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零二章 帝流浆至
    “仁山教区已被人攻破?”

    一座位于日月神山附近不远的地下隐秘据点内,白帝子的神色,凝重异常。

    这仁山教区,是如今神教位于天东,最大的五座教区分坛之一。本有圣灵主祭六人,掌握着周围一百七十万信徒。这个数目的信徒,哪怕是在神教吞并了神火教之后,也仍是非同小可。

    可此时他们的敌人,似乎窥见他们空虚的本质,纠集了一股极强的战力,将仁山教区完全摧毁,并对其余几座教区,虎视眈眈。

    这对神教而言,是个极大的打击。固然神尊的虔信者,是不会流失多少。可在短时间内,却会彻底失去对百余万信徒的掌握,

    再如果他们长时间内,未能恢复这一教区的组织,那么信徒流失,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算是以攻代守吧?我说过这位神威真君,可不会坐等我教,从容展布方略。”

    高元德淡淡说完之后,就又询问:“不知天命神子,准备如何应对?”

    据他所知,此时神教面临灭顶之灾的,远不止是这仁山教区。西海那边虽然没有一整个教区,被一窝端的情况出现,可亦有四处分坛被攻破。

    不过损失最大的,还是北漠荒原之南。那广月宗与紫薇玄宗联手,连续剿灭了二十七处分坛,斩杀十三位圣灵主祭。且有更多的分坛,面临着这两家的威胁。

    此时局面相当的棘手,圣火教毕竟非是他们一手建立。而在连续被这两家宗派打击之后,那里的信徒与祭司,已经积累了相当的怨气。

    如果一直坐视那边的危局不理,只怕会导致大量的地方祭司,与总坛离心。

    可问题是,神教能够动用的战力就只有这么多,在目标指向雪崖之后,就再顾不了南边,

    白帝子闻言,却似笑非笑的反问:“高兄似乎认定了天东的这些散修,是与神威真君有关?”

    “**不离十!”高远德依然语无波动的回应:“西海那些所谓‘斩神组’的首领,已经确定了是司空皓。而天东这些散修,亦以斩神组自称,就不知首领是谁。不过我猜此人,多半也是上官玄昊的一位故旧无疑。我如今唯独不解的,是他们的资金,到底来源于何处?”

    “此事确实让人费解的!”

    白帝子亦神色凝然的微一颔首,他知道张信现在资金充裕,手里至少捏着十亿十五级贡献值以上的财力。

    可按照神教调查的结果,这些资金,却并未流入到‘斩神组’。这使得他们顺藤摸瓜的打算,完全落空。

    这很不可思议,需知此时的‘斩神组’,至少雇佣了十四位法域圣灵,一百三十位的顶级神师,其余还有神师五百,灵师若干。

    这份实力,已经可以比得上一个一等宗派。他们唯一差的,就只是道军方面。

    可神教至今为止,都不知‘斩神组’是到底从哪里得来的钱财物资,雇佣这如许多的散修。

    “我看过天东斩神组的几次战例,手法不俗,让我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司神命。二者的手法,颇有些相似。”

    “可司神命,已死了十年。”

    高元德的目光闪动,冷冷的说着:“说这些,其实无济于事。天命神子,你现在该早做决断。”

    白帝子失声一笑,随后毫无半点迟疑的答着:“我的决断,是不可因小失大!而对于我神教而已,自然是雪崖渡劫事大,南方之患事小。那位神威真君,若欲以这手段,迫使我神教转而他顾,那是打错了算盘!”

    算来这是他第四次与张信交手,也可能是最后一次,

    他们那位神尊,已是孤注一掷了。为这次的行动,不但动用了三位神使,更包含了四位天域客卿,以及七名神子,与九件神宝,还有高达一百二十位的法域圣灵。神教的所有力量,几乎倾巢而出。而一旦失败,那么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神教估计都再无力量,与日月玄宗为敌。

