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七章 杀王(六)
    站在军寨之上,满眼所见,对面雪原,尽是篝火火光燃动。

    军寨寨墙之上,马邑鹰扬兵猬集一处,低声议论。虽然夜色已深,但无人回去入睡。不少人自相窃窃私语,但是押队的火长队正等人,也无人制止弹压,只是脸色难看的注视着远方场景。

    脚步声响动传来,一名军将大步走上寨墙,看着眼前一切。

    这军将正是当初老马邑军将陈袭,参与了神武城下奔溃,又善阳城下闹事,一向又是嘴巴臭脾气硬,哪怕在王家刻意接好这些老马邑军将之际,都未曾得到提拔,还被赶到了北面来,一边参与修建军寨防线,一边驻守屯扎,足足喝了一两个月的西北寒风了。

    陈袭大声询问:“情形如何?”

    他麾下一名队正也大声回答:“数了一下篝火,若不是虚张声势的话,怎生也有两三万人规模。”

    陈袭哼了一声:“刘武周带两三万人来打仗?不等啃开我们这些寨子,饿都饿死了。还打个屁的仗!”

    队正脸上露出恐惧之色:“他若是驱百姓以填沟壑,要拼开我们这些寨子呢?”

    寨墙上军将士卒都打了一个寒噤。

    驱百姓以填沟壑,用人命蚁附换打开对手防线。这是战场上最为残酷的景象。若是真到了这种地步,就代表马邑一郡,这场战事要打到全郡彻底毁灭的程度。而刘武周的恒安鹰扬兵,也再不是大隋经制之兵,而是失却了所有约束,所有道德底线,走到一处就毁灭一处的恶魔队伍!

    大隋立国之前,这样惨酷的景象比比皆是。但大隋立国数十年,这些记忆都逐渐远去。新成长起来的军将士卒从来未曾见过,没想到这个时候,毁灭所有一切的恶魔,也许又将卷土重来!

    陈袭微微有些迟疑,怔怔摇头:“刘鹰击不至于如此罢…………”

    队正哼了一声:“那他带着两三万累赘前来做什么?他可没粮食养这么多人!”

    陈袭只是不语。

    那队正又问了一声:“苏郎将那里如何说?”

    陈袭身上犹带霜痕,正是才从营将那里回返而来。在刘武周的大队出现之际,各处军寨的守将,就纷纷赶往上官处回禀情形,讨要方略。

    陈袭脸色难看,重重哼了一声:“入娘的能从他那里讨到什么方略?除了驱使咱们,抓百姓修寨子还算卖力。打起仗来他算个屁!到他面前走一遭,吓得话都说不囫囵了。只说已经遣人去回禀郡公,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其他人还在他那里等着,阿爷觉得气闷,自家就转回来了,省得看着他那张贼脸就气!”

    陈袭资格老本事硬,脾气也桀骜。虽然王仁恭改弦易辙,接好他们这些老马邑军将,但宁愿提拔其他人也不愿提拔于他。原来是个旅帅,现下还是旅帅。

    他口中那位苏郎将,就是才被王仁恭夸奖的此间中垒第七营营将叫做苏平安的。在他那儿走了一遭回来,看来没讨着什么好,回答麾下询问,口气也是极坏。

    看陈袭这么一副不忿模样,这队正反而不敢言声了。

    陈袭却问道:“遣人出去哨探了么?苏平安这贼不敢有所举动,你们都是老卒了,不知道出去巡一番,捉几个活的回来,这不是什么都知道了?”

    队正叫起了撞天屈:“旅帅,咱们寨子里面可没有马军啊!这怎么出巡?遇见恒安兵,跑都跑不回来,都是跟着你多年的老弟兄,你就舍得让他们送死?”

    王仁恭虽然开始结好老马邑军将所领各营,但还是有防范之策。边地马多,就是步军中垒营,也能有数十骑马军。王仁恭将这些马军都收走了,加入自己牢牢掌控的马邑越骑当中。现在这些守寨中垒各营,全都变成了纯步军。只能稳守自家军寨,少有出击之力。让他们这些步军夜间出巡,这可是送死的活计,王仁恭又不是得军心如此之深,大伙儿何苦早早就去拼命?

    看看陈袭脸色,这队正又摇头道:“换了其他人马在当面,咱们出去也就出去了。这可是恒安兵!入娘的烽火还在烧,上万突厥人南下,转眼间就给恒安兵打退了,转头又是几万人规模顶到了咱们前面。这些人可是厮杀的好手!说不定就在暗处等着咱们,多少年的弟兄了,平白少了几个,旅帅你也看不过去不是?”

    恒安兵本事,除了突厥执必部之外,现下就是近在咫尺的马邑兵最是清楚。这可是不折不扣一支悍卒组成的队伍!现下更是又被王仁恭逼得有如困兽。在寨子里面稳守,大家还有点底气,出而巡哨,和这些恒安兵在暗夜中互相搜索搏杀,这些马邑老卒都觉得胆寒。

    陈袭摇摇头:“某和亲卫,还有几匹马,某这就带着人出去哨探!”

    话音方落,陈袭就下令让亲卫再度备马,转身就要下寨墙而去。

    那队正追了上去,在寨墙之下一把抓住陈袭:“入娘的你疯了!某跟了你七年,可不想看着你在这里死!”

    陈袭回头看着那队正:“万一刘武周真的要驱百姓蚁附攻寨呢?不查探明白,如何放心?要是刘武周真要如此,就是冲到王郡公面前,也要他赶紧出兵,与刘武周一决!这是几万条命!别忘了咱们都是马邑之人!”

    看着陈袭绷得紧紧的面孔,那队正咽了一口唾沫,无奈的摇摇头:“入娘的这都是些什么事情!这王仁恭,直不拿咱们马邑人的性命当是性命,咱们郡里摊着这么位郡公,也是祖上几代都没积德!”

    陈袭苦笑一声:“换了哪里,都是一般。这世道乱了…………咱们就是那些大人物的膏血而已!”

    亲卫们将几匹坐骑匆匆又整理了一番,喂了几把精料,牵着坐骑而来。陈袭翻身上马,拍拍坐骑颈项:“老伙计,咱们再走一遭!”

    那队正一把推开一名亲卫,抢过缰绳翻身上马。陈袭斜眼觑着他。那队正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某翟磊也是条汉子,不就是拼命么?入娘的算得了什么?”

    陈袭哈哈一笑,大声下令:“开寨门!”

    火把光芒照耀之下,寨门吱呀打开,陈袭几骑,风也似的卷了出去,转眼之间,就消失在黑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