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零八章 南下(一百一十七)
    徐乐清朗的语声,在数千人头顶盘旋,袅袅消散在寒冷的空气之中。

    这句话,徐乐已然在刘武周和苑君璋几人当面说过了。但是刘武周和苑君璋不置可否,也就不了了之。但是现下,这句话在上千迫到绝境,饥寒交加的边地儿郎耳边响起,却再不一样!

    人群稍稍静默少顷,韩小六的声音刺耳响起:“入娘的杀了王仁恭!”

    全金梁抢前一步,两眼血红:“长史,入娘的杀了王仁恭!”

    焦牛儿衣襟才合上,又一把扯开,冬冬拍着胸膛:“入娘的杀了王仁恭!”

    曹无岁花白胡须颤动:“凭什么我们就得饿死?既然不让我们活,那也就不让他活。入娘的杀了这王仁恭!”

    到得最后,每个人都红了眼睛,向着苑君璋大喊:“杀了王仁恭!”

    数百年来,世家大族统治的惯性之下。一时间让云中男儿在王仁恭的逼迫之下自己情切心虚,一直忍受退让。只觉得双方差距,有若天地般悬殊。但终于在此刻,徐乐挺身而出,没有丝毫惧意的站在这些庞然大物的世家面前,带着这些云中男儿,发出了如此的吼声!

    吼声激越回荡,震动头顶层云,层云激荡,雪花突然之间,又纷纷扬扬的洒落下来。

    朔风如刀,而徐乐身形,在人群之中,挺拔如剑。

    苑君璋神情复杂的看着徐乐。

    他和刘武周两人,一路走来,也都是在世家分列,给寒门留下的极其狭窄的一条道路当中辗转厮杀,拼命向上。其间经历了多少生死,受了多少磨难,都让人不想去回想了。

    直到掌握了恒安鹰扬府之后,招募了数千敢战能战的云中男儿,拼尽全力结纳军心之后,才觉得有了一些底气。但在对付王仁恭的时候,他们还是要殚精竭虑,用尽一切手段,还担惊受怕,夜夜都是噩梦环绕。

    原因无他,延绵数百年的世家体制,实在是太过强大了。天下纷乱,数百年的血腥厮杀,但是后来,得列高位的,不还是世家中人?寒门庶民,只是在他们的阴影下艰难求活,这些庞然大物般的世家,轻轻举动,就能将他们如蝼蚁一般碾碎。

    可这徐乐,不过初出茅庐,不过有些勇力,不过才有一支才聚集起来的,不过数百能战之士的兵马,怎么从始至终,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敌人,都没有丝毫畏惧之态,从来都是意气风发?

    这把剑实在是太过锐利,握在手中,不仅能伤敌,更能伤己!

    呼喊声中,苑君璋看着徐乐点点头,抬起手来。周遭亲卫立刻呼喝:“噤声!”

    恒安鹰扬府的军律,此刻仍然约束力未曾消减多少。亲卫们一声呼喝,上千人马全都收住了声音,火把猎猎的噼啪爆裂声中,所有人目光都望向了苑君璋。

    苑君璋叹口气:“这事当由刘鹰击决断…………不过某与尔等,同心一致就是!”

    一语落下,苑君璋调转马头就走,竟然带头,率领这上千人马也指向刘武周所在的烽燧!

    整个营地,此刻都被惊动。不管是云中城直属的恒安鹰扬兵,还是缘边军寨的乡兵箭手,都朝着这里聚拢。适才的呼喊声,让他们什么都明白了,只是沉默的加入队列当中。

    人潮越聚越多,就向是一道道沉默向前涌动的海浪!

    那些被俘的奴兵生口,也默然的看着此刻的数千云中男儿。就是这样一支孤军,始终死死的堵在突厥南下的道路上,带给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挫败!面临这般绝境,仍然不屈,仍然始终有人站出来,准备率领大家,拼死血战到最后一刻!

    大队人马,终于云集在烽燧左右,以烽燧为圆心,密密布列,不论人马,都不出声,只是望向烽燧。而刘武周,此时此刻,仍然未曾露面。

    苑君璋看一眼在身边的徐乐,徐乐微微垂首,平心静气的等候。反倒是苑君璋,有些心浮气躁。

    现下火候已然足够,刘鹰击为何还不出来?

    而此刻烽燧之中,刘武周正在亲卫帮助下,慢慢披甲。他向来穿着随意,宛若老农。此刻却披上了大隋鹰击郎将的制式甲胄,胸前两块明光铠擦得雪亮。带翅飞檐兜鍪戴得端端正正,竟然是从来未有的严肃正式。

    尉迟恭满身酒气,堵在门口,也未曾披上甲胄,抱着胳膊靠在墙上,看着刘武周身影,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亲卫们帮刘武周披挂整齐,转身先行,尉迟恭让开门口,目送亲卫们下台阶而去。刘武周扶着膝盖坐着,垂首沉思少顷,终于起身。

    但尉迟恭又堵回了门口,定定的看着刘武周。

    刘武周淡淡一笑:“黑尉迟,你这是做甚?”

    尉迟恭两眼尽是血丝,直愣愣的看着刘武周,压低了声音开口:“鹰击,真要如此行事?”

    刘武周笑意仍然冷淡:“等你将命还给某,不然就只能随某行事。”

    尉迟恭垂首咬牙,猛然抬头:“不就是一条命么!某还给你就是!”

    刘武周低低的声音响起:“当年恒安鹰扬府无主统带,卒伍散乱。王仁恭入掌马邑,不敢率军迎突厥。等突厥退走之后,才遣军马杀良冒功。你的父母,不就是在那一次死的?可是死在王仁恭手里!而你愤然想去袭杀马邑鹰扬府军将,结果失手被擒,被军法治罪。某那时恰好入主恒安,才救下你一条性命来,并带着你设局杀了那军将。当时你的诺言,都忘记了?你父母天上有灵,可还看着你!你违背诺言,难道就想让他们永世不得托生么?”

    尉迟恭终于颓然让开,刘武周昂然而过,经过之际,拍了拍尉迟恭的肩膀。大步走出。

    而尉迟恭还留在室内,不住摇头,只是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

    “这入娘的老天爷…………”

    而在烽燧之外,雪花不断落下,寒气彻骨。

    这应该是这个太过于漫长的冬季,所下的最后一场雪了。

    烽燧入口,终于打开。几名亲卫为前导,引出了披着甲胄的刘武周。

    徐乐目光,就落在了刘武周身上。

    不管你打着什么样的主意,我是真心诚意,想挽救这数千云中男儿!

    刘武周,就看你如何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