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零六章 南下(一百一十五)
    烽燧之中,各人各怀心思,有人在暗中筹谋,有人看破却无法说破,有人却蒙在鼓里,只是焦躁万分。

    但在营门口处,所有人一时间都僵住,只因为徐乐突然站在了营门口!

    徐乐现下在恒安鹰扬府中威名,一时无两,原因无他,实实在在就是打出来的。说起来徐乐是个难亲近的人,倒不是徐乐性子暴躁高傲什么的,而是他那副翩翩佳公子模样,哪怕在血腥战阵中,也是超凡脱俗,挥舞兵刃,倒有晋人敷粉郎君轻舞玉如意一般的况味。

    对于边地这帮粗汉而言,这样的乐郎君实在有点格格不入。大家都是粗豪汉子,拿酒当水喝,说话不带脏字似乎就难成言,也从来不大在意自家形象,冬天寒冷,几个月不洗澡,一身泥垢也浑然不当回事。

    当这乐郎君白氅飘舞,剑眉修目若画,身边还跟着一个栗色秀发飞扬的胡族小丫头。这叫人怎能亲近得起来?

    对于这点,徐乐表示很冤枉,这副相貌是爹妈给的,自家爷爷从小管得严,要是嘴臭老大棍子追着满村闾打,才养成现在这般模样。而才出徐家闾,就遭逢这么多事情,上千人的性命沉甸甸的压在自己肩头,也不会没事就找人开开心心的赌酒。

    恒安鹰扬府上下难以亲近自己,也就罢了。

    虽然有些疏远客气,但对这乐郎君,大家还是真真切切的敬畏!徐乐和他的玄甲骑,隐然也已经是恒安鹰扬府内巨头之一。今日这些各寨乡兵箭手,也是看见徐乐领玄甲骑在外巡哨,这才瞅准时机,准备夺营而出,真要闯出营去,想必这位乐郎君也不会再费大气力来将他们追回来罢?

    可现在,徐乐偏生就站在了营门口,身后还跟着数十玄甲骑,人马都在喘息,显然是听见营内骚乱,匆匆而来,恰恰在这个时候堵住了大家!

    徐乐目光扫来,也不见得又多凌厉,但所有人都忍不住垂下头来,一声不吭。连适才那理直气壮的焦牛儿都涨红了黑脸,回头朝曹无岁那里望去。曹无岁哼了一声,懒得理他。

    徐乐是真没料到,今日会发生这般事情!

    军心士气是在低沉瓦解,但恒安鹰扬府上下,包括这些乡兵箭手,都是过惯苦日子的。而且边地男儿,忍受酷烈的环境还有强悍的突厥铁骑已经成了习惯。只要军将统帅拿出法子,他们还是会跟随他们信服的统帅,继续死战到底,直到最后一粒粮食耗尽,最后一丝气力用尽!

    刘武周统恒安鹰扬府四年,抵御突厥,血战到底。其间建立起来的威信恩义,实在是太过于厚重!

    就算是徐乐自己,不也是感念刘武周遮护马邑郡的恩德,一直在麾下为他效力,而且几次血战,都豁出去性命了么?

    只要刘武周肯站出来,咬牙决定带领恒安鹰扬府和王仁恭血战到底,相信数千恒安兵,甚或大部分云中百姓,愿意陪着刘武周拼到最后一口气!

    而刘武周和苑君璋,甚或那位尉迟恭,一时间都看得出消沉气象来。谁也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了。

    这几人心思,徐乐不愿意多说。也不愿意多去猜测。这也是爷爷教导的,老去揣摩别人心意,不是男儿所为。任何事情,只选自己觉得对的去做就是,别人如何,哪里犯得着去夺想?

    徐乐还不想丢下这数千和自己并肩血战的边地男儿,不想丢下这些忍饥挨饿的云中百姓。

    所以徐乐留在了军中,并且身体力行,每日巡哨,一如既往,只想鼓起恒安鹰扬府的军心士气!

    直到在冰冷的寒风中,看到营门口处灯火缭乱,骚动声隐隐传来。徐乐急急打马回返,就看到营门口在自己面前打开,看着数百上千人马在自己面前鸦雀无声,垂下头来。

    徐乐自嘲的一笑,看来自己威望,还远远不如刘武周啊。这些边地汉子,还是想走!

    一把尖利的少年声音陡然响起:“入娘的你们这是在做什么?想逃是不是?弃军而走,都是死罪!一个个熊包软蛋没骨头!”

    骂出声来的正是韩小六,他在人堆之中就想策马朝前窜,还好身边人知道厉害,死死挡住了他,急得韩小六在马背上踩镫站起身来,还要接着骂个痛快。

    焦牛儿吃不住骂,抬起头来:“刘鹰击都缩在烽燧里不出来,难道要咱们就在这里等死不成?那还不如死在自家寨子里!咱们是走了,可粮食也全丢下来了。就当我们失了义气,还有下辈子的话,咱们磕头请罪!”

    韩小六骂了一句:“入娘的谁要你们磕头!六爷爷只跟好汉子说话,怂包软蛋有多远滚多远!”

    这韩小六,嘴上从来没有把门的,当真是杀伤力十足,什么样的仇恨都能拉得稳。

    这句话终于激怒了这些边地汉子,焦牛儿一摆手:“要不乐郎君杀了咱们,要不咱们就回自家寨子!愣着干什么,继续走啊!”

    一声呼喊之后,焦牛儿率先策马而前。身后那些乡兵箭手垂着头,却仍然踢动了马腹,跟着焦牛儿缓缓向前涌动。

    徐乐回头瞪了韩小六一眼,转向焦牛儿:“这就走了?”

    焦牛儿瞪着眼睛不答。

    徐乐摇摇头:“回去也是等死,不知道能有多少人熬过这个冬天。我就奇怪,为什么大家不去杀了王仁恭?”

    焦牛儿瞪大了眼睛:“杀了王仁恭?”

    徐乐一笑:“他也只是个人。他想我们死,我们就先要他死,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回事么?”

    焦牛儿看看徐乐,回头又看看刘武周所在的烽燧,迟疑道:“可刘鹰击…………”

    徐乐一笑,露出六颗白牙,但语声当中却是逼人的寒气十足:“我等请刘鹰击,率领我们,这就南下,杀了王仁恭这厮!他和我们野战,我就带着大家破阵杀将,他要守城,我就先登,带领大家将王仁恭掏出来!”

    徐乐目光一一扫过诸人,看着这一张张满是污垢,却诚朴坚韧的面孔:“……是成是败,我也不知道。可别人逼迫如此,就乖乖回家等死,天底下没有这样的道理!就算是拼死在阵前,也要溅他一脸的血,让他日日夜夜,都在噩梦中度过,只怕我们十八年后,再去寻他索命!”

    徐乐策马而前,越过愣住的焦牛儿,突然侧头:“还等什么?随我去寻刘鹰击请战啊!”

    话音落下,徐乐已经继续向前,吞龙低低嘶鸣,有若龙吟。数百边地汉子,在徐乐面前如波分浪裂一般让开路来。

    陡然之间,全金梁的吼声响起:“咱们跟着乐郎君,去寻鹰击请战!和王仁恭死拼!”

    焦牛儿也终于反应过来,仰首向天,只是一声怒号!

    多少边地汉子,不论是恒安鹰扬兵还是边地军寨的乡兵箭手,也全都怒吼出声!

    多少人马,齐齐转身,随着徐乐,直向烽燧行去!

    而人潮之中,步离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韩小六身后,狠狠的给了他后脑勺一下。

    “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