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一十章 南下(一百一十九)
    刘武周和苑君璋的目光,都落在了徐乐身上。

    刘武周目光钝重,苑君璋目光锋锐。这恒安鹰扬府两巨头的注视之下,徐乐神情不变,稍稍沉吟一下,就已然朗声开口。

    “若是王仁恭能出而列阵野战,我当请命,为大军锋刃,直突旗下,将其击斩!”

    苑君璋嗤的一声摇头:“王仁恭纵然名大于实,真正打仗,不过如此。但岂有不知道我恒安军利于速决不利于久战的道理?死守各处军寨,坚壁清野,就可坐等我军饿毙,何苦还要与我恒安军列阵野战?”

    徐乐望向刘武周:“若刘鹰击举军归降呢?”

    人群之中,陡然之间就发出了一声低低的惊呼,如大风吹过水面,这惊呼之声一圈圈的荡漾开去。

    徐乐从来都是锋锐得宁可折断,也不肯稍稍弯曲的性子。这一路以来的战事早已证明。才出茅庐都敢直撞云中城,和苑君玮大打出手。

    但是现下,怎么就从乐郎君口中,听出了举军而降的话语?

    低低的惊呼声中,徐乐在马背上坐得笔直如剑,丝毫没有动摇之色。

    在人群当中,宋宝瞪大了眼睛,低声道:“要投降,恒安鹰扬府降得,咱们还降得了么?咱们可是将王郡公得罪狠了!早知道要降,咱们还打个什么劲儿?”

    韩小六离着宋宝不远,听见了宋宝的语声,狠狠扫了宋宝一眼。自家却也没什么底气,硬挤到兄长旁边,压低了嗓门儿问:“乐郎君怎生要降了?”

    韩约仍然是那副沉默如石一般的模样,坐在马背上一声不吭。韩小六问话,韩约只回了一句:“乐郎君自有道理。”

    从兄长这里得不到答案,韩小六忍不住又望向人群中的步离一眼。这小狼女镇日跟着乐郎君,乐郎君也由着她跟随。说不定能从她那里找到什么答案。可小狼女步离娇小的身子几乎是掩埋在人堆之中,现下正百无聊赖的抓着自家发尾在摆弄,连头都没抬起来一下。徐乐到底和刘武周他们在说些什么,看来步离是一点没听。

    而刘武周和苑君璋对望一眼,眼中都有精光闪烁。

    刘武周缓缓开口:“说来听听。”

    火光映照之下,徐乐年轻俊秀的面孔轮廓分明,容色沉静。低低的呼声议论声平息了下来,所有人都屏气凝神,等着徐乐开口。

    徐乐的语声再度响起,并不高昂,但每个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刘鹰击举军而降,若王仁恭还想得这数千恒安鹰扬府精锐,当得亲身受降!身为统帅,若这点胆色都没有,这数千军马接受下来,也不能得军心,不能效死力。当得亲身而领受,一一抚循安顿,这才是统帅本分!二则王仁恭乃好大喜功,刚愎自负之人,如此场面,能不出现?不论是坚壁之中,还是万军从中,不管王仁恭做好了怎样的戒备,这都是行博浪一击的机会!”

    徐乐每一个字,都如金铁相交,直敲击进数千云中男儿的心底。

    这就是以刘武周,以数千恒安鹰扬兵为饵,将王仁恭诱出来。以获得直面王仁恭的机会!

    要是刘武周阵前被擒,估计王仁恭都懒得看他一眼,直接下令斩杀也就罢了。但是数千人举军而降,身为主帅,不出而接纳,却是难以想象之事。更不必说王仁恭还多么渴望吞并掉这数千能战精锐!

    这的确是有可能将王仁恭诱出来!

    可是诱出来,又如何呢?对这数千虎狼摆出的投降阵仗,王仁恭必然会调集大军全盘戒备。他虽然刚愎,但也从来不是轻身犯险之辈。到时候说不得兵刃被收缴,军将被监视,到处都密布着优势的马邑鹰扬兵兵马,发作刺杀王仁恭,又有几成的机会?

    就算王仁恭被刺杀,那上万马邑鹰扬兵呢?他们可不甘心居于刘武周麾下,马邑鹰扬府也从来是自成体系。趁势围杀数千展不开队形,没有多少兵刃器械的恒安鹰扬兵,那时候又该如何应对?说不定数千恒安鹰扬兵,就得陪着王仁恭一起殉葬!

    如此计划,虽然有微弱的成功可能,但风险实在太大,也几乎就是必死之局!

    虽然大家决定南下,也知道南下就是拼死一搏。可这实在太过冒险的计划被徐乐说出来,大家忍不住还是暗自胆寒。

    可徐乐神色宁定,双眉斜飞如剑,似乎不过在说一件最为轻描淡写的事情一般。

    马邑乐郎君这副胆色,到底是怎生磨炼出来的!

    众人心中的摇动,还有对自己胆色的赞叹。徐乐不会读心术,自然不知道。徐乐也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胆大包天,只想着犯险行难的亡命徒。

    局势压迫如此,险恶如此,想来想去,要是死中求活,也只有这么一条路而已。既然没得选择,那还要犹豫什么?就算害怕,又有什么用?

    刘武周缓缓开口:“…………也罢,就算如此,谁行此博浪一击?”

    徐乐左右看看,没一个人吭声,多少悍勇的恒安鹰扬府军将都一声不吭,只是垂着头。一时间还没从震撼中反应过来。

    徐乐指指自己鼻子:“我来罢。”

    刘武周的逼问又急又快:“你可有把握?”

    徐乐反问:“还有别的路么?”

    苑君璋追问一句:“马邑鹰扬府趁势卷杀又当如何?”

    徐乐回答仍然飞快:“拼死一决可也!”

    刘武周沉默下来,苑君璋眼神闪烁。苑君玮张大嘴巴看着徐乐。这下子苑四是真的对徐乐有点服气了,在他手里,苑四败得不冤!

    尉迟恭远远的在烽燧门口,看着这边景象,也听到了徐乐的话语。他靠在烽燧石墙之上,手里还抓着已经快空了的酒坛,无声的又狠狠喝了一大口。

    沉默之中,刘武周哈哈大笑!

    笑了几声,引得所有人都抬起头来,刘武周狠狠以拳击掌:“男儿大丈夫,生则快意,死则纵横。这样拼一把,倒也痛快!我就来当这个饵,将王仁恭给诱出来!就轰轰烈烈的,干上这最后一场,反正不管是谁,也别想让我们云中男儿屈膝!”

    刘武周眼神如电,扫视麾下儿郎,每个字似乎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要随老刘干的,跟着拼命。此刻要走的,老刘也不阻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