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 杀王(五)
    雪原之上,密密麻麻,俱皆是人头涌动。

    大队百姓,扶老携幼,向南而行。这些百姓都是云中之人,本来依附云中城度冬。当云中城粮秣将绝之际,为了生存计,只能随着刘武周南下请降。

    云中之人,从来生长在最恶劣的环境之中,哪怕百姓,也坚韧过于常人。突厥入侵,则坚壁清野,随军转运,跟随而战。冬日依附云中城熬冬,纵然居于地窝子,计口授粮不过半饱。但每日还能乐呵呵的不以为意。

    但是现下,这些百姓却沉默寡言,只是蹒跚向南而行。大队人潮之中,只能听见偶尔传来的孩童哭闹之声。

    云中之人,环境酷烈,生死无常。但自有一份骄傲在。突厥在侧,岁岁侵扰。但仍然死死守着祖宗之地,一次次的将突厥人堵回去。而云中男儿组成的恒安鹰扬府也是天下最为精锐之师。

    但是这份骄傲,却随着刘武周一声举城皆降,而被打得粉碎!

    纵然只是百姓,也仍觉得屈辱万分。

    可是又有什么法子呢?再强的敌人,也可以持刃而上,拼个你死我活。可没有粮食,天大本事的好汉子,也只有瞪着眼睛饿死。看着满脸菜色的婆娘娃娃,也只有垂下一直以来高昂着的头颅!

    在这大队百姓周围,是恒安鹰扬兵卫护。这些战士,也都沉默而行。或者马上,或者步下,遮护着这大队百姓的前后左右。辎重车队也夹杂在百姓队伍当中,车上装载着仅剩的一点粮秣,但已经掉膘严重的瘦马,都已经显得不堪重负。

    每到大队停顿下来的时候,荒原或者山路之上,就简单垒砌起一个个灶台,百姓们去拾拣枯枝,然后开始造反,不论是恒安鹰扬兵还是百姓,人人口粮都差不多。

    原来在云中城内外,军民分野就算是有限,却还是有的。云中之地民风剽悍,冲突也不在少处。但是现下,这些隔阂几乎全无,大家都是在这雪地中艰难南行,互相照料,直到走到王仁恭的面前。

    这个时候,又到了暮色将临的时候。大队人马早早就停歇了下来。开始寻避风处安顿,眼见就要进入群山之中,行进在其间,不比在雪原之中,发生了什么变故恒安甲骑就能呼啸而至。谁也不知道莽莽群山之中穿行,这数万百姓甚或整支恒安鹰扬府会遭至什么样的命运。

    百姓安顿下来,准备好生休息一夜,积蓄.精力体力,好应对深入山间的不测。前些日子缩减的口粮今日加倍发给,到处都是灶台,到处都是火光,到处都散发着食物的香气。百姓们似乎忘记了命运的凶险,围坐在一个个火堆旁边,大口大口的喝着热汤。队伍当中终于有了点人声,但更多还是沉默,火光映亮了一张张疲惫憔悴的面孔,每个人神色各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军中骨干军将,全都撒了出去,深入山间,打探明日要通行的道路,准备保障这军民混杂的数万人明日通行顺利。剩下恒安鹰扬兵就在营地之中照料,分发食物,维持秩序。

    陈凤坡就在其间,已经忙得满头大汗,皮帽都摘了下来,只是冒着腾腾的热气。

    分给玄甲营照料的百姓约有五六千人,一路行来,照应好他们,可是一件不轻松的活计。

    陈凤坡打仗实在是不怎么成,一到上阵,自家就能紧张得快尿裤子。但是却心肠软,心思细,在神武那么多年,将地面都维持得大体平安,人缘上佳。现下这五六千人的担子沉甸甸的担在肩上,陈凤坡一路就是跑前跑后照料,吃喝拉撒全都管了起来,每天难得有两个时辰好睡,眼看着就瘦了下来,皮袍裹在身上都显得空空荡荡,哪里还看得出来原来在神武时候安闲富态的模样。

    今日口粮加倍发给,操持完吃喝之后,又安排辎兵去烧热水,至少让百姓们能刷洗一下脚,便于明日赶长路。好容易布置停当了,自家才寻了一块大石头坐下,拿起一碗已经凉透的汤,再一块干馍,准备和自家牙口叫劲。

    突然之间,背后传来脚步踏雪之声,陈凤坡回头,就见一脸病容的罗敦已经走来,身侧也无人拱卫,正吃力的拾拣起他随手丢掉的皮帽。

    陈凤坡忙不迭的跳起来:“老族长,这怎生敢当?天黑了风大,你这般出来走动,受了风怎么办?乐郎君得知,还不得治某的罪!”

    罗敦展颜一笑:“一路都在车上,你们照应得周全,老头子能有什么事?镇日躺着,也是骨头痛,出来消散几步也吹不坏…………倒是你,日夜奔走,不要冒了风才是。赶紧将自己遮裹严实点。”

    罗敦将皮帽递了过来,陈凤坡接过合在头上。有许多话想说,一时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倒是罗敦打破了沉默:“也不去看看你的夫人?一看就是养尊处优的,倒是跟着咱们吃这辛苦,屈了你们了。”

    陈凤坡摇头苦笑:“女营有韩大娘照应,某有什么不放心的?现下这么多人都要照应,实在是分不开身。”

    他又深长的叹息了一声:“谁不想过安稳日子?可这一步步的,就被王仁恭逼得活不下去,先是屠了神武,幸得乐郎君赶来搭救。到得云中罢,又绝了咱们粮食!这位王郡公,从来没将咱们性命放在心上,既然活不下去,那就只得拼命!”

    罗敦一笑:“老头子虽然是异族人,却也知道,王仁恭这样的人,所在多有。走到哪里,都会碰到的。”

    陈凤坡神色凄苦,喃喃道:“那又能如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罗敦点点头:“看阿乐的吧,看他到底能不能带着你们,闯出一条生路来。”

    陈凤坡点点头,脸上苦笑,就未曾消退过:“不指望乐郎君,还能指望谁?说实在的,这位刘鹰击,某也信不过!”

    罗敦不接这个话题,转身而去。

    看着罗敦同样消瘦的背影,陈凤坡突然放下手中汤碗干馍,抢上前去,搀扶住了罗敦。低声道:“老族长,你也是咱们当中定海神针一般的人物,还是好好珍重身子,帮乐郎君一把。乐郎君毕竟还是年少…………”

    罗敦慢慢摇头:“…………我们真的是老了,当年我们,一个个都失败了。乌头,徐敢……都老了,都死了。咱们尝试过了,翻不过这天来!现在就看阿乐,能不能杀出一条血路来!”

    陈凤坡转头向南,看着群山之间。

    明日就要踏入王仁恭布下的延绵军寨控制的山路之间,大家还能不能平平安安的一直走到王仁恭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