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三章 南下(一百零二)
    征伐高丽失败之后,大隋北方,已经乱成了一锅粥。王薄起于辽东,窦建德起于冀地,翟让起于齐地,其余反乱之军,不计其数。而世家离心,各拥私兵,对这些义军视而不见。甚或大业天子调各处鹰扬兵平乱,还要被世家大族掣肘,让一支支平乱之师覆军杀将。如去平翟让的名帅张须陀,就被上官牵制,不发援师,最终兵败生死,麾下勇将,激于义愤,竟然投上瓦岗!

    那时不论是反乱义师还是北地那些世家大族,都有一个共同目标,就是将大业天子,从至尊之位上赶下来!

    大业天子的应对就是避居江都,将北方丢了出去。而留下长安洛阳两个最为重要的据点。长安以镇关西,洛阳以镇关东。让关西关东,再互相牵制。

    这个时候,北地世家,就再不能全力以对大业天子。而是自己之间,必须先决出个胜负来。一统整个北方,进而席卷整个天下!

    关西最负众望的是唐国公李渊,这是北地大部分世家的选择。出身高贵,背负天下之名,门下如云,故旧如雨。一旦入主晋阳,顿时各方来投,天下都盼着他能起兵席卷关西。再踞关西之地,进而中原,最后整个天下!

    而在关东之地,现下声势两分。不愿为陇西李家阴影所笼罩的世家大族,聚于洛阳。形成以洛阳为中心的势力。大隋家底,几乎都在洛阳,洛口黎阳两仓,积储了足可支数十年的粮秣。在天下大乱,百姓流散,到处缺粮的情形下。据有此间,多少军马都招募得来!

    李渊在晋阳,迟迟不肯起兵。北面王仁恭固然是个隐患。但李渊真正忌惮的,还是关东洛阳之地!

    一旦自己兵向长安,洛阳出师,以击自己后路。纵然有潼关函谷等天险可以拒守,但无可避免的就变成了两面受敌,一旦在长安城下迁延日久,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说不准。

    而李渊也尝试过与洛阳诸家结好,甚或不惜开出最为优厚的条件,但洛阳只做视而不见。反倒是不住在招兵买马,积蓄实力。一时间真是牵制得李渊动弹不得。

    不过好在关东还有位蒲山公。现在关东,真正实力最强的,不是据有洛阳的世家团体,而是这位蒲山公李密!

    若说唐国公李渊是负数十年之望,顺理成章走到关西之雄的位置。那这位蒲山公,则是靠着自己一人手腕,硬生生在数年间,成为关东最大的强豪!

    蒲山公李密,也是当年北周柱国之后,世袭蒲山郡公职位。当年郡国之中二李,陇西李一脉传下来,便是李渊。襄平李一脉传下来,就是李密。

    虽然同姓又是当年同时起家的二李,但襄平李人丁不旺,连着几代都是单传。但为世家,一旦人丁不盛,那就衰落极快。到得李密,虽然长成袭爵,但家道已然中落不堪。到得李密,以袭蒲山郡公的爵位,在朝中谋得的差遣不过就是东宫千牛备身,在大业天子未即位时,在他身边为一执戟之士。

    若说大业天子有什么终身都要压制的敌人,那就是当年北周八柱国之后。襄平李家都已经落魄到了这般地步,大业天子仍然毫不犹豫的以李密有文名,为东宫千牛备身实在太过屈才为名,夺了他的差遣,打发李密回去继续读书。

    到了这般地步,李密如何能不以大业天子为敌?从此就和越国公一系,勾连到一起。并得越国公嫡子杨玄感看重,当杨玄感反乱之际,李密正为重要谋主之一。

    杨玄感变乱失败,李密为隋军所执,途中逃脱,隐于渔阳。放在其他人身上,到了这般地步,凭借出身,寻一世家荫庇,并不为难,从此安安分分的过完余生就是了。若是投效的世家能飞黄腾达,说不定还能熬到翻身的时候。

    可这李密,却投效了起事的民间乱军!自荐于瓦岗军翟让麾下!

    开国柱国之后,藏身于群氓之间,等若丢弃了自己的高贵出身与血脉,自己和掌控天下的世家团体拉开了距离。其不甘寂寞之处,其偏执阴狠之心,世家中人得闻,除了为襄平李家可惜之外,也只觉得身上发寒!

    一旦舍弃了身为世家子弟的人脉和骄傲之后,李密本身才能,展露无遗。

    大业十二年初投效瓦岗军,当年即破大隋名将张须陀,收秦琼罗士信等名将。瓦岗军声势大振,各方势力如长白大寇孟让等人来投。瓦岗军一时间号称带甲二十万之数,整个齐地,都已然是瓦岗军的地盘,传檄而定四郡之地,而李渊不过拥河东太原一郡而已!

    李密更领兵屯方山之东,越过方山,就是洛阳的命脉洛口仓。一旦越过方山,洛口被攻破,夹河而对的黎阳也将不保。然后整个洛阳都将是李密的囊中之物。那时关东之地,都将是瓦岗军的天下!

    而李密更架空了原来瓦岗军首领翟让,关东之地只是在猜测,什么时候李密会杀了翟让这个招牌,真正成为这关东最强军的主人!

    短短一年时间内,李密就已经翻身重振,威震中原!

    而李渊也终于寻到了破局的机会,遣温大雅东去,就是联络这位蒲山公。让他们牵制住洛阳军势,好让自己能放心西去,夺取长安!

    这番展布并不算难,但是具体行事,却有无比险阻。李密性格之悍狠,在他经历可见一斑。和这等人打交道,难于登天。不知道什么情形下,李密就会翻脸,温大雅就丢了脑袋。

    而穿过洛阳之地,一旦为洛阳诸世家所察觉,温大雅的性命也将难保。

    关东之地一团乱麻,温大雅受命而行,就等于是将脑袋提在了手上!

    但此时此刻,温大雅终于回返了。所以李渊才不顾全城骚动,飞也似的来迎,而从来都懒怠出门,更愿意在自家产业中纳福的裴寂,也赶来等候,甚至都顾不得如何寒暄,劈面就问温大雅,此行到底如何!

    所有人目光都落在温大雅身上,每个人的目光都锐利之极,似乎能在温大雅身上钻出眼来!

    温大雅淡淡道:“蒲山公领七千精锐,挟翟让同行,在某动身之前,已过方山向西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