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九七章 大战前奏
    ps:更新晚了,抱歉,今天有2章,下章更新稍晚。关于收益分配,这次日月玄宗的总收获是七百多亿,前后三次进账。

    ※※※※

    当张信再次乘着独霸号,返回日月本山的时候,那船台附近,依然是人山人海。而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他的狂热拥趸。

    如今的张信,在宗门内拥有为数众多的崇拜者。尤其是近几年内,加入日月玄宗的数十万年轻弟子,无不都将张信视为偶像。

    据说其中一些人,已经在模范他的举止与语气,每日见人,都是鼻孔朝天,开口闭口都是本座如何如何,或是我狂剑狂师云云。

    这使张信颇感不安,他当初之所以要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骄狂之态,是避免神教与其他暗中之敌的怀疑。那时他可没想到自己,会沦为别人模范的对象。

    毕竟以师长与长辈的角度来看,大抵是希望自家的弟子,能够谦虚谨慎,虚怀若谷的。

    而如今身为神威真君,第一天柱的张信,可不想看到他的这些后辈,会因模仿他的言行而遭遇危险,甚至枉送了性命。

    不过在这事上,张信却是无法可想。可好在他如今羽翼已丰,不再畏惧各方势力的猜疑与打压。

    他现在的岁数,也刚好到了结束‘中二病’的年纪了。日后需得尽量谨言慎行,逐步将自身的形象,给扭转过来。

    总而言之,他必须得给日月玄宗的后辈们,做一个好榜样才行

    “不意贵宗门人,对神威真君竟崇敬至此。”

    玉明皇与张信一同走下了独霸号,他一边御空而行,一边眼含惊异的扫望着四周。

    不过玉明皇真正讶异的,可非是他对张信说的内容,而是聚集在独霸号附近的人潮。

    他目测这里汇聚的灵师,至少达三十万人之巨,其中六成,都在二十岁左右。

    由此可见,日月玄宗近年扩招弟子的力度。且这还仅仅只是日月本山而已,其余的上院,分院的新晋弟子,想必也不在少数。

    据说这六年内,日月玄宗至少招纳了一百二十万的新晋弟子。他当时听闻这一消息时,还觉太夸张。可如今看来,只怕他们外情司推算出来的数字,还是有些保守。

    而一旦这批弟子在日后十年内修行有成,那么日月玄宗的道军数量,必将急剧扩增

    他那皇甫师兄的判断,果然是对的。日月玄宗未来有着此等实力,如不将之尽快引向北海,与太一神宗相互消耗。那么日后北地的形势,只会继续恶化。

    十年之后,以这位神威真君的手段,也必将稳定天东。那个时候的日月玄宗,至少可召集三百万以上的大军。一旦挥师北上,北神宗是绝没可能再守住落雁河防线那七十余座灵山的。

    那个时候,日月玄宗必将独霸北方,成为可与大罗玄宗比肩的存在。

    这些念头,说来复杂,可在玉明皇的脑海之内,却是转瞬即逝。他脸上则依旧笑着:“我想即便是七千年前,贵宗的雷神简无敌,只怕也不能如真君这般广得爱戴。”

    “玉前辈这莫非是欲捧杀在下?我张信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至少现如今,我是绝不敢与我家简祖师比较。七千年前,我家这位祖师可是举世无敌”

    张信正说到此处,却忽然语声微顿。随后他就转过了身,眉眼凝然,面色阴沉地看向了西面。

    此时云勿空与玉明皇,也都察觉到了异样,二人先面面相觑了一眼,才由前者开口询问:“不知神威真君,是因何故惊怒至此?”

    “无事!”

    张信将袍袖一挥,脸上又恢复了笑容:“二位可随我庄,元二位师伯前往神玄峰,我家掌教,已对您二人望眼欲穿了。”

    就在他语声落时,那庄严,元神机二位上师已经带着一众随从,迎了上来。

    这二位天域上师,一是斗部首座,一是枢机堂首座,是如今日月玄宗内,除宗主归真子与神威真君张信之外,地位最尊贵的二人。

    由这二位亲自接待,已然彰显了日月玄宗,对云勿空与玉明皇等人的重视。

    而就在目送这一行人远远离去之后,张信也飞身而起,直往月峰山的方向疾飞过去。

    他刚才确实是因惊怒失态,就在一刻之前,无相神尊问非天独身进入西庭山上院境内,与镇守此间的巩天来爆发大战。二人交战伊始,那边一座名为‘明藏’的灵山,就已被重创。

    而此时距离帝流浆到来,已经不到十日

    ※※※※

    当张信抵挡月峰山天柱殿的时候,楚悲离与苏我辰,司空道这三位驻守本山的天柱,早已经抵达。

    旁边还有玄照,离恨天,皇极,萧神意,雪崖,灵感等六位天域上师在场,其中后三者,是十天前护送那些‘古代奇珍’,先他一步返回的日月本山。

    此外就是外情司的首座方龙子,暗堂的首座景天上师。

    而此时这几位,莫不都是脸色凝重异常。

    张信到场之后,就直接走到了天柱殿的最上首处:“诸位既已齐聚,那便直接开始吧!”

