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九九章 改易劫地
    “既然是仿造玄霜真人的旧例,那自然是有一段时间的考察期。”

    张信淡定回应:“本座之意,是聘请月上师,暂时担任本宗客卿长老一职。等到月平潮上师建立了足够的功勋,再请这位,转入本宗内门任职,不知各位天柱,以为如何?”

    当张信语落,皇极等人不由面面相觑,哑然无声。这位既然是直接向在场天柱征询意见,那就意味着此事,是已经进入到了天柱表决的环节。

    随后的结果,也是毫不使人意外,几乎是以全票通过。

    即便谨小慎微如龙丹,这次也没反对。而其余甄九城,原空碧,苏我辰皇浩等人,更是以张信为马首是瞻。

    且在如今这个时节,所有人都感觉到了日月玄宗的力量不足。能够援引月平潮这样的强者入门,对于日月玄宗而言,其实是一件幸事。

    “楚某保留意见!”

    楚悲离又是唯一反对之人:“月平潮之事,我将在会后,与长老院中的诸位参议陈述利害。”

    张信完全没打算理会这位,他知自己如今的声望,在长老院遇阻的可能微乎其微。

    哪怕是援引外人入日月玄宗这种让同门忌讳之事,也不会遭遇太多阻力。

    而接下来的会议,又回归到了正题。该如何助雪崖渡神域之劫,使日月玄宗跨过这一难关。

    “即便有真君与月平潮在,也未必就能镇压得住本山,”

    皇极再次置疑,他知张信在日月玄宗的群山内,可以当成一个上位天域来看来。而月平潮有群山法域之助,也可匹敌一位伪神。

    可即便如此,他也仍不看好。

    需知破坏远比防御简单,对方只需对雪崖稍加干扰,就可使后者功败垂成。

    而那位神尊,在日月本山的内部,可是能行走自如的。

    此时的雪崖上师,却忽然苦笑着开口:“其实不久之前,我就已向归真子师弟请示过。这次的渡劫地,我将选在雪龙渊,而非是月潭。”

    他这句道出,顿时殿中落针可闻。

    雪龙渊,乃是日月玄宗现在,掌握的五大地级渡灵之渊的一处。不过其方位,却不在日月本山,而是距离这里九千里外的所在。

    可在本山,他们还可借助这里的神级法域与十八级大阵,将敌人拒于日月神山之外。而如在雪龙渊,他们的防御与应变能力,却要下降好几个层次。

    “雪龙渊?也就是说,雪崖师兄的神级法域,已决定了要以冰系**为主?”

    玄照上师若有所思的问着:“就不知道师兄你,究竟有着几成的把握?”

    雪龙渊与日月双潭不同,这处渡灵之渊虽也是地级灵渊,却偏向于寒系。

    在此处参悟与修行冰系功法,都有着事半功倍之效。对于那些选在此处渡劫的冰系灵师,也有着极大的裨益。

    玄照猜雪崖之所以决定以冰法为法域主干,还是为执掌太玄静旗。这位以往可是冰火雷三系兼修,且齐头并进的,且都有着不俗造诣。

    “如在雪龙渊渡劫,至少可增我一成把握!”

    雪崖不但语声坚定,眼中亦精芒吐露:“这次我雪崖侥幸,得了神石要塞内诸多上古药剂。自问如无意外,就有六成以上的机会,登顶神域。”

    他这次放弃月潭,而选在雪龙渊,固然是为自家添了麻烦。可他却更知,日月玄宗付出巨大的代价,助他渡劫,可不是为迎接他雪崖的陨落。更不是一个对宗门实力毫无裨益,只空有寿元的废物。

    这个时候,他可不能有半点谦让与克己为人之心。

    而此时玄照等人的脸上,也都纷纷浮现出了惊喜之色。

    六成的机会,这已极高了。需知昔日宗门内的那些神域,在临劫之前,自度成功率最高的也仅仅七成左右,

    这是灵师的修为达到一定程度后,对自身未来的感应,玄而又玄,却很少有差错。

    张信亦是心神一振,可他随后就觉一阵头疼。

    雪崖展露的信心,固然使他欢喜。可接下来该如何排兵布阵,却又是一个难题。

    他原本以为,以自身现在的实力,加上大幅强化后的太上神卫,可以很轻松的镇压这本山一切异动。

    可放在雪龙渊,他顶多就只有五,六成的把握。

    也就在这时,那殿门之外,却蓦然换来了一道清朗之音:“神威真君可是为人手为难?怎就忘了我与玉兄?”

    张信面色微动,看向了殿外。只见那裂海亲王云勿空,水剑仙玉明皇,正在庄严上师的引领之下,走入到了天柱殿内。

    张信顿时蹙眉,有些怨责的看向了庄严上师。而此时那玉明皇,则是一笑:“真君无需责怪庄兄,这是我二人主动要求。我紫薇玄宗与贵宗虽还未定下正式的盟约,可彼此之间,却已可以盟友视之,这个时候,怎能袖手旁观?”

    说到这里的时候,玉明皇的语声坚定异常,注目着张信:“总之真君如有什么事,可用到我玉某,一定不要客气。”

    他在不久之前,也得知了问非天,独身侵犯日月玄宗境内一事。

    可这事并不能让他有任何幸灾乐祸之念,反倒是心凉无比,对于这一盟约,再没有任何迟疑,

    神相宗与太一神宗之间的默契与勾结,已经触犯了紫薇玄宗的底线。

    ※※※※

    等到会议结束,张信恭送众多天域离去之后,就也又大袖一挥,使一块水汽凝聚的画面,展现在他的眼前。

    那正是问非天与巩天来搏杀之景,时隔半刻之后,外情司终于能将那边的影像,传入本山之内。

    其实那边大致的战况,张信一直都在通过叶若的监测卫星关注。不过后者提供的影像,远不如外情司让专人传回来的这么清晰。

    自从他们的‘天基防御系统’与‘天眼监测系统’都被破坏之后,叶若的情报搜集能力,已经大幅降低。

    且直至如今,都没开始修复。此时他们位于赤月月背的基地,才刚完成百分之九十五的进度。

    预计中那些用于替代卫星的隐身战船,至今都还没见踪影,

    不过张信还没来得及细观那些影像,却忽听身侧,那楚悲离突然冷声说着:“我没想到,你上官玄昊,居然还有返回日月本山之日”

    张信微一楞神,侧目向这位看了过去,随后唇角微挑:“楚师兄这些话,是对我说的?让人莫名其妙呢。”

    楚悲离却丝毫都不理会张信的言辞,直接就将张信,当成了上官玄昊:“我想上官师弟你现在,一定是很得意吧?不但拿回了广灵山失去的一切,如今更前景光明,神域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