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南下(一百一十二)
    人群猬集,一名半老头子从乱纷纷的队伍中越众而出,声嘶力竭的呐喊:“焦牛儿,你做甚?这个时候当了软蛋不成?”

    半老头子胡须花白,正是曹无岁。他岁数在这儿,资历在这儿。在缘边军寨当中算是说得上话,如此场面,当即就站出来呵斥。

    焦牛儿正是那带队离开的寨主,亡父是曹无岁旧交,向来甚是听曹无岁的话。这次大战,他的寨子本来偏远,曹无岁遣人传一句话就自带粮秣来参战了。放在平日,曹无岁一声吼,焦牛儿都会低头,今日却扭头朝着曹无岁大吼。

    “阿爷,某焦牛儿不能从命了!某要带着儿郎们活命!”

    曹无岁怒道:“现下恒安鹰扬府拼死把突厥狗打跑了,你都看在眼里。恒安府遭了难了,你丢下就跑?”

    焦牛儿摇头:“要是有人出来说句话,拿出个章程来。咱们边地汉子,谁走谁一辈子进不了祖坟!现下鹰击躲着,什么军将都不照面。咱们还在这里等死做甚?阿爷,你再看看,咱们谁带了一粒粮食走?”

    焦牛儿一声吼,这些边地男儿,或者扯下包袱,或者打开马鞍袋,里面都是空空如也,最多有些途中喂马的干草,还一点精料都没有。

    “咱们什么粮食,都给恒安兵留下了!咱们饿着肚皮,要走三天才能回自家寨子!而寨子存粮,大半也都拿出来了,这个冬天,还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咱们所想,无非就是自家弟兄,死在一处,死在祖祖辈辈都呆着的寨子里,图个心安!阿爷,你说咱们能不能走!”

    焦牛儿的吼声,理直气壮,堵得曹无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而后面赶来的人马,不少边地军寨出身的,都默不作声的加入焦牛儿的队伍当中,只是将身上那点宝贵的干粮袋扯下来,纷纷丢在地上。

    一时间,聚拢的边地军寨之人越来越多,干粮袋如雨一般落下。这些干粮袋都已经轻飘飘的了,落在雪地上,声响都没发出多少。

    如此景象,似乎就是这些悍勇边地男儿的绝境。

    而涌来的恒安鹰扬兵也渐多,但是看到这般景象,这些恒安鹰扬兵没一个上前。只有那队恒安鹰扬兵还堵在寨门口。

    这些赶来的恒安鹰扬兵也有军将率领,但没一人下令弹压。

    这些边地汉子,从自家军寨前来,拿出不多的粮秣以供军用。现下绝境而走,还将所有粮食丢下,饿着肚子回返。此时此景,大家有什么理由挥刀持矛的弹压他们?

    就是恒安鹰扬兵心中,未尝也不是绝望。不如就放这些边地军寨的乡兵箭手一条生路也罢!

    全金梁也在队伍当中,他的帐幕离着营门口甚近,骚动之声传来,就马上赶了过来。看到这个景象也是没有办法。只能一叠连声的对身边亲卫询问:“遣人去请鹰击他们了么?尉迟将主他们又在哪里?”

    亲卫也满头大汗,疾疾回答:“都遣人去通传了!何止我们这一队!但事情突然而起,一时间哪里来得及?”

    这大营本来是数千人的规模,又主要是为骑军准备的,阔大之处,远超寻常步军营盘规模。而执必部扎营也没有汉家那么丰富的经验,营盘规模又放得更大了一些,规模越大,越不好守,所以刘武周当初才敢下定直扑营盘的决心。但是现下营门口突然出事,遣人去通知刘武周,到刘武周再赶过来,一来一去,没有一刻时间哪里够?

    这段时间,不管是见了血也好。还是大队乡兵箭手离开也好。恒安兵的军心士气,就彻底垮了!

    全金梁丝毫不想对这些曾经并肩作战的弟兄挥刀舞枪,急得汗珠一颗颗落下来,恨声道:“入娘的,这般憋屈!不如大家整军南下,和王仁恭拼个你死我活也罢!死也死得痛快一些!”

    他冲着亲卫又问:“尉迟将主何在?”

    亲卫回道:“尉迟将主今夜也宿卫中军!苑四也陪着长史!”

    这下好,够分量的人干干干净净,一时间都赶不过来。全金梁急得用马鞭直敲自己大腿,眼前又是一亮:“乐郎君何在?”

    亲卫摇头:“乐郎君主动领了在外巡哨之任,也不在营中!”

    就在一众恒安鹰扬府中层军将焦急之际,这已经膨胀成数百规模的乡兵箭手队伍,在焦牛儿带领下,又朝前涌动。

    守在寨门口的那名队正,脸上五官已经快皱到一处。每名军士的目光都望向他来。原来稳定无比的长矛阵列,这个时候也晃动起来,锋刃反光,如同波浪。

    那队正目光落在一地的干粮袋上,又落在那些蓬头垢面,衣甲弊旧的乡兵箭手身上。终于垂首,低低叹息一声,猛然一摆手。

    麾下儿郎,收回矛阵,缓缓让开。更有人去打开营门。

    队正仰天,突然怒吼一声:“入娘的,咱们做错了什么!”

    军士们让开了通路,吱呀声中,营门缓缓打开。焦牛儿遥遥朝着那队正拱手。队正却扭开头去,看也不多看他一眼。

    逐渐赶来,猬集在左右的恒安鹰扬兵,一个个都垂下头来。

    北面草原上,不管什么样的敌人南下,他们都不畏惧。哪怕敌骑如黑色绒毯一般,铺满了视线所及的每个角落!

    可总有什么事情,让他们无能为力。他们这些边地军士的死活,也似乎从来不放在高高在上的那些人们的心上。

    他们原来依旧坚定,紧紧握着兵刃的手,这个时候都慢慢松开。一顶顶上面布满了箭痕的兜鍪,似乎也沉重得再也支撑不住,压得他们就要垂下头来。

    原来的坚持和骄傲,在这一刻,似乎没了半点意义。

    营门终于打开,但向前涌动的队伍,突然就是一滞。每个人都抬头看着眼前。

    营门之处,一支队伍,沉默的伫立在那儿。火把燃动,猎猎有声。这支队伍,人人一身玄甲,裹着大氅,此时此刻,仍然要背笔直,随时都能上阵厮杀!

    队伍最前,勒马而立的,就是徐乐。在这夜中,徐乐的目光,却亮得骇人!

    徐乐巡哨而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