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南下(一百一十)
    李渊声音响起,李建成顿时变了脸色,忙不迭的转身行礼:“阿爹。”

    李元吉,李嫣,长孙音三人,也全都起身行礼。

    就见李渊和裴寂两人,大步而入。李渊一向显得慈祥宽厚的面孔,这个时候绷得紧紧的,两眼深得似乎看不见底似的,只是落在李建成面上。裴寂跟在李渊身后,也没了平常那种潇洒模样,微微朝李建成摇了摇头。

    长孙音这么穿着嫁衣直入衙署,如何能不惊动李渊?这个时候赶来,正听见李建成和长孙音之间的争执,顿时就沉声发问!

    到了这个地步,李建成反而稳重了下来。朝着自己父亲一礼:“军报往还,二郎都在平阳坐镇。儿子也一直嘱咐二郎,稳守平阳,以安晋阳北翼。二郎入善阳之事,儿子实不知晓。”

    李渊站定,转向长孙音:“你如何知道二郎入善阳的?”

    长孙音敛衽行礼:“阿父,是媳妇的家将去往平阳,才得知这个消息的。回返途中,还遇到人马截杀,只剩下两骑回返,俱都带伤。亲口向媳妇回报的。这两名家将,都是父亲手里使出来的,行事向来稳重可靠。媳妇心急二郎安危,这才上门向大兄询问,有搅扰阿父大事处,还请阿父责罚,媳妇一人承担。”

    李嫣想帮长孙音解说什么,才张口李渊就厉声打断了她:“哪里热闹你就朝哪里钻!这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闹得这么大,现在人心震动,少不了你一份功劳!一边呆着去,这哪是女儿家能管的事情?”

    李嫣哼了一声,迈着长腿走开:“女儿家就不是李家人了?瞧着女儿家碍眼,我们这二十九个女儿,有一个算一个,阿爹你都不要了就是!”

    李嫣气哼哼的走到偏厅一角,扭头不看李渊,也不离开,就自家老爹斗上气了,

    李渊是真拿这位九娘没办法,从小就玉雪可爱,李家长辈人见人爱。就是杨家,也知道这位粉雕玉琢的九娘,幼时经常被叫入宫中玩耍,大包小包的扛着赏赐回家。李家长辈,没一个不疼爱她的,自家大女,更是对九娘护短到了极处。而大女这等人物,不要说她的弟弟妹妹了,就是李渊都对她畏惧三分…………

    此刻能让开不插言,已经算是九娘给了自己这老爹面子,再将她赶走,不知道九娘能闹出什么事情来,只有放着不管。

    李渊对长孙音点点头:“长孙晟使出来的家将,那某是信得过的。既然负创,就不用召过来了。”

    他又望向李建成:“你如何未将这消息报来?”

    李建成容色沉静,虽然一向这位世子有耳根子软,性子太过宽和的风评。但是毕竟为李家这等高门世家世子多年,岂能是废物?越临大事,越有静气。没有这等本事,这么多世家子弟,这么多军将,这么多幕僚,岂能倾心投靠?

    李建成声音响起:“儿子实不知晓。但弟妹如此说,自然就是真的。儿臣只是看惯例军报,未曾遣人主动查探,这是儿子的罪过。还请阿父责罚…………至于为何军报不载,二郎主持平阳方面,往来军报,都是二郎亲自过目。想是二郎立功心切,想早点为阿父底定马邑之事,自己如此断然行事罢…………我这兄弟…………”

    他垂首叹息一声,接着抬头看着李渊:“儿子这就遣人,去善阳将二郎接回来!更遣兵马,以厚平阳之军,让王仁恭不敢轻举妄动!”

    李渊点点李建成:“快点去做!”

    李建成点头,长孙音却抬头看着李渊,又问了一句:“那长孙家家将往返平阳和晋阳之间,怎生又遇到了截杀?”

    今日之事,既然闹出,就闹到底也罢!只有这般,才能让那些有心人,不能再加害自家夫君!

    长孙家世代将门,就算是女儿如长孙音,也自有一股英气在!

    李建成神色又难看了几分,还未曾开口,李元吉又跳了起来,嗤的一声:“嫂子这话,好没道理!马邑大乱,到处都是流民马贼,这又不是承平时节!往来上路,脑袋就拴在裤腰上了,遇见一伙盗匪杀人夺马,这就回来怪到大哥头上。以后我那二哥,不用上阵了,就在家里守着嫂子可好?省得什么事情,都怪到大哥头上!”

    李元吉正说得嘴响,啪的一声脑袋上就挨了一记。正是李嫣走过来,教训自家弟弟。

    李元吉抱着脑袋:“打我干嘛!”

    李嫣一把扭住他耳朵:“小孩子家家,有你说话的地方么?没听阿爹的话,咱们到一边呆着去么?”

    李元吉被李嫣揪着耳朵,乖乖的给走到一旁。只是央告:“九娘九娘,你快放开!”

    李嫣清丽的面孔板的紧紧的:“叫九姐!九娘是你叫的么?”

    对李嫣和李元吉在旁边的这般动作,李渊就当没看见,对长孙音点点头:“二郎是鲁莽了,你的家将得力,将消息带了回来,要厚赏抚恤。”

    李渊如是说,长孙音只能点头:“媳妇明白。”

    李建成松了一口气,不管事后如何,至少现在,李世民这件事情算是遮掩过去了。

    李渊又望向李建成,沉声道:“今日召集诸人,就你见他们也罢。分领各人整理军伍,随时准备出征。另选军将,准备入平阳,将二郎接回来!”

    李建成骤然色变:“不是今日召集诸人,整顿军伍,准备出师长安么?”

    李渊冷冷道:“还出什么师?二郎入了善阳,平阳无主。若是我大军西进,王仁恭陷了二郎,又拿下平阳,直击晋阳后路,又当如何是好?先安定马邑一线局面要紧!”

    李建成垂首,裴寂终于开口解劝:“遣一将入平阳就是,蒲山公已过方山,机不可失啊。”

    李渊转向裴寂,声若低吼:“二郎也是我儿子!我要看着他平平安安!”

    李渊吼声,在偏厅当中回荡,所有人都寂然无声,李嫣却两眼放光。

    任何时候,自家阿爹,都不会让自己失望!有阿爹在,李家会永远这般团结,永远亲如一家,再也不会蹈杨家覆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