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八十五章 南下(九十四)
    大营之中,已经是一片狼藉景象。

    徐乐站在寨墙之上,神色难测,只是看着眼前一切。步离已经坐了下来,寻到了自己刚才掷出取去的匕首,心疼的看着上面又崩出了几个缺口,低声嘟嘟囔囔。

    她坐在寨墙之上,双腿悬空,一荡一荡,寒风吹过,将她栗色的秀发扬起,在这满地血腥尸首的战场,别有一番动人的况味。

    除了步离之外,韩约也默然矗立在徐乐身后,不时看一眼徐乐的神色,但始终一言不发。

    偌大的营地,现下已经完全为玄甲骑所控制。到处都是翻到的帐幕,倒伏的尸身,丢弃的兵刃甲胄。几处营门都是大开,营门口尽是尸首,这是守军逃遁之际自相践踏,再加上玄甲骑追击,所带来的巨大杀伤。

    而在寨墙之内,在寨墙和冰墙之间,到处都是一堆堆跪在一起,手放在脑后的俘虏。多是奴兵生口。因为执必部也在尽量控制粮秣了,发给这些奴兵生口的口粮已经减了许多,劳役任务又重,这些奴兵生口也消瘦不堪,满脸菜色,跪在地上尽是一副惶恐表情。

    此时此刻冬日而战,粮食就是最宝贵的东西。执必部为了减少粮秣消耗将他们丢了下来,而恒安鹰扬府也缺粮得厉害,就算不砍杀了他们这些俘虏,将他们全都丢在雪原上自生自灭,不知道还能活下几个来!

    乱世当中,人命就是如此轻贱。不能掌握自家命运,就只能忍受。

    如此景象只是表明一点,徐乐飞骑突进,闪电一般直击大营,率先而登。又取得了一场了不起的大捷,将执必部留守军马干脆利落的打垮,斩首数百,俘虏数千。执必贺和青狼骑的那些突厥骁将望风而遁,都不敢和徐乐照面!

    但徐乐脸上,半点喜色皆无。只是在寨墙上默然不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马蹄声突然传来,急急如雨。就见宋宝在十余名甲士簇拥下而回。他和自家几名弟兄走一路笑谈一路,声音奇大,人人俱是兴高采烈。

    今日一战,宋宝是大大得了彩头。徐乐先登,韩约步离随后,接着就是宋宝,还在他一直不对付的韩小六前面!

    在徐乐将寨墙扫出一片稳固立足点之后,守军崩溃,衔尾追杀的又是宋宝。单钺戟挥动如风,捅翻了多少守军已经难以计数了,反正到了最后一杆单钺戟已经锋刃尽钝,杀得那些奴兵生口纷纷哭嚎跪地请降。宋宝犹自觉得不甚过瘾,干脆夺来了十余匹战马,出营而去,跟着全金梁他们一起去追杀落荒向北而逃的那些突厥青狼骑!

    此时此刻,宋宝这才算是兴尽而返,马首之下挂着的尽是龇牙咧嘴的突厥青狼骑头颅,看来又是大有斩获。

    入营之后,见到徐乐身影,就飞驰而来,翻身下马抱拳大声道:“乐郎君,某宋大郎幸不辱命,夺下全营,更追敌骑十里,斩杀三十三级,特来向乐郎君复命!”

    还没等徐乐说什么,他背后就响起了韩小六尖利的少年声音:“就是些败兵罢了,什么时候跟着咱们去撞阵才是本事!”

    有战果支撑,宋宝底气也足了许多,回头就怒吼一声:“小六,某看着你兄长面子才不愿意和你计较,某和乐郎君复命,你闹些什么?”

    韩小六在营中不知道在奔忙些什么,也是满头满脸的热汗,连甲胄都穿不住,卸了下来。越发显得身形瘦下,这些日子辛苦,还在掉肉,尖嘴猴腮的看起来如一只大马猴,和他兄长看起来怎么样也不像是一母同胞的。

    看宋宝居然吼了回来,韩小六嗤的一声笑就想反击回去。徐乐开口喝住:“小六,你废话些什么?”

    接着徐乐又对宋宝温和一笑:“宋大郎功绩,我自然知道。只是现下这般情境,也谈不上什么赏功。只有一一记着,将来再对大家有所回报了。”

    宋宝大大咧咧一笑:“现下局势谁不明白?能活下来是正理。谁还指望什么功赏?只是大家卖命效力,袍泽之间,不要还说些风言风语,就已然足够。咱们厮杀得也是心安!”

    韩小六抬头就想反击,却被自家兄长一瞪,才硬生生的忍了下去。

    徐乐朝着宋宝笑笑,以示嘉勉,然后问起韩小六:“可有粮秣?”

    韩小六狠狠的瞪了宋宝一眼,这才开口:“有个屁!营地里比扫过还干净,要啥都没!就有几千俘虏,倒要吃咱们的粮!这一仗打得亏!”

    徐乐默默点头,韩小六的嗓门儿更高:“入娘的这事情蹊跷!本来大军上来,就该毫不停顿的出击,偏生先说什么大军疲惫,修整几天,这先耽搁一气。然后又说什么要等各处军寨人马再来一些,那些乡兵箭手除了能助威,打仗谁指望他们了?这几天耽搁,就让突厥狗跑了个干净!也不知道刘武周和苑君璋在想些什么,这几日耽搁,也不见他们人影。火都上房了,一个个还不着急。他们尽情耽搁,突厥狗安稳跑路,他们倒是配合得好!”

    宋宝再也听不得,大吼一声:“小六,你尽胡说些什么?刘鹰击可是马上就上来了!”

    韩小六回得飞快:“那是你的刘鹰击,可不是我的!”

    徐乐冷冷扫视了韩小六一眼,韩小六顿时住口。

    自家兄长呵斥,韩小六虽能住口,但仍然是一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的样子。徐乐目光一扫过来,也不如何严厉,韩小六却是噤若寒蝉。

    连番大捷,摧敌破营,徐乐身上的锋锐之气越发逼人,目光扫过,哪怕再胆大包天的人,也会心底生寒!

    徐乐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收住。站在寨墙上向南而顾,就见雪原之上,黑压压的恒安鹰扬兵已然出现,刘武周的旗号猎猎飞舞。大队人马汹涌而进。

    这支军马,军容壮盛,战力更是强悍无匹。但是仿佛就被困在了这雪原之上,难以再有出路。缺粮一事,就如绞索,在这支强军颈项上越套越紧!

    而这场战事,越到后来,越有太多不可解的事情。

    破局总有办法,拼力去做就是了。徐乐也从来没觉得,敌人强悍,粮秣缺乏,如此绝境是什么可怕的事情。

    但这刘武周,真的能为恒安鹰扬府子弟,能为云中百姓拼命么?

    徐乐微微叹息一声,扬声道:“去迎刘鹰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