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四百章 南下(一百零九)
    李建成李元吉在前,李嫣长孙音在后,直入偏厅。四个人都紧紧绷着一张脸。原来纵然是李世民和李建成之间关系有些紧张,但是李家家人之间,面上尚且是融洽。李世民北上,李建成数次遣人给长孙音送各种物事,算是替自家兄弟照顾好家。

    这种世家,除非另外开枝散叶,再设支房族谱。不然是不会分家的。李家子女成年的,当然都有产业。而李家公中产业,现下都是李建成代为管着。一年四季,按月分给各个子女。成家的,没成家的,男女不等,嫡庶有差,各有定例。比如李元吉,现下还是孩子待遇,李家公中给六十名婢仆的衣食月例,他的家将,都是李建成帮着他养的。另外每月李元吉还有一百二十贯的使费,多少锦缎布匹米面肉酒菜蔬果子薪炭火烛等等应用物事的供应。

    而李嫣则是比照着家中长成嫡子的分给月例,一百二十名婢仆,四十名家将衣食。每月足足二百六十贯的使费!李嫣之受宠爱,可见一斑。

    但是自从李世民出征之后,拨给李家的月例,比这个数字,还要翻了一倍。李建成在情面上,已经做到了十足。而长孙音自己长孙家的庄子送来什么稀罕物事,也都挑选了,要给李建成去送上一份。家中有什么饮宴聚会,长孙音偶尔也会参加,李建成和长孙音要是碰见,也是相谈甚欢。

    但是今日,这一家人都神色难看到了极处,似乎在下一刻,就会决裂!

    一入厅堂,里面空空荡荡。适才还在这里的刘文静早不见了踪影,他是何等样的聪明人物,怎么样也不会傻等在这里掺和,早就抽身而去,说什么也要离这突然卷动的世家风暴远一些!

    而李家家将婢仆,更是离得远远的,死也不敢踏入这偏厅中一步。

    放在平日,李建成肯定要温和的让长孙音先行落座,安排饮子之后,才自己入座,恭谨如对大宾的和弟妹闲谈。而对李嫣,则将更加亲热,妹子月例用不到月尾了,有什么需要大哥帮忙的事情了,不等李嫣开口,风声灵通的李建成,早就会笑着告诉自家妹子,一切都已经安排得妥妥当当。

    今日李建成却自顾自的走到上首几案之后,一抖衣襟,率先跪坐而下。而李元吉就侍立在他身后,躲着自家姐姐相当不善的目光,也是一声不吭。

    李建成眼神森冷,他是李家世子。而李家,眼看就要有望天下。纵然那些天不怕地不怕的世家子弟,一旦李建成沉下脸来,都忍不住有些胆战心惊。而这种威权,将随着李家地位走高,也会越来越盛!

    长孙音却丝毫不以为意,仍然是那副温婉新嫁娘的打扮。端端正正跪坐在李建成对面,眼神毫不退让,只是迎着李建成的目光。而李嫣也有样学样的站在自家嫂子身后,一双大眼睛只是盯着自家弟弟,迫得李元吉都不敢抬头。

    两人目光对视少顷,李建成不想再僵持下去,如此情形,起兵在即,还是快刀斩乱麻的将这两位姑奶奶请走为是!

    他咬着牙齿开口:“弟妹,你可知道今日是阿父召开军议?你可知道阿父召开军议所为何事?不管何等身份,冲撞如此军议,除了死罪,没有什么其他可说的!你一向贤淑,怎生今日这般糊涂?还有你九娘,只情跟着胡闹,我们将你宠得都没个规矩了!”

    不等长孙音开口,李建成就挥挥手:“今日之事,大哥我就包容了。早些退下,阿父那里,我去承担就是。不要总担心二郎,二郎在马邑,自然不是去享福。但此时此刻,征战沙场,却是李家儿郎的使命!二郎奉阿父之命,镇守北疆,自然辛苦。可某还不是要随父西进长安!但有战事,某只会当在阿父前面!就算是小四…………”

    李建成一指李元吉,李元吉下意识的想挺起胸膛,但李嫣又加倍凶狠的扫视向他,李元吉又一下子泄了气,灰溜溜的垂下头来。

    李家四郎天不怕地不怕,自家爹娘都敢硬扛。但是就是两位姐姐能将他治得服服帖帖,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李元吉不给力,李建成只能自己说下去:“…………这次小四也将会随军而进,某若倒下,就该小四顶上!如此局面,李家看似风光,实则行在悬崖之上,稍一不慎,就会摔得粉身碎骨!这个时候,李家儿郎就是拼命的时候!某知道你心系二郎,但时势如此,又能如何?想二郎也有家将拱卫,还有三千精锐随之,不会有什么变故,你只在家,安心等候就是。若然心神不宁,让九娘陪你消散一下就是。”

    李建成的矛头终于指向了自家九妹李嫣,狠狠瞪着自家这个清丽无双的妹子:“九娘,你也是胡闹!一家上下对你宠爱,你就无法无天了是不是?怎么就伙着嫂子一起来胡闹?阿爹知道,非得重重收拾你不可。自己就是李家人,还分不清轻重,真是越活越回去了,真该给你找个婆家,好好管束你一番才是!”

    李嫣柳眉一挺,就要反驳。长孙音却率先开口,语声沉静:“大兄,这个时候,的确是李家儿郎该效命疆场之时,妾身自入李家门,自然就是李家之人。如何不知道轻重缓急?二郎镇守平阳,若是对敌,赢了我为二郎奉酒祝捷,伤了我替他裹创,要是战死,我奉二郎还乡,为他守节一辈子!可若背后有人对二郎下手,我却不能看着二郎死得不明不白!”

    李建成还沉得住气,李元吉却忍不住抬头:“谁对二哥背后下手了?”

    长孙音淡淡道:“为何二郎入善阳,此间却没人知道?为何我长孙家家将,去往二郎处联络,回返之际,却遭人截杀?若不是长孙家家将得力,负创回返,二郎真要死得不明不白!李家的事业,我一女子,想不了那么远。可二郎却是我的夫君!是我的天!我只知道,二郎面前对敌,我长孙家女儿,要为他守着后背!”

    长孙音语气凛然,一时间李元吉都被震住,说不出话来!

    而李嫣也终于忍不住开口:“大哥,要是有小人辈在离间咱们李家人,拖出来治罪就是了。给嫂子一个交代。你也说现在李家走在悬崖之上,这个时候更要兄弟同心。大哥一时失察,也是有的,亡羊补牢也就是了。大姐要是回来,看着你们闹成这样,该多难过?”

    李建成脸上微微泛起一点红晕,就要开口。这个时候偏厅之外,突然传来了李渊的声音:“二郎什么时候入善阳了?某怎么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