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八十七章 南下(九十六)
    苑君璋任何时候,都是这般强硬。哪怕在刘武周暴怒之际,依然半点服软求饶告罪之意都没有!

    几百年的战乱之后,民风悍烈,渐拾汉时雄壮开拓之气。而边地男儿,更是强鸷。苑君璋虽然少上阵前,多在幕后,但对上刘武周,仍然分毫不让!

    刘武周定定的看着苑君璋,徐乐抓着刘武周的胳膊,能感受到他浑身肌肉都绷紧了。徐乐在心底微微摇摇头。

    这个时候冲自家人暴怒有什么用?遇到麻烦,想法子解决就是了。只要人还没死,总还没到绝望的时候。是非对错,将来再论。现在数千儿郎都看着你们两人,这不是自己就乱了军心?

    徐乐望向尉迟恭,自己资历毕竟浅,而且苑君璋对自己总有一种莫名的疏离在。自己出头为苑君璋说话,只怕反倒是让苑君璋面上挂不住。这个时候就该尉迟恭来劝解一下刘武周了。

    虽然徐乐行事向来直接强悍,有人针对,就是毫不犹豫反击。但并不代表徐乐真的是没脑子,只是大多时候都嫌麻烦而已。现下正是恒安鹰扬府危急万分的关头,徐乐也不想在军中再添什么嫌隙了。

    可尉迟恭这黑汉,就是紧绷着一张脸,一声不吭,只死死抓住刘武周的胳膊。也不知道这黑汉到底在想些什么。

    后面大队亲卫跟了上来,就见刘武周和苑君璋对峙。一个个都不知所措。一个身影跳下马来,还吊着一只胳膊,正是有伤在身的苑君玮。自家兄长如此,作为兄弟的怎么也要出面。什么告罪的话兄长说不出口,当兄弟的赶紧顶上罢!

    苑君玮一路奔来,路上还顺手捡起了苑君璋丢掉的兜鍪。扑到场中,冬的一声单膝就跪了下来,想说什么,也不知道说啥才好,一张脸只是涨得通红。

    苑君璋看到兄弟跪下,只是大喝一声:“起来!为兄的领罪就是。为恒安鹰扬府苑家一门都尽心竭力,兄弟四个,现在就剩下我们两人。鹰击想行军法,某领着就是!”

    刘武周颓然叹息一声,浑身肌肉放松下来,摇头道:“放开某,难道某还能真的在这儿砍了苑大?”

    徐乐和尉迟恭对望一眼,都松开手。

    而刘武周神情颓然,看着苑君璋:“苑大,恒安鹰扬府还有救么?”

    这一声问,语声凄然,声调颤抖。刘武周一向说话豪壮,气度开阔。谁都难以想象,他居然也有这么一天!

    不管是玄甲骑还是恒安鹰扬兵,都在营地中静静而立,远远的看着他们的将主。

    这些云中男儿,都已经在冰天雪地中转战日久,须发蓬生,衣甲弊旧。手上脸上裸露出来的部分,都是累累冻疮。每个人都因为口粮不足,而消瘦了不少,看起来又苍老又憔悴。

    而他们的战马,也和主人一样,瘦得连肋骨都露了出来。鬃毛未经修剪,杂乱不堪,这个时候也一声不作嘶鸣,似乎也能清楚的感受到这绝望的气氛也似。

    数千云中男儿,向执必部大营做最后出击之时,为玄甲白氅的徐乐率先出阵而鼓起了士气。当徐乐干净利落夺下执必部大营之后,等待他们的,却是绝望!

    恒安鹰扬府之路,看来是走到了尽头。数千男儿浴血死战,困于冰原,粮秣不足十日只需。而在云中城内,库房俱空,几万百姓嗷嗷待哺。这缺粮之事,一直如乌云一般笼罩在恒安鹰扬府头顶,现在终于变成了绞索,死死的套在恒安鹰扬府颈项之上,越收越紧!

    刘武周呆呆的看着苑君璋。苑君璋第一次回避了刘武周的目光,垂下头来。缓缓摇了摇头。

    刘武周怔怔站在那儿少顷,突然沙哑着嗓子笑了一声,一反手处,佩刀已然在手。百炼直刀反射雪光,耀眼生花。这柄锋利直刀,就向自己咽喉抹去!

    徐乐闪电一般出手,并掌成刀,一下就敲在刘武周的手腕之上。刘武周也算是百战之将了,在高丽也是冲阵杀敌,战果无算的。但被徐乐这一敲,佩刀顿时就脱手飞出,打着旋横飞出去,扑的一声插入雪中!

    尉迟恭也几乎同时出手,本来也去夺佩刀,发现徐乐出手更快之后,就转而一把箍住刘武周,只微微一用劲,刘武周就动弹不得!

    尉迟恭大吼一声:“鹰击,你做什么?”

    刘武周奋力挣扎,脚下踢起碎冰残雪:“某做什么?某了结自己性命!这么多好儿郎,不能陪着某一起死!”

    一句话吼出,刘武周的眼泪就喷涌而出:“为了对付某,马邑百姓流离失散,冻饿于途。为了对付某,这么多云中男儿,走到这般绝境!某一人而牵连一郡生灵,还活着做什么?太原王家,某斗不过,某斗不过!”

    刘武周的嘶吼声在雪原中回荡,压在每个人的心头。苑君璋抢步上前,苑君玮也爬起身来,兄弟两人就僵在那儿,一动不动。而营中的恒安兵和玄甲骑,一时间只觉得脊梁上似乎压着某种太过沉重的东西,让他们忍不住就要弯下腰垂下头来,要对这个世道低头!

    这上千强悍敢战的男儿,战阵之上,再强的敌人也毫不畏惧。面对上万南下的青狼骑,也始终血战到底,不胜不休,这满营跪着的数千俘虏就是明证。

    但是王仁恭在后,只是用粮食,用他的影响力,用他的人脉,用他的地位,就将这些男儿到了这般绝境!

    世家之下,莫非蝼蚁。除非垂首为他们效命,哪怕以刘武周苑君璋之人杰,徐乐尉迟恭之无敌,似乎也难逃脱这个世道编织下的天罗地网,只有覆亡一途!

    一名恒安鹰扬兵摘下兜鍪,似乎再难负担这个命运。接着就是更多的鹰扬兵摘下兜鍪。

    免胄卸甲,就是一名战士放弃对自己命运把握的动作。

    此时此刻,应该已经是恒安鹰扬府的绝路了罢………………

    徐乐的声音,在这雪原之上陡然响起,清亮至极,犹带永不屈服的男儿意气。

    “哭哭啼啼的做什么?突厥人南下逼迫,破其军夺其营就是。王仁恭逼迫,回头杀了王仁恭就是。我便请命,南下去诛杀王仁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