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302章 黑暗之潮(下)
    其实兽人跟食人魔有着相当大的差别,但在那股绿色的狂潮里,感觉都特么一样。

    血帆海盗们只看到绿色的狂潮越过每一个有水的泥沼,踩遍每一寸草皮,将阻挡在潮水前进道路上的一切东西都撞碎。

    或许兽人的脚下有着五颜六色的蛇虫正从沼泽之中四散逃离,然而一切都被碾压了。

    坑洞,山岗,沼泽,视线所及之处大地如潮水般喷涌出绿皮兽人。当太阳艰难的跋涉到更高的天空的时候,更多船在陆地上出现了。

    为了避免造好的运输舰被之前海上占优的人类破坏,兽人采用了更为简单粗暴的办法保护自己的船——这些几十吨一条的运输舰,被统统放到了岸上,在舰炮所不能打到的地方堆积起来。

    在兽人要发动总攻的时候,就由兽人苦工托着船底把船送下水。

    一条条沉重笨拙但却明显可见的移动的运输舰,组成了一个个巨大的波浪缓缓漫过地面向海边推进。

    看着这支航行在陆地上的舰队向他们这边移动,血帆海盗们一言不发,充满敬畏的观察着面前的一切。

    法瑞维尔公爵一辈子都生活在海上,但是他以前从未看到过类似于现在的这种情形,数不胜数的兽人正在覆盖整个地区的地表。他们用自己的强壮的身躯,有爆炸性肌肉的臂膀,满是獠牙的大嘴巴,血红的眼睛,以及绿油油的皮肤编织出一条世界级的毯子,覆盖住了阳光所及的每一个角落。

    法瑞维尔公爵不断后悔着,他很清楚,如果将这支恐怖的大局全运送过北部大陆,那么人类的覆灭恐怕就要进入倒计时了。

    然而就在他身边,一个兽人剑圣一点都不给面子地擦拭着他的大刀。

    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超级强者,曾经有十几个他手下最好的水手企图冲杀上去,可惜没有一个能靠近他身周两米范围内就被切成碎片。

    看着那一艘艘被轰然丢到水面上,溅起无数水花的运输舰,法瑞维尔瞥了瞥五十米开外的僚舰——他女儿杰西的旗舰上。

    杰西对他打了一个只有他才能看懂的手势。

    “全舰队听令,起锚!出航!目标——该死的库尔提拉斯舰队!”法瑞维尔公爵大喊着。

    十几分钟后,应和着晨曦的闪光,整支血帆舰队如同一条弯曲的弧线,笔直刺向大海。他们即将从巴拉丁海湾一直往北,越过阻隔南北两块大陆的海洋,向必定等候在海面上的库尔提拉斯舰队攻去。

    初春的湿漉气息夹杂在风中,从奥格瑞姆鼻子前轻拂而过。

    起伏不停的兽人大潮同行跟广袤海面上翻涌的波浪完美地连接在一起。奥格瑞姆骑着巨大的白色战狼正昂立于海边山岗上,咋看上去,他就像是伫立在波涛的巅峰之上。

    眺望视线尽头那条闪着光的海平线,奥格瑞姆不禁豪气冲天,【毁灭之锤】指着远方:“只要能通过这片海!部落的勇士可以毁灭任何世界任何生灵的抵抗!”

    “会的!”大名鼎鼎的格罗姆*地狱咆哮扛着那把同样凶名远扬的【血吼】巨斧,来到奥格瑞姆身边:“尽管我始终认为兽人以外的种族都不可靠,我也不喜欢你对待外族的态度,不过我喜欢你总能解决问题的本事。”

    奥格瑞姆丝毫不在意格罗姆的抱怨,巨大的战锤跟血吼的斧面轻轻碰了一下。两把威名遐迩的大杀器发出一声沉闷的重器撞击声。

    “人类最强的王国是洛丹伦,我们洛丹伦见。”奥格瑞姆龇了龇牙。

    “洛丹伦见!”格罗姆头也不回地走下山岗,留下一连串深深的脚印,以及一个光辉的背影。

    兽人运输舰队还在不停塞人,先行一步出发的血帆舰队和兽人的主力舰队在早上10点左右的时候就遇敌了。

    一名艘有着典型精灵风格的扁舟似的超轻型快速侦察舰出现在海平线上,随后,在血帆舰队敲响警钟的时候,海平线上出现了帆影。

    法瑞维尔公爵一皱眉。

    太早了,整支舰队还没完全驶出巴拉丁海湾,就碰到了倾巢而出的库尔提拉斯舰队。看来联盟的海军似乎打定主意,要在这里全歼他们血帆和兽人的主力舰队,重新取得制海权。

    怎么回事?!

    法瑞维尔公爵不由望向自己右侧大半海里外,自己女儿的旗舰。

    不过,既然碰上了,那就战吧!

    “传令!全舰队右舵40度。我们要尽可能抢占上风方向。”

    公爵的命令刚落下,就遭到了无情的反对。一个会通用语的兽人把战斧狠狠地拍在护栏上。

    “不用那么复杂,直接进攻!”

    “见鬼!抢占上风方向是常识!”

    “伟大的部落不需要你的所谓常识!只需要你足够靠近敌人的舰船。火刃氏族的勇士会解决一切问题。”兽人瓮声瓮气地说道。

    法瑞维尔公爵不是没听过某个兽人酋长单人单斧头拆了库尔提拉斯几艘船的丰功伟绩,只是他没想过,兽人居然准备用这种无比简单暴力的方式解决一切问题。

    这简直颠覆了一切海战常识。

    不!不止是常识。

    法瑞维尔很明显感到了兽人的不信任。

    那个万恶的大酋长巴不得他的血帆舰队跟人类舰队拼个同归于尽,好让兽人的运输舰能够安然无恙地通行于这世界上每一个海域里。

    “切!”

    不过形势比人强,公爵最终狠狠地一挥手,十几秒后,一面血红底色的纹章旗在他的旗舰上迎风展开。

    这个简直白痴一样的命令,马上受到了各艘指挥舰发来的再三确认旗号。

    一咬牙,确认。

    就这样,整支血帆和兽人联合舰队化成两列纵阵,像个傻子一样直冲上去。

    而更为‘理智’的联盟舰队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螃蟹,舰队展开,如同张开钳口一样,包围的态势在半小时内形成了。

    上午十点四十五分,后世闻名的‘巴拉丁海湾之战’打响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