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三百八十六章 南下(九十五)
    大队铁骑,自南匆匆而来。当先数骑,正是刘武周和苑君璋,在大队亲卫的簇拥之下,直撞而来。

    徐乐和一众玄甲骑军将早就直迎了出来,俘虏的奴兵生口们在壕沟上架起了厚重木排,在玄甲骑的看守下匍匐道旁,个个垂首,只是瑟瑟发抖。

    边地汉胡之间,一旦厮杀起来,就酷烈绝伦。狼骑南下,血洗一路,但有强壮男妇,如牲口一般牵之回返,走一路死上一路,每一次南下,都是一次浩劫。

    而这些突厥人及部下奴兵生口,要是汉家出身的也许还好点,其他的落在汉军汉民手中,想要活出来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徐乐已经摘下了白氅,本来想自己窝巴窝巴随便塞哪儿就得了,结果却被步离抢过去,珍惜的叠好,寻了一块干净的皮子包在外面,拴在自家坐骑马鞍后面,走哪儿都仔细看着,谁也别想碰一下。

    现在徐乐一身甲胄迎在前面,步离就守着这个包袱跟在后面,宛如一只小把家虎。韩小六一直想看看这梁亥特部的宝贝,结果落在步离手里,韩小六就死了这条心思,跟在自己兄长身边,只是眼巴巴的看着那鼓鼓囊囊的包袱,只是盼着自家什么时候也能披上这么一身威风的大氅,立马阵前,震骇敌胆!

    韩小六的眼光实在太过热烈,步离在前,耳后绒毛都竖起来了,回头一看,就见韩小六的目光直勾勾的落在包袱上,步离狠狠瞪他一眼,韩小六讪笑转头。过一会儿目光就又转过来了,然后步离再重复上面动作,两人就在这儿耗上了。

    现在全军之中,大概就步离和韩小六这俩没心没肺的还能闹得起来。徐乐几人,都绷着脸迎在前面,徐乐一向挂在脸上的温润笑意,都不见了踪影。

    执必部适时而退,留下空营。本来破釜沉舟的一击全然落空。原来大家想拼命夺取执必部的粮秣,好让恒安鹰扬府多一点回旋的时间以应对王仁恭。

    恒安鹰扬府上下,已经被迫得用命换粮了,可就是这样,还是一点粮秣都没有得到!

    若不是徐乐突然袭营,一举破寨,要是被拖着再消耗几天。那时恒安鹰扬府的情形更不堪设想!

    对面大队涌来,几骑脱离大队,直向前来,正是尉迟恭护卫着刘武周和苑君璋两人。

    徐乐带头翻身下马,抱拳躬身:“刘鹰击!”

    放在往日,刘武周也早早就翻身下马了,说不定还一把拉起徐乐,豪迈大笑,来一句战阵之上,一府兄弟,还拘这些礼节做什么?

    这次刘武周却直直上前,也不下马,只是黑着一张脸盯着徐乐:“乐郎君,这一阵打得好!有多少粮秣缴获?”

    他身边的苑君璋还有尉迟恭,都看着徐乐。尉迟恭这天不怕地不怕的黑汉,也是一脸郑重之色,定定的看着徐乐,似乎就想从徐乐口中听到好消息。

    徐乐直起身来,迎着刘武周目光,微微摇头:“执必部趁着我们修整集结的这几日,撤得干净,只留下不多几个百人队督奴兵生口牵制,粮秣之类,能带走的都带走了,不能带走的,全都举火而焚。”

    刘武周身子在马背上摇晃了一下,苑君璋忙不迭的伸出一手去扶他,却被刘武周狠狠挥开,一扯马缰:“进去看看!”

    话音方落,刘武周就率先而行,徐乐翻身上马跟上,一行人直向执必部大营而去。

    大营之中,仍然是一副狼藉景象,到处都倒伏着尸首,到处都是跪在地上的奴兵生口。帐幕倒得满地都是,扑鼻而来就是血腥味道和一股焦糊气息。

    原来充作执必部仓库的帐幕也都还在,刘武周直向此间而去,率先而入。这些帐幕中都是空空如也,到处都是丢弃的空草袋,空皮囊,地上撒着一些搬运匆忙之际散落下来的肉条,碎粟米,给践踏进雪地中,仿佛都在嘲笑已经粮尽的恒安鹰扬府。

    刘武周黑着一张脸在这帐幕中转了几个圈,又奔向其他帐幕而去。

    这一排帐幕之中,个个都是如此,刘武周略带点疯狂的冲进冲出,从始至终,一声不吭。

    徐乐就跟在刘武周身后,看着刘武周的动作,也不说话。

    最后刘武周被引导一个大雪坑之前。这雪坑之中,就是满满的焦黑物事,尽是青狼骑带不走的粮秣,全都被一火焚之,除了焦糊味道,还带着一丝粮食和肉干被烧熟了的香气。

    直到了此间,刘武周似乎才是彻底死心,摇晃一下,颓然坐倒在雪坑旁边,呆呆的望着那大堆的焦糊物事,一言不发。

    徐乐心下微微叹息一声,就要上前去搀扶刘武周,但苑君璋抢前一步,就去拉他,还开口劝慰:“鹰击,何必如此,我们还有数千精锐在,总能寻出法子!”

    刘武周一向从来对苑君璋礼敬有加,甚或在军中事物上,苑君璋做出了决断,刘武周从来不假一辞。对麾下也从来都是说苑君璋的号令,就完全等同于他的号令。

    可是现在,刘武周不等苑君璋搀扶,已经跳了起来,抡起拳头,就砸在了苑君璋脸上!

    扑的一声闷响,苑君璋捂着脸就倒在了地上。鼻血从指缝中溢了出来。刘武周还追着要打,徐乐从左,尉迟恭从右已经抢下,一人拉住他一只胳膊。徐乐和尉迟恭是何等样人物,这一动手,刘武周顿时就动弹不得,只是跳着脚破口大骂。

    “苑君璋,我入你娘!说什么远来疲惫,要修整几天。修整得现在执必部跑得精光!粮食呢?乐郎君拼死而战,一举破寨,拿命都没换来一颗粮!”

    徐乐拽着暴跳如雷的刘武周,也望向苑君璋。

    自己拼死而战,结果扑了一个空。执必部这撤退的时机实在太好。让人不能不心生疑惑。是不是这几日颇有点神秘的刘武周和苑君璋和执必部达成了什么默契?

    自己也想听听,这苑君璋到底会做如何答!

    苑君璋放下手来,满脸鼻血,都染在了虎髯上。但苑君璋的神色却丝毫未变,慢慢爬起,冷笑一声:“某带着上千儿郎拼死赶来,为了能让顶在前面的弟兄多吃一口,途中大家都是半饱!赶到此间,已经是人困马乏,不经修整,怎生打仗?而且这是直攻大营,死中求活的一战,咱们又没有时间准备攻具,只能拿命去硬拼这营寨,不将弟兄们修整几日,恢复精力,说不得在这大营之前就要死个精光,别说攻破大营夺取执必部的粮秣了!”

    苑君璋定定的看着刘武周:“若觉得某有罪,砍了某就是。某自觉问心无愧!”

    话音方落,苑君璋就摘下兜鍪,远远抛开,拍着自己颈项。

    “朝这儿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