    此处离恨天等人都无异议,如今的事态,已经到了相当紧急的地步了。

    而随着张信一道印符打下,此处的大阵,立时开始了启动。随后龙丹与甄九城等诸多出镇在外的天柱,也都纷纷显露身影。

    等到十大天柱都已在这天柱殿内现身,张信就询问坐于下手的二人:“战况如何?可查到太一神宗,有何异动?”

    那位无相神尊问非天,一般是不会轻离灵龟岛的。

    出现如今这个情况,说明这位,要么打算自家的基业弃之不顾;要么是已不将背后太一神宗的威胁放在心上。

    而以问非天的理智,毫无疑问是后一种可能居多。

    “太上神宗的使者,近日确实频繁出入于灵龟岛,”

    暗堂首座景天,语声凝然的答着:“不过他们两家之间,到底密议了何事,又达成了什么协议。非我能知。”

    他说话之后,就又目视外情司首座方龙子。

    暗堂负责侦缉一切可能危及日月玄宗存亡的大小要事,可对外的情报搜集,终究还是外情司的专责。

    后者则是面色清冷:“半日之前,我外情司的三位暗子,已经查得太上神宗的神域之一的神影尊者,很可能以随从身份,藏身于他们使团内。我没想到,他们会这么快就达成了协议。”

    玄照闻言,不禁一声微叹:“这还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啊。”

    此时那神石要塞引发的风波,才刚过去二十天。结果他们日月玄宗,就又再次面临危局。

    “这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皇极也是眉头大皱,语声中满怀不解:“我看神相宗此举,分明是与虎谋皮!以问非天之智,怎就蠢到这个地步?”

    “还能是为什么?”

    龙丹一阵冷笑:“无非是利益熏心,贪心不足!”

    需知他们日月玄宗,并非是一定要与神相宗为敌的,早年对于这个与太一神宗之间的缓冲,也是极其的友善。甚至在近两万年内,屡次向神相宗伸出援手,助此宗避过数次灾劫。

    可问题是神相宗自问非天崛起之后,就不再甘心偏居一隅,也不愿自家苦守北海,一直面临太一神宗的重压。这位为此,甚至不惜为此与神教勾结,耗动他们日月玄宗的根基。使得他们两家,从此反目成仇,一步步走到如今不死不休的境地。

    张信闻言之后,倒是反应平淡。

    他们两家以前的关系再怎样好,现今说这些也无异议的。

    而此时的神相宗,确已被逼到绝境了。

    他们与紫薇玄宗几家的盟约,瞒不过他人之眼。这对于神相宗而言,就几乎就是等同于把刀,架在了他们的脖子上,

    试问此时那位无相神尊,怎么可能不筹谋反击?也不能不饮鸩止渴。

    再神石要塞之后,这位是绝不可能容许日月玄宗的实力,再继续壮大的。

    “那么巩天来师叔与问非天战况如何?”

    张信继续询问:“可能传回影像?”

    这次方龙子存神感应了片刻,才出言回道:“无相神尊的无相神斩,犀利绝伦,这世间少有人能与之对抗。不过巩师兄借助群山法域,倒是占据了上风。至于二人间的战斗影像,我外情司正在布置,还需一段时间才可传回本山。”

    张信闻言,却下意识的蹙眉:“上风?”

    “不错!”方龙子肃然答道:“据说巩师兄,已经将问非天,逼退至距离边境之外不远。”

    张信却一声冷哼:“立即传命巩天来,让他绝不可靠近群山边境七十里距离!”

    说完这句,他又朝离恨天一礼:“请师尊携我宗神宝‘金风元锤’,尽快动身前往西庭山上院,助巩师叔一臂之力!”

    之前天东紧急之时,长老院曾授权巩天来,随时都可炼化神宝‘金风元锤’,以应对可能到来的危机。

    可在天东乱局平定之后,巩天来已经将这件神宝,重新上缴给了灵宝殿。

    那离恨天闻言之后神色微动,随后就果断的起身道:“那边确实拖不得,我这就动身吧。”

    说完这句,他就已闪身出了这天柱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