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一十五章 杀王(四)
    李家五百兵马,独立一营,和马邑越骑的骑军大营相望,在侧翼拱卫着王仁恭的主营。

    这五百兵马,就是由六军鹰扬府精锐和李世民带来的家将组成。客军于此,李家五百军马行事低调,早早就饮马造反完毕,营地入夜之前就安静下来。连逻骑都没派出几骑,只是一副闭营安心歇宿的模样。

    李世民带着几骑自王仁恭那里回返,只是在夜色中撞见了马邑越骑的巡逻队伍。这些衣甲鲜明的马邑精锐,举着火把照亮认出了李世民之后,都只是在马上点头行礼,然后就扬长而去。

    营门之处,安安静静。营门半启,长孙无忌马上身形被营门口的火光照亮,只是在翘首等候李世民的归来。远远看到李世民身形出现,长孙无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赶紧迎了上去。

    两人撞上,看到李世民有些难看的脸色,长孙无忌轻声问道:“何事?”

    纵然身边都是自家心腹,李世民仍然不愿意在营外说话。只是朝长孙无忌示意一下,打马而入。

    在李世民一行人入营之后,早已守候在营门两侧的甲士,就忙不迭的将营门关上。

    入营之后,才能看出河东军营地的外紧内松景象。寨墙之上,只有数名零星值守之人。但是在寨墙之下,建着巡铺。整整一旅河东军,都披着甲胄,在巡铺内值守。一旦有警,这百名甲士立刻就能上寨墙而战!

    而李家家将,足有半数,也都披甲持戈,坐骑都鞍鞯齐全,也在值守警戒。这是营中用以出击的力量,紧要关头,也能护着李世民从此间直冲出去!

    身在不测之地,这些甲士戒备森严,神情都略有紧张。只怕就算是在帐幕中休息的人马,夜间也不见得睡得踏实。

    营中燃动的火把并不甚多,让这营地内也显得颇为昏暗,一个个值守的身影影影绰绰,布列各处,看到李世民和长孙无忌回返,人人都抱拳躬身行礼,却不做一声。如此安静,反倒让这营地中的气氛显得越发的紧绷。

    李世民一直回返到自家中军营帐之内。也不卸甲,就在胡床上坐下,这个时候,才深长的叹了一口气。

    李世民的中军营帐,比起王仁恭来,就算是简陋到了极处了。但家将们还是在帐幕内铺了地板,隔绝潮气。一应陈设,都是在善阳城中寻来的,比之晋阳城中自己家里,那是简陋到了极处了。

    现下在几案之上,放着晚膳。比之军士们的干肉汤加炊饼,加了点酱醢之类的佐餐之物,还有一道烫菘菜。这个时候放在几案上,已经没了热气。

    长孙无忌挥挥手,跟随李世民入内的家将们全都躬身退了出去。长孙无忌这才问道:“如何?”

    李世民摇摇头:“王仁恭不愧老将,既然决定和刘武周动手,就是一切都已经准备齐全了。前面和刘武周无论如何也不破脸,后来又用突厥兵马南下拖住刘武周。自家花了大本钱,将堵住刘武周的防线完善,几是固若金汤!摆明了就是稳守耗尽刘武周锐气之局,堂堂正正,绝无花俏,无机可趁!”

    长孙无忌皱眉:“马邑兵呢?恒安兵能战世所闻名,说不定还有机会?”

    李世民摇摇头:“恒安兵有多能战,某未曾亲见。但是这些马邑兵,也绝不是好惹的。多是剽悍轻捷的汉子,军将也约束得住。山间驻守,只要有粮食吃,没人有以为苦的模样。比之内地鹰扬府的那些太爷,不知道强到哪里去了。如此军马凭险而守,某不信恒安兵是天兵天将,可以啃开这条防线!”

    长孙无忌默然,最后也长叹了一口气:“咱们来得还是孟浪了。”

    李世民看着长孙无忌,并不吭声。

    长苏无忌抢前一步,急切道:“咱们快点回返平阳罢!此刻恒安兵未至,大局尚在未可知间。王仁恭纵然有什么盘算,也不敢对我等下手。现在还走得掉!稳守平阳,还是大功一件!”

    李世民神色凝重,久久不语。

    长孙无忌看着李世民,语声恳切:“二郎!”

    李世民摇摇头:“长孙,某认了此来是有些欠考虑了…………可既然来了。只有硬着头皮撑到底。这样轻易犯险,又轻易认输回返。纵然保全一条性命,父亲又怎样看某,兄长又怎样看某?天下俊杰,又怎样看某?”

    帐幕点起的灯火之下,李世民面孔线条刚硬,如刀砍斧刻一般。坚韧之状,展露无遗。

    “长孙,某就不信,马邑两家最后一决,就真的无机可趁!而恒安兵死战突厥,王仁恭却这般待之,天下的道理,不该是这样!最后让王仁恭这等人物能胜出,某也不服气!”

    长孙无忌看着李世民,几句话堵在喉咙处,差点就冲了出来。

    这天下的道理,从来都是这样啊。

    最后总是世家之人胜利,这也是几百年来不易之理啊…………

    就算二郎你,不也是世家身份么?只是在世家之内争斗,你二郎弱了建成一筹而已。二郎你最大的凭籍,不也是世家?

    但这些话语在喉间滚动之后,最后还是被咽了下去。

    二郎愿意一直闯下去,跟在身后便是。男儿大丈夫既然已经做出抉择,还有什么好说的?

    长孙无忌拱手行礼,只是叮嘱一声:“今日跟着王仁恭走了这么久,又匆匆而返,想是没有用饭,快些进些膳食便是,某去巡营一番,看看关防。其他的事情,走一步看一步便是。”

    交代过后,长孙无忌转身便走。李世民又叫了一声:“长孙!”

    长孙无忌回首:“何事?”

    李世民笑笑:“多谢。”

    对这种话长孙无忌都懒得搭理,摆摆手就走出营幕而去。

    长孙无忌但去,营幕之中变得加倍安静起来。不知道帐幕之中哪里有点漏风,吹得烛火摇曳不定。

    李世民仍然没有动那些膳食一口,只是怔怔的望着摇动的烛火。

    这刘武周,现下到底在做些什么?你也是一时雄豪,总不甘心这般就死。你现下到底在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