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零一章 危如累卵
    “我倒是觉得,景天师叔此言谬也。”

    张信插话之时,正目光微凝,看向那雪龙渊内:“今次是雪崖师伯最好的渡劫时机,也是我日月玄宗,真正能逆转大势的机会!若雪崖师伯不能成功,那么我日月玄宗的形势,只怕真将危如累卵。”

    在他看来,此时的日月玄宗,已到了非神域镇压气运,则举步维艰的地步了。

    而如雪崖顶不上去,那么在这位之后,离恨天,庄严,巩天来,还有他张信,月平潮,可能都不会有什么未来。

    他张信虽有自信,能够维持日月玄宗很长时日。可如这种没有神域坐镇的局面长久下去,日月玄宗必将临来崩盘之日。

    “危如累卵?真君这句,似有些言过其实?”

    庄严上师眉头微皱,尽管他也认为日月玄宗,现在是急需一位神域坐镇,可也不认为他们日月玄宗的局面,恶劣到哪去。

    因神威真君张信的开拓之功,如今的日月玄宗,无论是声威还是势力,都是雷神简无敌去世以来的极盛的。

    不过说出这句话的,偏偏就是使宗门声威日盛的神威真君本人。

    而他随后,也发现旁边的月平潮,似欲言又止。

    “月长老似有话想说?不妨直言”

    张信行事雷厉风行,就在天柱会议结合之后不到一天,这位就已让长老院同意了他接纳月平潮入门提案。

    尽管这次反对的人,也有许多。可张信凭着自己的人望与手腕,依然拉到了近八成的赞成票,

    所以现在,月平潮已是客卿长老的身份。从此这位天东第一散仙,算是彻底绑在了日月玄宗的这段条船上。

    “我想神威真君他之所以如此判断,是因这次的起源之地。”

    月平潮再次迟疑,凝声说道:“据我所知,这次各宗取走的九转元液,就有八十四支。而那元阳神血,圣银元液之类,则更不在少数。我在想,今次的帝流浆,这世间不知有几位天域,在筹谋晋升神域”

    他这句道出,顿使庄严上师一阵愣神。便是景天上师,也是神色微变。

    月平潮说的这一关节,却是他们之前没想到的。

    的确,随着‘九转元液’这类药物大量出世,这世间的天域与神域数量,只怕将迎来一次爆发性的增长。

    “这次门内,欲渡天域劫,似乎就有两位。除了神月峰施洛神之外,还有神静峰的古慧上师?想必其他宗派,也不在少数吧?我想这次,日月玄宗如未能占据先机,日后只怕会举步维艰。而且”

    月平潮继续说着他的见解:“我感觉这日后,应该还会有更多的起源之地出世。毕竟那所谓的神权天使,可是有着七具!”

    庄严听到这里,面色顿时凝重异常。这月平潮之言极有道理,七具神权天使,很可能意味着七处起源之地。而神教未补自身战力之缺,是必定会想办法将之取出的。

    而一旦这些起源之地被挖掘出来,那得有多少上古奇药现世?

    也就在这时,张信心生感应,随后便将他那总督大印招在身前。而就在片刻之后,他的脸上,就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景天见状,则不禁好奇的询问:“不知真君,是因何事欣喜?”

    可这位暗探广布天下的暗堂之主,也很快就知道了详情。就在一个时辰之前,鹿神宫调集了一万三千头十级以上‘血风’,将大量的神脉石粉末,向无上玄宗的方向吹刮过去。

    “鹿神宫此举,莫非是真君所为?”

    这手段真可谓阴毒,帝流浆之时,灵潮将攀升到极盛。这原本是极利于灵师修行,增长修为的。

    可大量存在于天际间的神脉石粉末,却会使帝流浆掀起的灵潮,陷入到暴乱状态。不但不适合修行,反而会使许多低阶灵师,陷入危亡之境。

    其实只一万三千头十级的‘血风’,其实是办不到的,没法将这些神脉石粉末,完全散布于无上玄宗的上空。后者的法阵,法域,并非是摆设。

    不过景天,却想到鹿神宫的位置,那么每年都有着洋流带起的季风,吹向无上玄宗的群山之内,而这个季节,也正是最不利于无上玄宗之时。

    “正是。”

    张信毫不讳言:“颇费了些口舌,而且本座,还向他们承诺了二十亿的物资作为酬金。”

    也亏得是鹿神宫,已决定了与日月玄宗结盟共抗太一神宗。否则的话,似这种把人往死里得罪的事情,即便他肯拿出二十亿,别人也未必肯做。

    由此可见,他们这样的宗派,要堆彻出一位神域,要付出的代价之大,人力物力与各种资源,不知要花费多少。

    “二十亿么?神威真君,还真是气魄惊人,不过这笔钱,确实划算!”

    庄严上师差点就要比出大拇指,他知这次无上玄宗,只怕是很难抽出多少人手入境北方了,

    这次张信的手段,可非同小可。无上玄宗如果拿不出足够的力量与人手,是没可能在这之前,将这些弥漫于空中的神脉石粉末,完全清空。

    如此一来,他们所需面临的压力,将会大幅减轻。

    如果说在此之前,他们顶多只有一成的把握,那么现在,就至少有着三成。

    而这十亿物资,固然是让人肉疼,可如能换得日月玄宗从此平息内患,却是再划算不过。

    此时在诸人身后,紫玉天则是目光闪动。心想张信之前施展的手段,可远不止是这一处。

    就在不久之前,张信还以她为纽带,联系了几位前北海皇朝亲王。这位的开价,同样不低,九支最高等级的元阳神血,还有同样数目的圣银元液。这是除九转元液之外,日月玄宗掌握的最珍贵的上古奇药,无疑是能令她那几位叔伯心动。

    而张信的计划,是令魔灵势力,佯攻神相宗的七源岛。此举即便不能将问非天逼回,也可将神相宗的其他人,包括两位天域,一位天域客卿在内的战力,牢牢的锁定在七源岛附近。

    如今就不知,这几位昔日的北海亲王是否有这样的胆量,得罪那位无相神尊?

    且除此之外,张信更在黑市之内,开出了天价悬赏。目标是刺杀十几位敌方的强者,而神教三位神使,北神宗的那些天域,都在这名单之中。

    总之是即便无法将这些人真正杀死,也多少能给这几位添些麻烦,不能全心全力投入大御山的这场大战。

    总之这位的手段,可说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的对手,固然是阵容鼎盛,声势迫人。可其实在动手之前,他们的力量,就已被张信连消带打,化解近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