已经突然扰动了起来!

    营地之中,所有灯火都点燃了,寨墙四下,亮起了一圈火把,将营寨周围映得一片通明。

    营门只开了一处,但这一处之中,骑士来来往往,进出不断。有数骑而来,奔走如飞,明显是赶回来回禀什么紧急军情的。有数十骑整队而出,披挂整齐,全副武装,出而加强巡哨的。更有步军大队开出,整齐步伐震动夜空,在营地之外列下阵型之后,席地而坐以待天明的——这却是防备有什么敌人突然而出,一下就能直撞大营寨墙的举措!

    而在大营之中的四座望楼之上,都有灯号在舞动。向各处军寨传信。

    夜色当中,山间可见隐隐约约的光芒跳动,却是各处军寨,在回应大营处发出的号令。

    怎么只是一场酣眠方醒,王仁恭大军就是如此一番紧张备战之态!

    长孙无忌用力揉揉脸,问道:“这到底是怎生回事?”

    李世民向北望了一眼,似乎想看透群山,看见群山北面雪原之上景象。

    李世民轻声开口:“刘武周来了。”

    长孙无忌倒吸一口凉气。

    这刘武周当真来得好快!恒安鹰扬兵不是才应付完突厥执必部大军么?想必和突厥大军已经是经历了一场血战,然后丝毫未做停顿,就转而南下,一下就直迫到了王仁恭大军的面前!

    他们不是缺乏粮秣么?他们不是久战疲惫么?

    云中精兵,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这冬日奇寒之中,来回转战,仍然行动如风,就已经将河东最为精锐的六军鹰扬府,比得有如一群未经训练的村汉!

    这些时日侧身王仁恭军中,李世民和长孙无忌都已经见识到了马邑鹰扬府。这支军队,装备甚精,骑军比例颇高,行动整肃,冬日长途行军不以为苦,军士壮健结实,也自有一种剽悍意味,已经是不折不扣的强军了,李世民也真正明白为什么父亲对王仁恭这般忌惮。

    但是现下这些马邑鹰扬兵却是如临大敌,全军夜中调动,只是这般景象,就能看出马邑鹰扬府上下颇有些紧张慌乱的意味。对恒安鹰扬兵的畏惧,已然是再分明不过!

    夜色之中,李世民的瞳仁深处,似乎有火在燃动一般。

    “真想看看这些恒安兵到底是什么样子啊…………要是这支精兵归于河东,要是这支精兵归于我手!”

    生平第一次,李世民话语中,吐露出了他勃勃的雄心!

    面对名分早定的兄长压力,面对所有人的不看好。李世民仍然未曾安于命运,努力寻找突破之机,现下似乎就在这云中精兵身上,看到了一丝机会!

    长孙无忌微微颔首,完全清醒了过来,又化身成为李世民身边的合格幕僚。

    “王仁恭对我河东军有号令么?”

    李世民冷笑一声:“视而不见,什么号令也无…………长孙,你看。”

    李世民伸手指向前面,长孙无忌望去。就见一支马邑越骑,约有一营军马,正从夜色中开来。在距离河东军营地尚有一两里的地方停住,骑士纷纷翻身下马,立下马桩子,而将领则还在马上,不住向着河东军营地瞻望。

    这一支骑军调动而来,看似在随时等候大营号令而动,但所在位置,扑向河东军营地一马平川,一个冲击即到,明显就是用来防范警戒这五百河东军的!

    长孙无忌望向李世民:“二郎,我们身在险地,不管什么样的变故,不管出了什么样的机会,首要之策,还是确保自家平安,不可轻易行险!”

    长孙无忌这句话,李世民却似恍若未闻,只是望向远处:“只等天明,就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总不能白来这一遭!总有机会,总有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