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二十章 杀王(九)
    步离一闪身,早已离开了陈袭扑击笼罩范围,接着翻身再进,双手一扬已然是两把匕首寒光闪耀,直指向陈袭咽喉!

    陈袭空中已经拔出了匕首,先上扬再下挥,当当两声脆响,火星四溅,将这两记挥刺全都格挡了下去。门户守得严整无比。

    一旦用力,原来收着的劲道就全放了出来,整个身形重重落地,蓬的一声,雪尘飞扬!

    而在后面伏着的几名亲卫,还未及反应,旁边雪堆当中,都钻出了人来,合身直扑而上,和那些亲卫一下就扭打在一起!

    陈袭想回去帮手,但步离已经欺身而上,匕首如电,招招不离着他的咽喉招呼!

    那边扭打转瞬之间就已经分出了胜负,两名亲卫被按倒,还有一人踢翻对手,爬起来就要拼命,这个时候韩小六的声音响起:“躺下别动!”

    羽箭破空之声响亮,一箭电射而来,正中那亲卫小腿,射了一个对穿,那亲卫扑通一声跪倒,长声大喊:“快走!”

    陈袭咬牙,匕首脱手而出,直奔步离面孔。步离低头闪避,匕首从她头顶飞过。而陈袭也不再拼杀,转身便走!

    亲卫们都是老弟兄,吃了这碗刀头舔血饭,遇伏也就认了。自家带人回来,将来为他们复仇就是!

    陈袭才迈出一步,就听见劲厉的风声,骤然响动,直扑而来!

    这风声如此之烈,就如一条苍龙,正从万山从中呼啸而出,怒吼着向他扑来!

    在一瞬间,陈袭胸中就只有一个念头。再向前一步,自己就会死!

    一支马槊,在陈袭面前划过,扑的一声插入面前雪地当中,碎石迸溅,槊锋直没入石中。在这一刻,陈袭从来没有觉得,死亡离自己是如此之近!

    冰凉的匕首,从后抵上了陈袭的咽喉,却没有割下去。而陈袭只是呆呆的看着眼前马槊,槊杆剧烈颤动,在这山顶,带出了嗡嗡的呼啸之声。

    一个清朗的声音响起,微带讶异:“反应挺快啊?是把好手。步离,放开他。小六,给人治伤。”

    步离撤开匕首退开两步,陈袭僵硬的转头,徐乐身形,缓缓而出,一双锐目,只是打量着他。

    大队人马突然出现,马邑军死守军寨之中,不敢外出。等待着王仁恭的决断。

    而从刘武周到徐乐,都知道哪怕举军而降,都不是这么好投降的。几千兵马带着数万百姓,要越过这些军寨,直抵王仁恭面前。一开始就示弱,王仁恭很大可能,就是下令截杀!

    投降之前,还必须示强,压得各处军寨不敢露头。刘武周才能直抵王仁恭中军之前,举数万百姓,数千之军,请王仁恭纳降!

    这一紧一松的节奏,在离开云中城之后,都已经商议妥当了。

    数万百姓连同数千恒安兵,骤然出现在军寨之前。大队安营,但是哨骑立刻就洒了出去,要将各处军寨的巡哨全部压回去,让他们不敢露头。

    这种事情,徐乐怎么能不当先,当即率领玄甲骑精锐,立刻就深入山间。

    但却没有想到,马邑鹰扬兵的战意,实在不大提得起来。不用双方哨骑对战分出个胜负,自己就退入军寨之中,闭寨死守。

    马邑鹰扬府甚至包括王仁恭在内,都失却了和恒安鹰扬府野战以争胜负的意志。就准备靠着坚壁清野,靠着绵延的防御体系以来防备恒安鹰扬府的决死一拼。

    若不是恒安鹰扬府断粮了,这样绵延的军寨防御体系再是坚固,但守军如此,也能一一啃下来,直打到善阳城下。

    可现在,却没有这个时间了…………

    徐乐率领玄甲骑精锐,巡哨半夜,也没撞见一名马邑鹰扬府的哨骑。只能选了一个最为要紧的制高点,一边瞻看军寨动静,一边设下埋伏,看有没有人会撞上来。

    结果就碰上陈袭这么一个傻大胆的,也一眼就看中了此间地势,足以瞻看清楚恒安府的营地阵势,悄悄的摸了上来,结果正中埋伏。

    要知道徐乐手底下有的是梁亥特部出身的战士,都是能在冰天雪地中等候机警无比的雪狐落网的老猎手,对付陈袭他们这几人,实在是轻松无比。

    若是马邑鹰扬府战意低落到了这等程度,这场投降,看来会顺利成事罢…………

    徐乐转着念头,缓步走到了陈袭面前,打量了他一眼。

    这军汉一看就是老行伍,脸上皱纹如刀砍斧刻,这就是在塞外多年寒风吹出来的痕迹。筋骨强健结实,也自有一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桀骜之气。

    徐乐还没问他,陈袭就已经开口:“你是何人?”

    徐乐一笑,指指自己:“神武徐乐。”

    陈袭瞪大了眼睛看着徐乐,要不是步离匕首还指着他后背,说不定就要跳了起来:“就是你杀光了一营马邑越骑!还打垮了王郡公的选锋营!”

    徐乐笑笑:“好像是我。”

    那几名亲卫被按在地上,腿上中箭的那个也咬牙忍着,任韩小六过来给他打箭包扎。这些老卒哪怕落在敌人手里,也无一声呻吟哀告。听到徐乐报出名号来,却都忍不住发出低低的惊呼。

    虽然神武军溃,是马邑鹰扬府上下有心给王仁恭一个好看。但徐乐的威名,也在马邑鹰扬府中传扬甚久了。只是谁也不愿意多提,省得王仁恭听到就要发飙。

    现下这位了不得人物,就活生生的站在大家面前!

    陈袭死死的看着徐乐,最后低下头来:“入娘的栽在你手底不冤。要杀要剐,动手便是。”

    韩小六一边给人打箭,一边不屑的道:“什么叫不冤?就是执必部的那执必贺,也被咱们乐郎君冲到了面前,汗旗都被咱们乐郎君夺了,你这等人物,算得了什么?”

    陈袭更是震惊,垂首少顷,抬起头来:“你乐郎君是英雄好汉,刘鹰击也是英雄好汉,更不用说还有黑尉迟他们。恒安府咱们上下都佩服得很,但是为什么要驱使百姓来攻军寨?咱们军汉拼命就是,把百姓填在里面算是个什么道理?”

    徐乐打量着陈袭,最后摇摇头:“我们什么时候说要攻寨了?咱们可是来投降的。”

    陈袭几人,眼睛在这一瞬间,瞪得不能再大,死死的看着徐乐。每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恒安鹰扬府这些悍将悍卒,这么大阵仗,突然之间就出现在马邑鹰扬府军寨防线之前。

    居然是来投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