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南下(一百零五)
    李世民北去,自然要随时向晋阳回报消息。军中消息,是直接传递到代李渊料理事物的李建成手中。而李嫣从李建成那里打听来的消息,都是一切如常。李世民坐镇平阳,整军经武,为李渊守住北面一线。

    而和家中联络,也是每逢十五日,就派遣家将与家中联络。

    但李世民北去一月有余,连一名家将,都没抵达长孙音主持的家中!

    长孙音只能从家中派遣家将,主动去联络自己丈夫。这些时日长孙音都在苦等李世民的消息,不然以长孙音的女红,岂会一件夹袄,缝制了快半个月还未成形?

    今时今日,家将终于回返,但去时四人,回来就只有两人。还身上带伤,谁知道李世民再平阳,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两名家将起身,不顾伤势拜倒在地。其中一名抬头回禀:“娘娘,我等四人,去往平阳还算平安…………但二郎已然离开平阳,去往善阳!”

    长孙音身形一晃,李嫣伸手扶住自己嫂子,就发现嫂子浑身在微微颤抖。李嫣也急了眼:“我哥怎么去善阳了?阿爹不是三令五申,不许他离开平阳么!”

    两名家将不知如何回答,长孙音深吸口气,反而解劝因为恼怒两颊俱是红晕的李嫣:“定是二郎想见一番功业,自己轻入善阳的,如何怪得了他们?”

    她转向两名负创家将:“那后来呢?你们如何带伤的?剩下两人呢?”

    家将脸上泛出悲愤之色:“咱们请平阳向善阳的二郎传信,自己急急赶回来禀报娘娘。结果在回返途中,却遇到人马拦截!”

    另一名家将也恨恨开口:“孙二和成铁头,就这么折了。咱们拼死突出,好容易才甩掉他们,娘娘,我等无能!”

    长孙音身形摇晃一下,闭上了眼睛。

    李嫣俏脸,也挂满了寒霜。

    传回晋阳消息,尽是李世民尚在平阳。结果李世民早就自家去了善阳!中间讹错,到底是怎生回事?

    而长孙音派出的家将,回返之际,还遇到人马截杀。好容易才逃出生天,将这讯息带回。又是谁派人马在途中行此事?

    其中深意,李嫣不敢去想,也不愿意去深想。

    这一向骄傲的李家九女,此时心中只有凄惶。原来在洛阳,在父亲官署之中,两位哥哥不是这样的啊…………虽然和二哥更投缘一些,但是两位哥哥对她的关爱,都是一般的。而两位哥哥也是相亲相爱,惹着了父亲,一起受责罚。习练武艺,一起互相擦伤药。要做什么坏事,也是一起。自己就是个小跟屁虫,跟在后面。

    怎么就变成现今这般模样了呢?

    原来只是以为,哥哥们大了,各自成家,在各自分家。各有门客追随。自然不会有小时候那般亲近。世家后代争权,李嫣也不是没有见过。总是以为自家两位哥哥,就算是有了生分,最多互不亲近,也就罢了。怎么最后变成了这般模样?

    李嫣高挑的身形摇晃一下,差点腿软蹲了下来。但却强撑住了。

    小时候自己也是这般,受了委屈就蹲在屋角堵着嘴生闷气。最后还是两个哥哥寻来,一个摸自己脑袋安慰,一个就是笑着将自己拉起来。这次蹲下来,却再不会有两位哥哥并肩寻过来了…………

    家将伏在地上,一声不吭。

    而长孙音身形,却不再颤抖。她轻轻击掌,几名追了过来,在门口侍立的婢女走进。

    长孙音淡淡道:“给我更衣,我去寻公爹说话。”

    接着她又嘱咐了一句:“就是我嫁进李家门的那衫衣裳!”

    李嫣也终于反应了过来,挽住自己嫂子胳膊:“我陪你去!”

    长孙音微微摇头:“九娘,你却不要淌这浑水了罢…………”

    李嫣大大的眼睛已微微有雾气升腾,却给她硬生生忍住了。她咬着一口贝齿,轻轻摇头:“我要去…………我要看看,我那位大哥,到底变成了什么样子!我要我那大哥,给我一个交代!”

    李渊衙署之外,这个时候已经是一派紧张之态。

    多少军将,多少幕中之士,已然奉召而来。整个晋阳城也告戒严。在李渊衙署所在的这个里坊之外,层层叠叠,至少有五六百名甲士遮护!

    刘文静不带从人,策马匆匆而至。衙署门口李家家将,一丝不苟的验了刘文静的出入腰牌,这才放他入内。

    衙署外院之中,已然站满了各色人等。看到刘文静到来,纷纷向他行礼。还有人想上前寒暄动问几句。毕竟刘文静是晋阳令,又是李建成信重的心腹。在外院所候之人,身份比他还差着甚远,不少人凑上来就想拉拉交情,还想套问一下今日突然召大家而来的内情。

    虽然绝大多数人已然明白,温大雅回返,闹得满城风雨,然后就是召集诸人而来。说不定他们日思夜想的大事发动,就在今日!

    刘文静却团团一揖:“世子有召,不能与诸位盘桓,还请恕罪。”

    一语之后,刘文静越过人群向前,过了外院,便是中间衙署节堂所在院落。越过节堂公署,才是内院,那就是李渊平日居停所在了。

    此刻李建成就在中院偏厅之中等候,家将在偏厅前后戒备。刘文静一入中院,就有家将,一直将他引过来。

    刘文静直入偏厅,就见李建成跪坐在几案之后,捧着一盏饮子,神思不属的在想着什么。而李元吉不知道在哪里寻了张胡床,大马金刀的坐着,正在把玩一把直刀。刘文静入内,李元吉连头都没抬一下。

    刘文静直行到李建成面前,也没多搭理李元吉,只是朝着李建成拱手行礼:“世子,何事?”

    李建成哦了一声,抬起头来,只是说了一句:“温大雅回返,已然说动蒲山公。”

    温大雅回返,刘文静正在晋阳城外,就没去凑这个热闹。但作为建成心腹,他如何能不知道温大雅东去目的如何?李建成一句话刘文静就反应了过来。

    唐国公举兵在即!

    苦苦等待,就是这一刻!李家化家为国,而他刘文静,也将一飞冲天!

    李建成神色凝重,又开口道:“召你而来,就是动问一句。北面措置,一切还妥帖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