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七六三章 神宝归宿
    张信闻言失笑:“既然是按功取酬,若儿你破解了神石要塞里面的防御系统,那么取一些酬劳,不也是理所当然吗?”

    叶若却依然不解:“可若儿破坏掉的那些防御武器,主人你又让我尽力恢复了,”

    不但恢复了,而且还变本加厉,尽量予以增强。

    “这又是两说了,并不在神石要塞本身的范围内。”

    张信的唇角微挑,依旧笑意盈盈:“毕竟我与他们签下的协约,就只是针对这处起源之地本身。所以即便是八件至宝镇压的灵契,也不是一定保险。不注意的话,一样有破绽可寻。”

    叶若一阵愣神,心想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她算是见识到了。

    “当然也不能过份,不可能将里面的东西,全都取走。”

    张信神色肃然的交代:“就说那些针剂,最顶级的部分,若儿你可取走大半,留下几支就可。其余中端的型号,你可取走部分,其余你看着办吧。”

    “明白了喵!”叶若点了点头:“总之是以对灵师的重要程度,作为取舍的基准是么?”

    “就是如此!”

    张信正打算继续问叶若,其余那些药剂配方复原的情况,还有那‘乾坤无相御宝神诀’模型的进展。却忽见远处一个身影,正凌空往他这边飞至。

    张信不禁双眼微凝,立时结束了与叶若的交流。来者是萧神意,神照峰的天域圣灵,戒律堂的首座。

    三日之前,这位正是被调配到了天东,配合他这个天东总督,处理这神石要塞的一应事宜。算是本山那边,对他的增援。

    之前二人已见过几面,该谈过的公事,都已谈过。今次这位,在雪崖与皇极随队进入三层扫荡之时过来寻他,显然是有其他私事要谈。

    且张信也大致猜到这位,想要与他说什么。

    当双方见面,闲叙寒暄了几句,萧神意果然就开口问道:“据说那天元剑仙洛宸恩死后,其手中神宝太玄静旗,已落入神威真君手中?”

    “是有此事!”

    张信点了点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没有遮瞒的必要:“萧师叔可是有什么见教?”

    不知是否有了成见之故,他的语声中,毫无诚意。

    萧神意也听了出来,他不禁剑眉微蹙:“我是想问真君,可有意愿将此物相让?”

    张信闻言,却摇着头:“太玄静旗此物,我并无敝帚自珍之意。不过我现在,绝对不会考虑神照峰。”

    “这是为何?”萧神意的眼神疑惑:“我知门中渴求此物者众多,可我神照峰的开价,却定是最高的。”

    太玄静旗这件十七级神宝,市价至少也得是一亿往上。可他不会天真到,以为一亿十五级贡献,就可衡量这件神宝的价值。

    “自是有缘故的。”张信语声淡淡:“我猜萧师叔,是被元师叔拜托的吧?可说实话,我不解你们神照峰,一定要这件神宝做什么?据我所知,近年神照峰内,可没有擅长冰法的好手。又或者,是为楚悲离?”

    萧神意不禁哑然,他这一次,确实是被他那位师兄拜托,也确实是为楚悲离。

    “我知你近日以来与楚师侄有些龃龉,可你们二人之争,都是因公事而生,真君大人难道连这点度量都没有?”

    “本座的度量,自是广阔无量!”

    张信哈哈大笑,语含讥诮:“可门中除他之外,本座还有更佳的选择,为何就一定要选择自家的政敌不可?即便是以大局来观,楚师兄他也排不上号吧?日月玄宗内,擅长冰法的天域与法域,可有着好几位。近的如雪崖师叔,远的则有藏灵峰知院司空月灵,神月峰主施洛神,都是合适的人选。”

    萧神意不禁蹙眉,他不得不承受,张信说的极有道理。他心中微叹,却并无放弃努力,转手将一张纸笺送到了张信的身前。

    “神威真君,不妨先看看我神照峰的开价?如果不够,还可再商量。楚师侄乃是你们这一代,天资潜力最杰出的几人之一,想必他也定不会辜负此宝。”

    张信心中不屑,可这位萧师叔的面子,还是得给的。他探手一招,将那纸笺取在了手中,定睛看了一眼。随后他就发现,这神照峰的开价,确实很可观。

    除了一亿十五级的贡献值之外,还有两件稀世少有的十六级神丹,以及一件十六级的雷系神宝。神照峰甚至为此,准备好一份地品魂晶,助他降服此物。

    可张信看了之后,却微微摇头。那神丹虽好,却并非他最渴望的,能增加体质的类型。至于那雷系神宝,一来品级太低,二来其功用,也达不到他的要求,对他助益不大。

    这些东西,拿来给自己的部属,倒还不错。可问题是,无论是谢灵儿她们几个女孩,还是魏紫辰等一众供奉,都没有足够的功勋,从他这里换取。

    自己可付出一定资源,对他们加以栽培,可无功受禄,终究是很不妥的事情。他现在已过了势力草创的时期,不能再像以前那么任性随意了。

    此外,如今日月玄宗内,明明有着适合太玄静旗的扛鼎人物。自己有何必要将此物,还给他人?

    所以张信随后就摇了摇头:“对不住,萧师叔你无论怎么说,弟子都不会答应的。萧师叔以为,弟子可还缺这区区财货?”

    萧神意不由长声一叹,面显失望之色,可其实这个结果,他也早有预料,只是抱着万一的希望而已。

    之后二人再无话可谈,萧神意沉默了片刻,就径自神色萧索的告辞离去。

    而等到这位远离,叶若就在张信的视界中询问着:“主人你的太玄静旗,是想要给雪崖,或者司空月灵与那个施洛神吗?”

    “后两者还是罢了!”

    张信摇了摇头,忖道这神月峰,估计是靠不住的。

    两年之前,他也不是没有与神月峰交涉过,并且也许下了一定的承诺。可简倾雪依旧是义无返顾,选择了提前渡劫。显然在神月峰那些人看来,他们目前的第一要务,是保证自家的传承不断,而非是宗门大局。

    且施洛神的根基,终究还是差了些。即便成就天域,也是中位。再以神月峰的底蕴,只怕暂时也拿不出合适的东西,来换取他的太玄静旗。

    至于司空月灵,就不用说,一来这位也同样是中位天域,法力略略逊色;二来是张信对此人,更没法信任。

    广林山一战,他一直都在期望着司空月灵救援,可一直到他战死,都未见这位身影。

    事后虽证实了这位,是中了神教的诡计,可张信却没法不在意。