    所以他白帝子,他也不准备错过这次机会。

    不过算来这次失败的可能极小,白帝子自觉己方的胜算,还在天东一战之上。

    尤其是他们那位神尊,准备的最后应变手段。一旦到了那一地步,日月玄宗或将万劫不复。

    ※※※※

    次日清晨,庄严主持下的紫薇神宿伏魔大阵终于完工。张信则毫不客气的,就占据了中枢紫薇,全面主持这座法阵。

    而庄严上师等人虽是不解,心想这个时候,不应该由月平潮坐镇更妥当?可当考虑到张信以往的骄人战绩,也就并未出言置疑。

    至少他可确证的,此时这位神威真君的战力,已经超于他庄严之上,唯一欠缺的就是法力。而张信如有紫薇神宿伏魔大阵之助,实力必可再上层楼。

    不过之后,张信以自己的灵宠雷角魔犀坐镇文曲,固化金神太上神卫坐镇武曲,却又让人看不懂了。

    紫薇乃是群星之主,文曲与武曲则是一文一武,辅助紫薇,不但再法阵中的位置相当重要,对紫薇星也有极大的辅助作用。

    可雷角魔犀只是一头灵兽,未必能够理解阵法运行,而太上神卫则干脆只是一尊固化金神,

    之后张信的安排倒还正常,以紫玉天坐镇太阴,景天上师坐镇太阳,再让他庄严坐镇勾陈,月平潮则据南极,与北极紫薇对应。

    而之后又有好消息传来,北海的吞海神魔宫静海,联手北面四位天域魔主,五十四位法域神魔,窥伺神相宗的七源岛。尽管这五位天域神魔惜身,只是游荡在神相宗附近,不敢有什么动作,可却使得神相宗大为紧张。

    此时的雪崖上师,已经入驻雪龙渊内。不过张信并无瑕关注,他也开始坐定入静,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帝流浆。

    日月纪七万三千二百一十八年的五月初九,子时二刻,帝流浆如期到来。

    这次的帝流浆,时间虽短,只有十八个时辰,也就是一天半。可灵潮之盛,却是远胜前次。

    张信只觉浑身上下灵能鼓荡,急速的增长。之前服用的药物,也随着这灵潮的刺激,开始发作。使得张信浑身气血鼓荡,海量的灵能,从他的元神之内不断的溢出。

    张信毫不犹豫,就指挥着这些灵能,攻向了体内的‘肉轮’。

    土轮虽是最难完全开拓的一条轮脉,也是支脉最多的一条。不过肉轮这些支脉的结构,却是五轮中,最简单的一条。

    张信前世,之所以才将这条轮脉开拓一半,主要是因灵能量不足。

    而这一世,他不但有着足够的准备,更有着一次开拓经验。而除此之外,更有着他前世所没有的一个优势,那就是金系的灵能属性。

    在五行学说之中,有所谓‘土生金’之说,而金系灵能的犀利,更是所有灵能之首,用来破伐土轮,可收奇效。

    之后还有风雷二系,这同样是两门以攻伐为主的灵能。这三系灵能相辅相合,可使他开头轮脉效率倍增。

    所以张信,甚至还可分出部分神念与小吞天灵能同调,助其开拓肉轮。

    而整个开拓过程,乏善可陈。无非是按部就班,一条条的将之洞开。只是到子时三刻,张信忽感他的南面,忽然间劫力沸腾。

    这正是雪崖渡劫开始的预兆,不过张信无瑕理会,依旧是集结起自己所有的精意神,专注于自身的轮脉开拓。

    神域劫初时并不强烈,所以即便雪崖被人干扰,也能很快调整,并不会有太多影响,所以张信预估,对方真正出手的时间,是在今日的午间,午时灵潮极盛之刻。

    在此之前,他就可以将自己的肉轮,完全打通!

    而此时张信的浑身上下,也溢出了丝丝血点,更有大片的皮屑在脱落,就仿佛是在蜕皮一般。

    这是他体内的血肉,正在剧烈变化的表征。

    灵师开辟这五条轮脉的目的,尽管是为壮大自身的元神,可轮脉本身,对灵师的肉身体质,却也有着极大的裨益。

    此时张信的眼前,就有着叶若为他显现出来,仿佛是螺旋一般的基因结构图,还有各处的细胞扫描图。

    而他现在,每打开一条支脉,这些基因都会相应的,发生了一定变化。都是由外而内,产生的刺激,尽管变化的幅度微小,却使张信收益巨大。此时他体内的那些血肉细胞,正变得更加的强壮,更加的健硕。那些的细胞膜,也更为坚韧,彼此间的结合则益发紧密。

    不过张信,此时并没心思去看叶若显示的那张图。

    他现在的三系灵能,依然在势如破竹的,开凿那冲斥着大量杂质的肉轮支脉。可他的灵能的损耗,也极其惊人。

    张信必须全神贯注,以保证自身的灵能,每一分都能用到极致,而不是浪费在无异之处。

    而也就在清晨时分,天际间的第一缕阳光照射下来的时候,张信的周身上下,蓦然爆出了一团血雾。他却不惊反喜,面上流露出强烈的喜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