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南下(一百一十四)
    在刘武周他们居所下面一层,就是尉迟恭宿卫之所。正常而言,一名重量级的军将宿卫中军就足矣。今日正好轮到尉迟恭。不过苑君玮这两日一直担心他的兄长,也就赖在烽燧里面不走。

    放在往常,苑君璋就早就将自家这个四弟给赶跑了。但是现下刘武周和苑君璋都做出一副颓丧不理军务的姿态,放着苑君玮赖在烽燧里也不管他。

    苑君璋不管,今日轮值宿卫的尉迟恭更是懒得做这个恶人。而且他这些日子,也有些渐渐颓丧的样子,让人看着只是觉得大是不解。

    尉迟恭不止刚猛强悍,更是素来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任何人颓丧都轮不到他头上,谁知道他现下怎么也是这般模样。

    恒安鹰扬府中几个重量级人物都是如此,幸得时日还不甚长,原来约束严密的军中惯性还在,兼职中层军将也都得力,不然只怕早早就散了架子!

    袭破执必部大营,粮秣是半点也无,酒水倒是缴获了一点。酒水这东西,冰天雪地里,其实是越喝越冷,而且也变不回粮食,执必部没太上心,丢了几十坛下来,都收藏在烽燧之中。尉迟恭宿卫进烽燧之中,第一件事情就是找酒,给马吃的豆子折腾了一点过来,盐水一泡就是下酒菜,当即就喝了起来,一副万事不理的模样。

    苑君玮也是心下烦闷,论起对恒安鹰扬府的感情,只怕全军之中,就是这个骄横跋扈的苑四最深!

    尉迟恭找出酒来,苑君玮就老实不客气的和他对坐,两人就这样推杯换盏起来。两人之间也没什么话,就这样富贵不断头的闷头端,就着几颗盐豆,转眼间一坛子酒就快见了底。

    苑君玮别看外表做足了边地豪爽男儿的模样,但是在酒量上实在羞于拿出手来,天生的量窄,怎生也练不出来,所以云中城内抓私酒从来都是用他。加上还惦记着在上头的大哥,这一坛子酒不过十停当中就喝了一停,剩下的全都是尉迟恭包圆。

    尉迟恭的酒量,喝三碗开始上脸,黑里透红,喝到两坛也就一直摇摇晃晃,谁也摸不清他深浅。今日这一坛下来,他还是老样子,开始有了醉态。晃晃悠悠的又去找其他的酒坛子。

    苑君玮终于拦了一下:“尉迟,到这儿就算罢休。你还要领宿卫之责。”

    尉迟恭嘿的笑了一声:“不是还有你苑四在么?就算某喝倒了,也误不了事情!”

    话语声中,他又捧过来一个酒坛,蓬的一声放在两人之间,一掌就拍掉了泥封。对苑君玮笑道:“苑四,你的酒量某是知道的,就不劝你了,一切自便…………倒没想到,今日在这儿喝了一个痛快!就是执必家的酒不好,入娘的一股骚臭味!”

    话语声中,尉迟恭已经捧起酒坛,大口套着小口,咕咚咕咚不知道有多少又下了肚!

    苑君玮窜起,一把扯住尉迟恭胳膊,酒坛子侧倾,酒水四溅。尉迟恭带着血丝的眼睛看着苑君玮:“入娘的你这是做甚?”

    苑君玮也吼了回去:“入娘的还是你黑尉迟么?放在往常,你早喊着向南面杀过去,拼个鱼死网破了。现下倒是拿着酒撒气,别人低头,某还能信,你黑尉迟能低头?”

    尉迟恭眯了一下眼睛,缓缓放下酒坛,重重坐倒在地,抓起一颗盐豆丢进嘴里,慢慢咀嚼。而苑君玮就死死的盯着他。

    半晌之后,尉迟恭才嘿了一声:“还能如何?某越是死拼,只怕造的孽越是大…………又无路可去,反正这辈子也别想某向王仁恭低头,这样想来,不如喝酒!”

    这番话,苑君玮听得糊里糊涂,但尉迟恭语气里面的悲凉意味,连他也听得出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尉迟恭这般灰心丧气?现下恒安鹰扬府全军俱全,勒紧裤腰带也能再转战个把月,转而南下,说不定还有击破王仁恭的机会。可现下从刘鹰击到尉迟恭,全都是这般模样,白白在这里耽搁时间,入娘的一个个都变成了其他人不成?

    尉迟恭又举起酒坛,苑君玮再不阻止,站起身来狠狠一紧甲绦:“入娘的那徐乐都比你们有骨气些!黑尉迟你就醉死也罢,某上去跪在刘鹰击面前,他要不下令南下,某就不爬起来!”

    尉迟恭咕咚咕咚只是灌酒,随意摆摆手,示意苑君玮尽管请便。

    苑君玮举步要走,又僵住了,侧耳倾听,疑惑的问道:“营门口的声音?”

    尉迟恭一下就跳了起来,这个时候,哪里还看得出半点醉后模样?一步就抢到箭口处,向外张望,就看见营门口处灯火缭乱,更有小小的人影在那里涌动。

    苑君玮也抢了过来:“执必部杀回来了?”

    尉迟恭浑身又放松下来,懒洋洋的转身便回:“准定是那些乡兵箭手想回寨子去了,在营门口生事,入娘的放走了就算完,闹出这么大动静来做甚!”

    苑君玮看着尉迟恭的身影简直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他们一走,军心就散了!快去弹压!”

    尉迟恭看了苑君玮一眼:“让他们陪着咱们一起死?往日就没多少好处给他们,现下还要这般,没这个道理啊…………”

    苑君玮气得直想窜上前去给尉迟恭脸上一拳,但掂量身手,这厮醉了只怕打自家也是绰绰有余。只有恨恨越过他,出了这间斗室,沿着烽燧内的石阶就要冲上去请动刘武周和苑君璋两人,赶紧将这乱局弹压下来,无论如何,恒安鹰扬府不能散!

    一旦散了,就什么都没了!

    石阶之上,刘武周和苑君璋已经在亲卫簇拥下,急急而下,苑君玮迎住,还没说话,苑君璋就劈头问道:“尉迟恭呢?”

    苑君玮哼了一声:“只是抱着酒坛子,任事不理!”

    刘武周眼中波光一闪,摇摇头:“且不理他。”

    苑君璋一点苑君玮:“快召集亲卫甲骑,赶去营门口处!”

    想了一想又补了一句:“某随你去,鹰击在这里守着!”

    苑君玮干脆领命而去,苑君璋也跟了上去。刘武周放缓脚步,看着两人背影,然后就慢慢转向尉迟恭所在之处。

    斗室之内,尉迟恭仍然在一碗一碗的喝着酒。

    刘武周看着他的身影,终于开口:“黑尉迟,你欠某的,这辈子都还不干净。你也对着亡父亡母,许下血诺。”

    尉迟恭身形僵住,突然狠狠一掌,酒坛顿时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