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一十四章 杀王(三)
    王仁恭对军寨的巡视,竟然持续了很久,直到暮色降临,方才罢休。

    这位近些时日一直安居在善阳,自奉甚为豪奢,都难得出小楼一步的老人。一下就展现出了曾为大隋名将,统万军而争胜疆场的风采。

    但为大军统帅,就要熬得苦,精力健旺过于常人。王仁恭今天在寒风之中,上山下岭,巡视了四处军寨,足足往返了四十多里路,这才回到自家大营所在。

    此处正对山间通路的河谷地没有什么可以安顿大营的城池。原因无他,险要之地,放不下一座可以容纳足够人口的城池。只能布列军寨烽燧。向南数十里,倒是还有如武义等小城。王仁恭也没有缩到后方去指挥防御,而是也顶到了前面。

    烽燧军寨居于山上,寒风甚大,狭小的空间阴湿,也放不下王仁恭庞大的中军队伍,干脆王仁恭就将自家中军大营放在了山下平地处,背林靠水,以山蔽风,比之军寨之内,舒适了不知道多少。

    中军大营占地足有二里方圆。外间是竖起的寨墙,挖出的壕沟,密布的鹿砦,拱卫的小营,防御体系一应俱全。

    寨墙之内,布置的就是中军五营,成梅花状拱卫。近两千精锐甲士守卫。

    而这一片的军寨防御体系中塞满的是马邑鹰扬府中垒射声等军九个营的人马,连同征发的乡兵箭手,各色辅兵,足足六千余人,其中精锐战兵接近三千。

    而马邑越骑则是在王仁恭中军左近数里外另设马军大营,马邑越骑此次也出征近千骑。

    王仁恭此次,就是以足足六千战兵,凭借防御体系死守。以最充足的储备,最坚固的防御体系,准备将不足四千饥疲的恒安鹰扬兵死死堵住,直到他们自己崩溃!

    中军大营近两千甲士拱卫在内,更里一层,又筑起一道木栅寨墙,守卫之人,尽是王家的锦衣家将,内着甲胄,外披锦袍,俱都是虎贲之士。

    在外间甲士面前,这些锦衣家将,向来是鼻孔朝天。

    但对着最内一层中的各色人等,这些锦衣家将就变了脸色,说话之间,恭谨万分,不时还会抱拳打躬,礼数周全到了极处。

    最内一层,就是贴身伺候王仁恭的各色人等。

    在内寨正中,用锦缎设起了围帐。白日站在高处远望此间,数十丈方圆的锦缎围帐,光华灿烂,耀眼生光!

    围帐之内,就是牛皮大帐。连绵成院落模样,外院内厅厢房,一应俱全。这些牛皮大帐,不仅避风防水,更经熏香熏过,一点难闻的味道也无。大帐之内,铺设了地板,地板之上,再置绒毯。王仁恭居所大帐之内,绒毯更是远从大食而来,毛长可以没胫。虽然置身于苦寒之地,但是在这样的大帐之中,简直温暖如春!

    在这锦缎围帐之中,足有一百多人的队伍伺候着王仁恭一人。行军打仗,王仁恭是绝不会带女子的,他向来在美色上头也是很淡。这一百余人,俱都是太原王家的家生奴才,至少为王家执役三代以上。随王仁恭出征的,也都是挑选出来的精壮汉子。

    这百余名贴身家生子,在最为关键时刻,也是都能披甲上阵,或者为家主做最后一搏,或者保住家主,脱离死地,哪怕他们全部丧失性命,也在所不惜!

    但现在外间有马邑精卒,有养着的数百家将拱卫。这些家生子,就安然的做着各种伺候人的活计。每日王仁恭的饮食,洗漱,王仁恭带上阵的七匹宝马良驹的照料,各处帐幕的打扫整治…………每日里也是忙得不可开交。

    这就是世家气象。

    而王仁恭从来也不以豪奢出名,这已经算是刻意简省了!

    暮色之中,王仁恭一行人回返而来。中军大营早已敞开门户,放下吊桥,一营兵马出而拱卫迎接。而家将和家生子,则是从内帐一直摆队迎到寨门口。

    军士平胸而行军礼,王家之人则是半跪行礼,只是回营,这气派就是等闲人难以想象。

    王仁恭脸上多少有了点疲惫之色,但精神头还是很好。跟随迎接的人直入内帐而去之后,就笑着对身边的幕僚佐吏,家中子侄招呼:“今日跟着老夫算是吃了辛苦了,此刻老夫下处已经设宴,大家尽欢便是。除了不能用酒,其他也不差似善阳太多。不过丑话可说在前头,这里毕竟是军前,供应粮秣辎重上来,大是费事。这日日要请你们,老夫可是请不起!”

    一众也疲累万分的幕僚佐吏,纷纷大笑起来,朝着王仁恭拱手:“说不得就要叨扰郡公!”

    王仁恭目视李世民,看着李世民垂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笑了一声:“李二郎,想些什么?你们李家都是好酒量,是不是老夫今日不供酒,就有些打不起精神来?”

    李世民一震抬头,笑道:“伯父说哪里话来,军前用酒,不用伯父了,家父知道,只怕也会打死小侄的。只是小侄的人马在旁扎营,也是初来乍到,人地不熟,小侄总是放心不下,今日伯父赐宴,小侄就告罪不领了。回去监看一下军中。”

    王仁恭哈哈大笑,点着自家子侄,包括王仲通王则他们:“看看李家家风!都学着一点!带兵之道,就如炼丹孵卵,一刻都松懈不得!”

    李世民谦虚垂首,不置一词。

    王仁恭笑着摆手:“二郎你去!”

    李世民一拱手,打马转身而去。

    王仲通凑到王仁恭身边,轻声道:“这李家二郎倒是小心得很。”

    王仁恭冷笑一声,也以王仲通才能听见的声音道:“小心还会孤军而入善阳?还随某北上此间?小郎君立功心切,倒是敢冒险得很。李家兄弟相争,倒是给了老夫机会!”

    他看着王仲通:“你也别入营了,此间局势,你随父而来,尽皆知晓。现下就回去,稳守善阳。等为父将刘武周和李二郎的头颅带回来。到时候就挑着李二郎的头颅,去将平阳拿回来,再以一郡之军,直击晋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