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285章 转会(求订阅)
    杜克以一个穿越者,一个工程设备专业大学牲的知识,系统地向一万多人解释了,什么是火,火的本质,火的特性。

    对于艾泽拉斯世界的魔法学徒来说,这是一个几乎全新,但又跟之前所学魔法知识并不冲突的理论体系。

    他们简直听得如痴如醉。

    有些正式法师很想找出杜克的错处去辩驳杜克,偏生一个字都挑不出刺来。

    什么“热量只会从高温流向低温,比如火的温度高,就可以把冷水烧热。”,这些显浅易懂的事情,经过专业的热力学理论系统解释后,几乎连魔法学徒都意识到:自己的【火球术】必定会有所提高。

    别小看火球术,作为绝大部分魔法学徒所学的第一个伤害性法术,火球术的普及率堪称是100%的。

    毫不夸张地说,杜克弄过来的热力学理论,这对整个达拉然的魔法水平提升都有着明显的效果。

    直到专门用作计时的魔法沙漏里最后一粒沙子落下,讲台上响起悦耳的嗡鸣声的同时,杜克恰好说出那句“今天的课到此为止,我的讲课完了。”,时间拿捏之精准,根本不像是什么小青年,完全是最最老练的导师。

    一时间,全场哗然。

    “马库斯讲师!别这么快停啊!多讲点!多讲点!”

    “我们还要听!”

    “讲师,太棒了!”

    短暂的喧哗过后,大家似乎意识到杜克绝不会拖堂了,旋即,偌大的礼堂里响起了惊天动地的热烈掌声。

    “啪啪啪啪!”掌声如同连绵不绝的海啸巨浪,经久不息。

    除了一早受伤离场的那几个倒霉鬼,每一个魔法学徒,每一个前来听课的正式法师,理所当然还有凯尔萨斯,全都起立,为杜克送上最诚挚的掌声。

    掌声稍停歇,凯尔萨斯已经来到台上,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太精彩了,杜克,你的讲课完全超越了我想象的极限。本以为你最强的是实战,没想过你的理论知识同样丰富得惊人,我都快搞不清楚你到底算实战派还是学院派了。”虽然凯尔萨斯很想问这些理论是否来自麦迪文的卡拉赞书库,但此时问出来,无疑是帮杜克引战。凯尔萨斯只是单纯地为杜克高兴。

    那边,吉安娜已经成了追星族,无比崇拜着追着杜克问这问那。

    “马库斯哥哥,你收徒弟吗?要不我拜去你门下当弟子?”

    没有太多的心机,现在的吉安娜还是一个比较单纯的少女,那双水汪汪的蓝眼眸,很容易让人看得于心不忍,一口答应。

    “你不是很崇拜安东尼达斯的吗?”杜克冲口而出。

    “咦,你怎么知道的?”

    杜克才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不过这个锅很好补:“在达拉然谁不崇拜安东尼达斯大师?”

    “呃,那也是。不过大师他很忙啊,最近说是受伤,大家都知道他其实天天都在实验室。”

    一群不存在的乌鸦从杜克头上飞过:安东尼达斯你丫的装病装得专业点行不?连12岁少女都知道你在装了。

    杜克当然没兴趣惹吉安娜,姑且不论她那个在战争与和平之间摇摆不定的性格,光是教导,杜克就没自信把吉安娜教出来。

    自己事自己清楚,杜克不是纯粹的学院派,对于这个世界真正意义上的魔法理论,杜克自己都是半桶水。哪怕杜克打心底不爽‘历史’上那个克死老爸的吉安娜,好歹吉安娜也是联盟历史上比较能打的英雄,将来太多大事件里作为核心的存在。

    随便动了吉安娜的成长,会让将来变得更加不可控。

    杜克堂皇地拒绝了。

    “抱歉啊,普罗德摩尔公主。其实我也很忙。我这次来,主要是拜访安东尼达斯大师,以及顺便帮暴风王国招揽点法师,重建暴风王家法师团的。”这时候,台前人不少,大家听到之后,顿时恍然。

    杜克并没有掩饰自己的目的,法师的世界讲求等价交换,偷蒙拐骗反而落了下乘。

    杜克微笑着转头对着伊露希亚:“我的助手啊,接下来关于我收徒的问询答复就交给你了。成为我的弟子或者助手,会免费获得我的指导以及卡拉赞大图书馆最下面三层的自由阅览权,代价就是以我的弟子身份加入暴风王家法师团,为联盟,为暴风王国参战三年。”

    一如加入达拉然法师团可以获得各种福利,杜克的拉人也是开诚布公。

    既是风险,也是机遇。

    一听到有参战的义务,吉安娜就知道自己没戏了。她父亲不会允许未成年的她搅和到战争中来的。事实上,戴林早已通知她,一旦达拉然有危险,就会有一个专门的法师团,以传送或者其它方式,将她在最短时间内送回去库尔提拉斯。

    “唉!”吉安娜叹气了:“看来我只能等这场战争结束才能有机会拜访马库斯哥哥了。”

    杜克笑笑,不说话。

    讲课完毕,杜克马上就被安东尼达斯抓获了。

    再次来到安东尼达斯的实验室里,这个白发白须的老头子对杜克就没那么好脸色了。

    “哟,杜克,你这样做可不厚道啊。你这样会削弱了达拉然的战争潜力的。”

    杜克耸耸肩,他当然知道,尽管达拉然一直奉行自由政策,别国权贵可以任意雇佣所有没有签卖身契的学徒或者正式法师,但那是和平时期。

    现在是联盟和部落大战的间隙。达拉然当然有自己的考虑。杜克这样明目张胆地拉人,明面上不会有任何问题,怕就怕肯瑞托议会回头给联盟小鞋穿。

    杜克深深一施礼:“为了达拉然的未来与战争潜力,我愿意拓印1000册卡拉赞的魔法书孤本,奉送给达拉然大图书馆。”

    安东尼达斯颀长的白色眉毛挑了挑:“5000册,100法师,300学徒。”

    “2000册,500法师,1000学徒。”

    “你不如去抢?!”肯瑞托议长吹胡子瞪眼。

    “错,这是好过去抢。”杜克当然知道那些魔法书孤本的重要性,他不愁安东尼达斯不上钩。

    知识就是力量啊!

    “不行!太多了,最多200法师500学徒。”

    于是两个在联盟内跺一跺脚大地都要抖三抖的大人物,就在这个没有外人的实验室里,如同市场上买菜的大妈,耍起嘴皮来。

    最终成交价格为:3000册魔法书孤本的复印本,换200正式法师和500学徒转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