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一章 南下(一百二十)
    刘武周的语声,犹自在营地之中回荡,在每个人的头顶轰响。

    苑君玮已然抢出,面向大队人马,摘下马槊,单手而持平举,指向诸人。红着眼睛咬牙切齿的道:“谁走谁留?”

    这马槊最先指向全金梁这边,全金梁嘿了一声,大吼道:“苑四,某跟着你拼命那么久了。你说说某是走是留!”

    苑君玮笑了一声:“算你还是某兄弟!”

    再下一刻,苑君玮马槊已经指向徐乐,徐乐也一脸无辜的看着他。苑君玮一顿之下,马槊转向徐乐旁边不远处的曹无岁,大声询问:“曹寨主,你是走是留?”

    曹无岁花白胡须颤抖,苦涩一笑:“苑四郎,你们恒安鹰扬府不被王郡公待见。好歹还算是王郡公看重的人物,也还吃着朝廷的粮饷,打仗立了功还有赏赐。可是咱们呢?”

    他回头扫了一眼那些灰头土脸,衣衫褴褛的乡兵箭手:“咱们又算什么?突厥人打来,咱们死生,不在善阳城大人物的眼中。只要能稍稍拖住突厥人南下步伐,就算没白免咱们每年的租庸了。是,咱们是少交点租庸。可都是荒僻所在,一年产不了几斗粮食的地方。还要日日夜夜担惊受怕,生怕突厥人突然而来,打破寨子,将咱们男人杀了,女人掳走!咱们要是被围,可不指望有一兵一卒来救咱们。咱们落生在这个地方,死生都靠着自己挣扎!”

    数百上千乡兵箭手,神色黯然。垂首不语。他们这些顶在汉胡交界第一线的土著,比之恒安鹰扬兵都远远不如。若说恒安鹰扬兵几千人马,只是大人物眼中的一些数字而已。那他们这些乡兵箭手,在大人物眼中,就是从来不存在!

    曹无岁语声苍凉:“这么多年来,在被突厥人包围之际,挥兵来解救咱们的。也就见过刘鹰击一人而已,也就现下这支恒安鹰扬兵而已。这支恒安鹰扬兵垮了,我不信王仁恭还有心思继续抵御突厥,他就想带着马邑男儿,南向为他拼命去!将来突厥人再来,我们也就剩下一个死字,横竖都是死,为什么不跟着刘鹰击拼这一把?只要不死,咱们也入主善阳去,咱们也过几天好日子去,咱们也当几日马邑之主!马邑郡交给刘鹰击,等突厥人还敢南下,咱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好生跟这些突厥狗拼上一场!”

    曹无岁摘下头顶皮帽,露出的头发稀稀拉拉,挽成的发髻还不如小孩子的拳头大,已经近乎全白。

    “边地男儿,活到三十就算长命。某今年四十有七,早已够本。也不想再忍气吞声了,就决定跟着刘鹰击拼这一把!其余人等,某也不好替他们决断,就由得你们自选罢。”

    说完之后,曹无岁又缓缓的戴上了皮帽,朝着刘武周点点头:“刘鹰击,算曹某一个。”

    刘武周沉沉的点了点头。

    数百上千乡兵箭手一时沉默,终有一人,奋力挤了出来。竟然是今日带头闹出这件事情的焦牛儿。

    他衣襟就没合上过,只露出黑毛丛生的胸膛,这个时候冻得都有点发紫了。焦牛儿却浑若不觉,又激动得冬冬的直拍自己胸膛。

    “入娘的,谁有一点法子却还想逃命,天打五雷轰!来世变猪变狗,一百辈子都做不了人!刘鹰击早点说这些话,某何苦行这么丢人的事情?咱们跟着刘鹰击,要么死,要么也奉刘鹰击为马邑郡公,咱们也到善阳享福去!”

    一名名寨主,这个时候都朝前面挤,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要么死,要么进善阳!”

    在这些寨主的带领下,乡兵箭手也都激动了起来。

    边地男儿,死生看得极轻。这种苦寒凶险之地,日日在死生线上挣扎,从来不怕拼命。只要有人能够率领!

    刘武周终于出现,决定挺身一搏。虽然成功几率,可以说渺茫到了一定程度。但比之回去等着突厥人杀上门来,一个个寨子终将被打破,还需要多做什么考虑么?

    乡兵箭手吼声如雷:“入善阳,入善阳!”

    在这样的呼喊声中,恒安鹰扬兵仍然谨守着他们的纪律约束,衣甲严整,一声不吭。

    苑君玮红着眼睛将马槊转向更多恒安鹰扬兵军将士卒,一名步军营将上前,哈哈一笑:“苑四,阿爷陪着鹰击在高丽拼命的时候,你还在吃奶呢。你这杆家伙拿开些,别在阿爷眼前晃荡。”

    他朝着刘武周一抱拳:“鹰击,你早该出来了。儿郎们熬到现在,不也就等鹰击你发一句话?咱们这些老弟兄,都是好汉子。就是新投效的弟兄,也没有孬种!更不用说,还有乐郎君这般天人一样的人物了!现下你既然决定要南下,咱们跟随就是了,还何苦多说什么,还让苑四一个个来问?”

    这营将回首,大声下令:“举兵!”

    他麾下儿郎,在闻听骚乱起时,都是全副武装而出,准备弹压。人人长矛短兵俱全。顿时一排排长矛,仰天举起。

    看到这一营动作,其余恒安鹰扬兵也俱都举起了兵刃。徐乐回头扫视玄甲骑一眼,也举起了手中马槊。而玄甲骑上下,也俱都举起了兵刃!

    那营将拖长声音,大声下令:“行礼!”

    多少兵刃,向着刘武周方向垂下,就是代表着数千恒安鹰扬兵,决定跟着刘武周拼这一场!

    刘武周也激动得满脸通红,一提缰绳,就要上前去说些什么。但那营将又是长声下令:“举兵!”

    恒安鹰扬兵又再度举起兵刃,那营将却转向徐乐所在方向,大声下令:“行礼!”

    兵刃如林,朝着徐乐所在垂下!

    那营将大声道:“乐郎君,若不是你,咱们没这么快击破突厥。这生死关头,又是你第一个站出来,喊出杀了王仁恭!数千将死之人,难得向人行礼,除了鹰击,就是乐郎君你,能当得将死之人一礼!”

    徐乐笔直的坐在马背上,肃然拱手。

    苑君玮立马场中,神色挣扎,不知道该不该加入其中。刘武周则和苑君璋对望一眼,转瞬之间就宁定下来。

    等着众人对徐乐行礼完毕,刘武周才大声笑道:“乐郎君,下一步如何?”

    徐乐举槊南指,长声下令:“南下!”

    数千云中男儿,吼声惊天动地响起。

    “南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