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八零零章 紫薇神宿
    “我想上官师弟你现在,一定是很得意吧?不但拿回了广灵山失去的一切,如今更前景光明,神域可期。”

    张信闻言,不禁又嘿然一哂,将双手负于身后:“若本座真是上官玄昊,那自是得意非常。那么楚师兄,是有什么见教么?”

    楚悲离则是长吐了一口浊气,语声凝然:“记得昔日的上官玄昊,也如你今日一般的狂傲自负。可人要赢一时容易,可要想赢一世,却不简单。”

    “所以是师兄要劝本座不要得意忘形是吗?”

    张信淡然回应:“确实,昔日上官玄昊正值巅峰之时,却陡然跌落,出乎许多人的意料。师兄这个教训,本座记下了。”

    随后他就拂了拂袖:“若无他事,楚师兄可以退下了,我这里还有要事需要处理。”

    楚悲离的瞳孔微缩,随后就笑了笑:“师弟看来是不肯将楚某的话,放在眼中了,可如今日月玄宗内外狂风恶浪不绝,非具大气运,大智慧,大神通者不能平复。而这第一天柱,虽是执日月群山之牛耳,却也同样是一份责任。不管师弟你是否上官玄昊,总之好自为之吧。”

    说完这句,他就化光而去,离开了这间天柱殿。

    张信此时,也没心思仔细去看那巩天来与问非天二人的战斗影像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就只是问非天不断寻觅锁定巩天来的真正方位,后者则不断的以天元之力,来扭曲前者的时空感知。

    只有当那位无相天尊不耐,准备向周围灵山下手时,巩天来才会出手牵制阻拦。后者的风刃与风元破,亦有不逊色无相神斩的威能。哪怕是问非天以量子纠缠法,在身前编织出的‘无相天盾’,也不能将天元战圣无视。

    张信在发觉巩天来并无落败身死之忧,与问非天对峙鏖战的方位,也的确是距离边境百里以上之后,就彻底放下了心。

    这位天元战圣,尽管有时候行事冲动了些,却绝不愚蠢。

    之后张信,就又目视着楚悲离离去的方向,陷入凝思。楚悲离的这些话,虽让人莫名其妙,不过有一句话说对了,身为第一天柱,在执掌权柄的同时,也将承担极大的责任。

    而这一次帝流浆,雪崖的渡劫,就是自己出掌第一天柱后,所需面临的第一个危机。

    ※※※※

    之后的张信,就又陷入到了忙碌中,

    尽管他在事前,也曾猜测雪崖可能会放弃日月双潭,而选择雪龙渊。可雪崖做出的决定,还是打乱了他的一些计划。

    比如谢灵儿,周小雪与墨婷三人的神师劫,还有小吞天的第二条轮脉,以及蔺初夏冲击三级神师等等。

    时隔数年之后,谢灵儿三女都已陆续九级圆满。而尽管她们三人的战境,已经是第五战境。可已没必要,在灵师阶段再继续积累下去。

    第五战境灵能入微,已经足够支持他们,打通比较容易的气轮与风轮,而且有七成可能,是完美的轮脉。

    又因神石要塞的出世,她们奉命在群山边境巡查,期间历经大小战事四十余场,不但战功显赫,也拥有了足够的磨砺。

    而小吞天,这小家伙也已在药物的作用与张信指导下,将‘血轮’开发到了极致。

    接下来的下一步,就是与他一样,打开完美肉轮,拥有庞大的气元。

    至于蔺初夏,让人遗憾的是,这女孩的前两条轮脉,只有一条完美的‘水轮’。不过相较于张信的前世上官玄昊,蔺初夏的根基却也很不错了。

    天罗宗为使此女,拥有更多的法力,催动‘天罗雷鼓’,在这方面还是很用心的。

    原本张信,则是打算在眼皮底下,就近照看这几个女孩与小吞天开辟轮脉的。可如今他要前往雪龙渊,自然是没办法,再将她们一起带过去,只有小吞天必须随行。

    如今他也只能在事前,尽量多给予这几个女孩一些指点,让她们能够更顺畅的打通轮脉。可其实他能教导的也不多,谢灵儿她们都自有师长。所以主要还是蔺初夏,需得他精心调教。

    除此之外,张信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需要处理。众所周知,日月玄宗的神威真君,可从来都不是被动挨打的性子。

