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792章
    按照叶若的说法,无论是神力也好,还是这生命天使头顶的光环也罢,都是信念之力的具现化。

    统合思念体,也就是所谓的‘神明’,聚集众人之‘信念’,再将之转为神力。

    所以生命天使头上的这圈光环,按说是无法接触的,那并非实体。

    可此时张信,却是下意识的,就一手往这东西抓去,

    不过他的手,才刚刚‘接触’这光圈,就有一股强横的斥力,从内冲出。随后这光圈,就蓦然爆裂了开来,冲出无数道圣白光华。

    也不知是否巧合,其中一团色泽迥异于其他光束的白光,正好冲向那‘太上神卫’变化的翼鸟飞行器方向。使得后者周身,萦绕着一层淡淡的光辉,持续了足足四个呼吸时间,才逐渐消散淡去。

    张信不禁错愕,仔细注目自己的太上神卫。他刚才清晰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融入到了太上神卫的躯体内。可到底是什么,他一时却无法辨别。

    不过他此时,虽是好奇担忧,可却抽不出时间去查看究竟。只因此刻这周围的诸多天域,都正以诧异莫名的视线,紧紧注目着他。

    “不知神威真君,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此刻的照墨真人,不但是眼神波澜起伏,难以平抑。便连语声中,也饱含着惊奇与不可思议,

    “恕我等眼拙,实在看不出真君,是如何破解这生命天使的无限复生之术。”

    他刚才是真已不报任何希望,以为自己等人除了撤离之外,再没有其他的可能。

    张信心中苦笑,他难道还能对这些天域说,自己能够诛灭这生命天使,其实是依靠若儿制造的病毒?

    好在他事前就有了预料,也早就想好了该如何应对。

    “破解?”

    张信的面上,先是显出了一丝茫然之色,随后他就眼神轻蔑的冷笑,神态则飞扬跋扈,不可一世:“破解什么?这个世间,怎可能有我狂刀无可奈何的存在?之前本座,只是未认真而已。”

    言下之意,是他一旦认真起来,这所谓神权天使,也就只是他一拳的事情而已。

    众人闻言,则不禁面面相觑,随后就又不约而同的微微摇头。都想这家伙,只怕自己都不知是怎么回事。

    他们刚才看的很清楚,张信确实没做什么。只是普普通通,顶多全力而为的一拳而已,

    即便是那位神尊,刚才也同样是一副很意外的神色,在张信的拳势冲击下毫无反应,

    应该是这尊‘生命天使拉斐尔’本身出了什么问题,之后恰好被张信撞上。

    思及此处,众人又不由眼神异样的再次扫望了张信一样。都心想这位的一身修为实力,固然是让人惊赞忌惮,可这位的运气,却似乎更加了得。

    照墨真人也同样不以为然的失笑,随后又神色凝然的看着下方。

    这神尊虽已解决,可接下来的收尾,却是一个难题。方才仅是被神尊与生命天使重创的天域,就达十一人之巨。

    这些人中,又有七位已然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元力,陷入到了濒死之境,之后也不知能不能救得回来。

    而他照墨真人,身为这次的临时盟主,无疑是要承担责任的。

    ※※※※

    就在同一时间,在一千五百里的某个山窟之内。玄星神使直接楞在了原地,久久无法出声。

    而在他身后,白帝子与高元德,天寒神子三人,则是一阵互视。心惊之余,又莫明所以。

    这尊生命天使拉斐尔的强大,他们是亲眼所见。所以此刻,他们也分外不能理解,这看似连神域都难以匹敌的存在,为何就被张信简简单单的一拳摧毁?

    还有那位‘神尊’,刚才分明还是踌躇满志,意气风发。可为何又仅仅七十个呼吸时间不到,就落到功败垂成的境地?

    “这个张信,究竟是做了什么?”

    白帝子眉头紧皱,自己回思着刚才的那一幕幕,却可确定张信,除了那一拳之外,就再无其他任何可疑的作为。

    而在场之人,无一能给出答案。包括玄星神使在内,都是满眼的茫然之意。

    也在这时,他们前方的影像一阵扭曲闪烁,随后一位浑身笼罩着圣洁白光,面目则模糊不清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玄星等四人,都神色一肃。

    “吾等参见神尊!”

    “汝等不可在此久留,速速撤离为上!”

    这‘神尊’的语声冷硬,明显是心情不佳:“玄星,这次返回之后,立刻进行第二套方案。”

    “谨遵神尊谕令!”

    玄星的神色微凛,所谓的第二套方案,就是鱼死网破之策。

    “此事需得尽快!还有”

    那‘神尊’继续吩咐道:“一个月后,就是帝流浆到来之期。以我对雪崖的了解,此人必定会趁此时机,冲击神域。尽管本尊,对这雪崖并不看好,可这次他有了神石要塞那些上古奇药之助,却又增添了几分变数。所以在帝流浆之前,我等不能不预做筹谋,以应对变局。这件事就由白帝子负责,联络各家,相机行事。”

    白帝子也神色肃然的微一躬身:“弟子领命!”

    “白帝子,你需记住了!如今日月玄宗在北地,已是一家独大。所以无论如何,都不能容许他们的实力,再继续壮大下去。尤其是一位神域,这足以改变整个北地的局势。故而此事的优先程度,更在第二方案与张信之前,本教的一应资源,都看任何你来调动。你为天命神子,是诸神子之首,这次可切莫让我失望。”

    白帝子闻言,不禁神色凛然:“绝不敢辜负神尊厚望!”

    “希望如此!”

    那‘神尊’微微颔首,随后就欲断绝通讯。可在此时,那高元德却忽然出言:“敢问神尊大人这次,究竟是因何而败?”

    当他语落之刻,那神尊身影外中的圣洁白光,顿时更显浓郁炽烈,耀眼到了刺目的程度。而一旁的玄星与天寒二人,则都是面色微微发白。

    此间的温度,也似突然下降到了零点以下,冷凝之至。

    “住口!”

    玄星神使第一时间,就欲训斥阻止,尽管他对此事究竟,也好奇到了极点。

    不过他才一开口,那神尊就将大袖一拂,止住了他的言语。

    “本座这次,确是败了,这个无需讳言。张信那竖子说我得意忘形,也不算错。可说到因何而败,本座却暂时没法给你们答案。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张信之所以能胜,绝非是靠他的运气。在此之前,这位分明就已有了布局筹谋,且是针对本座的神权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