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九十章 南下(九十九)
    温大雅那一行人不顾而去,那队正看着温大雅背影,冷汗不住的从头上冒出来。

    温学士在唐国公身边可以参赞一切军机,什么话语都极有分量。就算是隐然为唐国公副贰的裴宫监,对温学士都极其看重。只要温学士说自家一句,好容易得来的这队正之位,就准定飞了,能逃过军法治罪,就已经算是幸事!

    那队正低声吩咐身边军汉:“将某帐中财货都收拾收拾,某立刻有用!”

    军汉也知晓事情不妙,赶紧掉头便去。队正站在那儿,只是擦着额头不住冒出的冷汗。这些时日,身为队正,但有犒赏军饷,从来都是雁过拔毛,虽然下手不是太狠,将军心维系得还说得过去。但架不住唐国公接连不断的厚赏三军,已经积攒了不少家当下来。但辛苦这么久,这些家当看来都得送出去了,还得指望别人能收,还能出得上气力,保得住自家这队正之位!

    想到烦忧处,队正忍不住就是狠狠给了自己一嘴巴:“怎生就在这地方撞见了温学士!某也是贱,要歇息回帐中去就是了,在营门口现什么眼!”

    那队正在后自怨自艾,温大雅这一行数十骑越过军寨,急急而前。沿途经过的,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军寨。晋阳城内外,已然变得要塞仿佛,到处都是兵山兵海。

    让温大雅差堪欣慰的就是,这些军寨,少有如最初所见一个军寨那样,将士从上到下,都懈怠不堪。

    不知道那军将,又是走了谁家门路,才爬到这个位置!

    每经过一家军寨,总有军马拦路盘查。温大雅也不说话,只是立马在那儿,识得他的军将就恭谨而退。还飞快遣人入晋阳城去通传。

    虽然不知道温学士什么时候离开晋阳城,又怎么做商队模样风尘仆仆回返。但这消息,第一时间就要赶紧通传给唐国公!

    这晋阳城内外,识得自己的人实在太多了…………在这晋阳方寸之地,也实在蛰伏得太久了…………

    还好得遇明主,能出山收拾这破碎江山!

    等这一队人马来到晋阳城东门,门军也尽数都被惊动,在城门处列队垂首抱拳恭迎。门口出入闲杂人等俱被清除,只让温大雅这一队人通行。

    温大雅为数十骑所簇拥,看到这一幕之后,微微皱起了眉头。自家此次行事,力求低调。就算事成回返,也不想闹得满城风雨。不管任何时候,军机大事总是军机大事,不能当做儿戏。闹出这么大动静排场,这守军门将到底是何等轻狂孟浪的人物,才会这般行事?

    就在这个时候,门将已然迎了出来。不过二十出头的年纪,背阔腿长,一看身形就知道是长辈不知道投入多少,花了多少心思才打熬出来的斗将之姿。这年轻军将一张容长脸,丹凤眼粗眉毛,这五官组合略有些古怪,偏偏还是鼻孔朝天一副风流自赏的模样。迎到这一队人马前面大大咧咧的抱拳:“哪位是温学士?某得知温学士回返,特来相迎,还请温学士一见!”

    一众护卫着温大雅的骑士互相大眼瞪着小眼。

    这厮不过是一个门将,在军中了不得就是一个旅帅的差遣,领百余人的赤佬头子。就算是哪个家族的子弟,身份也是有限。温大雅却是文名重于天下,十多年前就为东宫学士,现下可以和唐国公对坐而谈的人物,若是唐国公成事,温家家门也将是第一流的世家。这家伙居然大大咧咧的要请温大雅相见!

    温大雅淡淡一笑,策马而前,微微拱手:“阁下是?”

    那年轻军将平胸行了一个礼,咧嘴笑道:“末将六军鹰扬府中垒第一营第三旅帅,领东门守侯君集,家父候定,家祖候植,郡望陇右。”

    温大雅微微颔首。

    原来是这般一个人物…………侯家出身不算低,当年也是北周柱国之一。但自候定起,就已然家门中落,早早就被免了潞国公之位,只是在十二卫中领着一分俸禄而已,侯家也算是都门中出名的破落户了。

    世家起起落落,也是难免的事情。想来侯家子弟不甘心这般命运,投到了唐国公门下。结果却是这般活宝!现下也就得了个旅帅差遣,连官位都无。蝼蚁一般的人物,却拦门要与自己相见!

    温大雅淡淡开口:“你在谁门下奔走?怎样得这旅帅之位?”

    侯君集一怔,他是心比天高的人物,论武艺,入晋阳以来,号称无敌。论家世,自以为柱国之后,那是可以和唐国公平起平坐的家世!走到哪儿都是鼻孔朝天,结怨无数还不自知。不过他好歹知道在建成门下奔走,虽然论起献殷勤,他也不是那份材料。但是建成毕竟在世家中有忠厚之名,还是看着侯家当年柱国身份,给了侯君集一个差遣。结果建成还被多少世家子背后议论实在有点滥好人。

    今日得知温大雅突然出现,自东门入城。侯君集就想结识一下,并遣手下列队行礼,自己还主动迎上先行礼。对一措大,侯君集自觉得已经是给足了颜面,只为了和温大雅结识,结好这个唐国公麾下心腹。谁能想到,温大雅反问语气虽然平淡,但用词极不客气!

    侯君集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怔在那儿。温大雅自己淡淡的给出了答复:“你们这些人物,想必都是奔走世子门下罢。世子心软,一一给你们安排了。要知道,家门如何,保不了你们一世!还得你们自己奋发,才能保住家门不堕!某当与世子言,世家中人,当也得分贤愚不肖,不能却不过情面,让这些人物居于国公麾下要害之地,只会坏了国公的大事!”

    温大雅劈头盖脸这一番话,将侯君集说得一时间一个字都回不了,只觉得火头直从脚底冒出来!

    温大雅冷哼一声:“让开!某要入城!”

    侯君集何曾受过这般羞辱?纵然以前因为家门中落,不得重视,但毕竟是柱国之后,应酬往来之际,就是世子也要留三分颜面。但这措大,竟然如唤奴婢,斥他退开!

    一时间侯君集就想上前,将温大雅拖下马来,狠狠一顿老拳,方才能出心头之气!幸得还有最后一分理智,还阻止了侯君集的动作。只是这点理智,侯君集都不知道能支撑多久!

    幸得这个时候,马蹄声从城内传来,疾疾向城门处而来。一名温大雅护卫,大声道:“国公亲迎学士!”

    所有人包括温大雅在内,全都翻身下马,躬身行礼,以迎李渊。而侯君集那点暴戾念头,顿时也飞到了九霄云外去。忙不迭的单膝跪地以行重礼迎接李渊。心下只转着另外一个念头。

    这措大到底出而行了何等事,一旦回返,国公在衙署中都坐不住了,亲自来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