    对方既然打算在帝流浆生事,要阻断雪崖的道路,那么他张信,自然也得有足够回敬。

    一直到帝流浆的前二天,张信才带着紫玉天,月平潮与古昱三人,一起赶到了雪龙渊。

    雪龙渊距离日月本山大概一万二千里,日月玄宗在此处有一名为‘大御’的天域灵山,专用于守护这座地级的天域灵山。

    而当张信抵达之时,提前入驻这里的三千斗部灵师,正在庄严与景天二位上师的指点下布阵。

    原本张信给庄严与景天委派的任务,是监控与截击北方之敌。可有了玉明皇,云勿空二人的加入之后,他能够使用的力量,却由此变得充裕起来。

    所以这二人也被他召回,任务也换成了坐镇天御山,担负起为雪崖护法之责。

    至于二人所布之阵,是张信从篆星楼的阵图中,挑选出的一副名为‘紫薇神宿伏魔阵’的十五级大阵。

    其实大御山原有护山阵法,且规模也是十五级。可张信却在前次天柱会议时就已定策,决定重新更改大御山的阵基。

    而要说这两座阵,有什么不同。是一个对日月玄宗所有弟子开放,只需持有玄宗符印就可出入自如;一个则只能允许张信等人进出掌控。

    雪崖将渡劫的地点,更易成了雪龙渊,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他在这边可以针对神尊做出防御,而非是像月潭那样,对于那位神尊而言,几乎毫不设防。

    而张信抵达之后,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检查这座大阵,看看有无疏漏。除此之外,他还另外带了一个阵盘,名为‘紫薇都天阵’。

    在地球联邦的古代,紫薇星也被称为北极星。因为全天星辰皆绕着北极星旋转,故中国古代认为紫微星是众星之主,也号称斗数之主,谋略之主,政星之主,是命理学紫微斗数中的主星之一。

    而在穹星,也有紫薇。不过其方位,却与古地球的不同,除此之外,还有二十八宿。

    紫薇号令群星,自有掌控二十八宿之权,而‘紫薇神宿伏魔阵’,就是由此而来,与周天星象对应。

    至于‘紫薇都天阵’,是张信令叶若,以‘圣墨’,也就是‘酞菁铜’格外制成的阵盘。尽管规模极小,只有不到二十丈方圆。可因‘酞菁铜’良好的灵能导向力,这阵的级别,却是极高。相当于十二级的大型阵法。

    而如将此阵,置于中天‘紫薇’方位,可以大大加强‘紫薇神宿伏魔阵’的威能。

    这是张信的一个杀手锏,准备在关键的时候使用,即便是在此渡劫的雪崖,也未告知。

    所以当庄严与景天两位上师,赶来与张信见面的时候,都是愁眉不展。

    “这紫薇神宿伏魔阵虽已布成,可以我等之力,应付个七八位天域,就已是极限。”

    庄严语声沙哑晦涩:“只我三人,实在太少。”

    如果是正面搏杀,那么他与张信,景天,月平潮这几人联手,在群山法域内,足可镇压十五到二十位的上位法域,都不是问题。

    可对方的目的,并非是生死搏杀,而只是阻挠雪崖渡劫。

    他们无需费太多力气,只需稍加干扰,就可令雪崖死于劫力之下。

    景天上师则是微叹:“其实以我之见,这次可真不是个好时机。”

    张信神色淡然,看了这位一眼。他知道宗门之内,对于雪崖欲借助这次的帝流浆,冲击神域的打算,是不乏非议的。

    主要还是因不看好,一来周围形势不佳,二来对雪崖并无信心。

    这位如果成功了固然是好,可若雪崖失败,而神月峰的施洛神,神静峰的古慧上师,也未能成功证就天域。那么他们日月玄宗的天域数量,就将降到十一位了。

    此外这位,还是门中唯二的上位天域之一

    这会使日月玄宗的压力大增,在这些人看来,此举实在过于冒险。

    而这位暗堂的景天上师,无疑是这些人的一员。

    “师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旁边的庄严,果然是很不满的训斥:“雪崖师兄,为我宗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已有二千余年。我等这些后进天域,谁没受过他的恩惠,而我等这些年,可曾有一事益于雪崖师兄?如今师兄渡劫,自然全力襄助才是,怎可在这时候,生出畏怯之念?”

    说到底,他们这些灵修组建一个个宗派,一个个势力的目的,不就是为了互助互益?在一些自己力不能及的时候,可以借助他人的力量、

    “师弟我怎敢有畏怯之意?”

    那景天上师忙摇了摇头,一声苦笑:“只是担心我等的能力不足,使得雪崖师兄功败垂成而已,这既不利于我宗大势,也有负于雪崖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