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零二章 南下(一百一十一)
    善阳王仁恭,晋阳李家之间的风风雨雨,孤悬在云中之北的徐乐和恒安鹰扬府健儿并不知晓,也无从知晓。

    这些百战余生的云中儿郎,只知道他们虽然叠经血战,屡破强敌,最后还是走到了绝境!

    粮秣将绝,饿肚子是一件最为现实的东西,能将快意恩仇,绝不低头的男儿意气,就这样残忍的消磨干净。

    刘武周夺下此间大营之后,被如此处境似乎彻底打倒了。躲入了原来执必贺所在的烽燧之中,已经两日一夜未曾露面。而苑君璋也就陪着刘武周,同样不曾照面。

    两大主心骨失却作用,数千军马汇聚此间,军心士气,就靠着各部将佐自发弹压,还勉强能维持住局面。但谁也不知道,这样的局面能够维持多久。

    夜色又再度降临下来,寒风扫过雪原。声如鬼哭。一堆堆的篝火在营地中燃起,火苗被拉得忽长忽短,火星飞溅而起,将周遭景象一时照亮,又一时堕入黑暗。远方群山,有如一只只亘古巨兽,蹲伏在侧,似乎随时会张开血盆大口,将这一支走到绝处的孤军彻底吞噬。

    寨墙之上,还有军士披甲值夜守候。而在营地之外,也有巡骑出没。这些恒安鹰扬兵还在秉承着强军的惯性,守卫着自家的营地。尽管在这个时候,似乎已经看不到这支边地强军的未来。

    寨门之侧,也有一支军马守候。正是恒安甲骑。这也是严格按照军中守备之法,随时要备一支骑军在寨门之侧,一旦闻令,立即就能上马出击,援助在外巡哨的逻骑。或者帮助他们逐退敌人,或者接应这些逻骑退入营地中来。

    这支恒安甲骑,战马都拴在地窝子改造的马厩里面,安静的嚼着干草。干草只能勉强维持战马活着,但现在人吃的都不够了,哪里还能给战马添上精料?偶尔这些战马嘶鸣一声,也是有气无力。

    而甲骑们就猬集在火堆之旁,将能套上的衣服都套在了身上。篝火上架着一口大锅,锅内沸水翻腾,但里面却没什么吃食,只是单纯烧化雪水而已。这个寒夜,只能靠着喝点热水,烤着火来熬过去。

    不少甲骑肚子都饿得咕咕作响,但对这些恒安甲骑老卒而言,却没人叫苦。生于边地,选为甲骑,嚼冰卧雪与突厥死战,苦日子是过得惯了,饿了肚子就要叫唤,还做人不做了?

    就算真的到饿死的那一步,估计这些边地男儿也就是默默的把腰带紧上最后一道,寻个无人的地方,将兜鍪遮在脸上,静静的化为白骨也罢。

    强悍坚韧四字,说起来容易,真正能达到这个地步的,大概也就是这些云中健儿而已!

    多少年来,云中健儿从来都是汉家帝国最为可靠的武力。出击匈奴,云中健儿充塞军中。与匈奴血战百年,多少人就这样默不作声的死在草原上,直到最后将匈奴逐出漠南。而晋末丧乱,刘琨收云中之兵,又与异族血战到了最后,反复屠戮之后,才算是勉强平定云中之地。

    越是危难时刻,越是能看出一支军马的底色,而云中之兵,从来未曾让人失望过!

    这些甲骑,也没什么说话的心思,就是守在火堆旁,任火光将他们映照成一尊尊雕塑。

    突然之间,营地中传来响动之声。这队甲骑带头队正起身,望了过去。就见百余人影,牵着坐骑,快步向着这里走来。一路上传来的都是骚动议论之声,在这寒夜中传得老远。

    队正厉声喝问:“谁夜中乱律,冲撞营门?”

    几骑当先而出,正是缘边军寨汇聚而来的寨主,遥遥朝着那名队正拱手。示意一下,他们从人上前,将十几个草袋丢在雪地上。

    一名寨主开口:“这是弟兄们口里省出来的点粮食,都留给你们了,咱们回自家寨子去,苦熬过这一个冬天。大家有缘,来日再见罢。”

    队正猛的一摆手,火堆旁的甲骑顿时起身,在寨门口列出军阵,长矛平举,火光映照之下寒光闪烁,此时此刻,恒安甲骑列阵,仍然自有迫人杀气!

    队正厉声道:“临阵而走,知道是什么罪过么?都站定不要动,等鹰击发落!将他们都拿下了!”

    这百余骑顿时一阵骚动,而营地也被惊动,火光缭绕,不知道多少人向着这边望来。更有脚步声杂沓,有人就朝着这里赶来。

    那当先而出的寨主冷笑一声,一把扯开前襟,露出胸膛:“朝这儿刺!咱们缘边守寨,一代人死了又一代人上,打仗从来没含糊过!但现在某不能看着自家儿郎眼睁睁在这里饿死!咱们就是守家而已,刘鹰击和王郡公的恩怨咱们不明白,也不想明白。等刘鹰击和王郡公决出个胜负来,不管剩下是谁,只要还愿意守云中,咱们就卖命!再一代代的死人!”

    那队正只是摇头:“你们是恒安鹰扬府麾下军寨,不得军令,就不能走!只要上前一步,说不得只有对不住了!”

    后面已经零星有人赶来,呆呆的看着营门口发生的这一幕。无人说话,也无人知道该怎么办。

    那队正下令:“去寻刘鹰击,苑长史,实在不成,将尉迟将主请来!让他来发落!”

    军士大声领命,翻身上马而去。

    那寨主也不阻拦军士离开,只是看着那队正:“你看看,你看看!这一仗,咱们阖寨老小,全都上阵,真是豁出性命血汗!也将寨子里的粮食都拿出来了!我们对得起恒安鹰扬府了!现在咱们只想去死在寨子里,和列祖列宗死在一处!要是你们还不许,就将咱们这般捅死也就罢了!”

    火光之下,这百余骑有老有少,衣衫破碎,形容憔悴。这真的是阖寨男丁都已然上阵。吃着自己带来的粮食,跟随着恒安鹰扬府主力血战,哨探转运,无一不为。现下这一双双眼睛,就看着这名队正!

    队正手僵在空中,久久不曾挥落下来。

    那寨主嘶声大呼:“弟兄们,咱们走!要死的话,大家就死在一处!”

    后面赶来的人越来越多,也有低低的呼声响起:“咱们对得起恒安鹰扬府了,要死回寨子里死!”

    火光之下,这百余骑向前涌动,身后也有人跟上,就朝着营门出缓慢而不可阻挡的前行。

    队正脸上肌肉抽搐,数十恒安甲骑,矛锋闪烁着寒光,每个人目光都望向那队正。那队正也不敢下令。

    鹰击也好,长史也罢,到底是谁来处断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